清水如斯

2020-11-30 14:09:32 | 作者:陆正山 | 点击: | 手机版
清水如斯https://www.sengzan.com/meiwenzhaichao/28044.html

  冬风起,天已凉,雨溅窗台绵长。

  感恩夜,静思罔,心若清水殇。

  运河畔,低哼唱,扪心独白他乡。

  赏文乐,水一方,自知君难忘。

  转身朝九晚五,已有月余。最初的焦虑、迷茫、忐忑暂别退场,落闲的脚步轻踩初冬,连线梦境与现实,平静自然。

  曾撰小文《行走》,利三余之时间,潜心追梦,或可为。三余,夜深、雨水、冬季。时间很契合,状态需酝酿。这般时光,以心思虑,非物质,非经济,亦非社会琐事,只是为了净化灵魂,静驻小憩。

  生活不停的切换场景,每天似乎该总结的不多,该记住的也就三两事,虽然没有高光一刻,却能拉起嘴角弧度,舒心一乐。有时候驻足观察那些骑行的归途者,头盔上的水珠斑驳可见,隐藏其内的眼神冷漠却很坚定;有时候稍作留意那些练习乐器的老人,悠扬的声调穿透晴朗的早晨,那如醉的表情羡煞路人。太多的有时候也就三两分钟,只是动情时绵意弥长,或许不多时便会从记忆里溜走……

  如若翻开,又似如昨。念旧的藤条在若即若离的思维断片中蔓延开来,全然不管自己是否待见。也记不起多少年前了,因执行任务的特殊性,每天都是绷紧着神经,无声度过。站在临睡的过道边,数着日子,聊发少年志,颇为感慨。陌生的环境,孤寂的日子,难阻内心的火热。写过一段:

  难眠,独倚窗前无月,银河谢幕消颜,微风拂面珠帘,思恋之情心间,万家灯火团圆,烟花之烛飞溅,逐梦彩蝶破茧,难眠。

  如今想来,虽已褪去戎装,还是希望一片安好。十多年的青春陪伴,无畏成就得失,早已化为一杯清酒,在记忆中肆意流淌,那些听惯了的嗓音,那些习惯了的节奏……

  有时候回首生活的事,喜沉默,久而久之便缩紧了心,静思独享。对于沉默,自己也不知道是在等待死亡,还是在等待重生,只知道可以独有此刻,哪怕是寂寞,哪怕我烦乱,抑或是忧伤,可以静静地阅读,静静地听着那些触及心灵的音乐,就这样,就这样……

  百无聊赖中想起《半生缘》中张爱玲的那句话,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生活其实就是这般,假若一味地在无畏的状态下,无知的求索,也许最后,可能早已没有了最后。故事中那段鱼头与鱼身的味道,童话里那对渔夫妇之间的真情,只因一句沟通的话语,一种缺憾的感动,懂得之后才会感动,才会卸下心中的怨。

  当然这个世界很多事情都是在无知与误会的夹缝中生存,不学会懂得,不学会了解,又怎能像林徽因的诗句中:

  这时候满腔的热情

  全是你的,秋天懂得

  秋天懂得那狂放,——

  秋天爱的是那不经意

  不经意的凌乱!

  懂了才知道行走的方向,只是在热情的火焰中伤感也随处可见,要不冬风也不会卸去秋天的金黄,携着寒冷步步侵犯。

  感恩夜原本不应这般失落与甜美并存的,只是架设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总有一些感动的画面,总有一些悲伤的故事,于是静自一人不免缠上心头。

  清水如斯,非一潭死水,有鱼有草有内心的遐想,只以此以抒感恩之夜内心的点滴想法,愿生活如活水源头……

  姓名:陆正山

  个人简介:生于古邑彭蠡,供职季子故里。

Tags: 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