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书

2021-06-30 20:36:02 | 作者:文爱荣 | 点击: | 手机版
有趣的书https://www.sengzan.com/meiwenzhaichao/34863.html

  有趣的书

  疫情肆虐,世事纷扰,又逢盛夏酷暑,时日实在难熬。有幸捧读一本有趣的书,确也能减少一份内心的焦燥。

  记得有位编辑先生说:贾平凹的散文,刘震云的小说都相当的好。深以为然。

  刘震云的《新兵连》,《塔铺》等短篇小说的确让人爱不释手。幽默风趣,故事性强。只记得其中一段,大意是那些养眼的兵都分到了宣传队,那些歪瓜裂枣则安排去了养猪场。一句养眼,既简单又明了的说明在哪儿都是以貌取人。哪管他是腹有诗书,还是滿腹草莽。

  特别喜欢看贾平凹的散文。有的是清新优美,字字珠玑;有的是风趣幽默,读之令人喷饭;还有的是老辣老道,直指人心。我现在是第二遍读他的《敲门》。《敲门》收彔了他几十篇散文,是他中年之作。文出名了,书画也随之出名。他像一朵盛开的花儿,招来蜂,引来蝶,朋友一大堆,整天围着他转。他将自己比作一条端上餐桌的鱼,朋友们这个捣一筷子,那个挖一勺子,把他吃的只剩下一副骨架。

  他最怕听到敲门声,打开门迎进来的不是亲爱的家人,亦不是他日思夜想的挚友,都是些吃他耗他毁他的不三不四的人。来了抽他的烟,喝他的茶,浪费他的时间,临走还要带走他的字画。拿着他的字画送领导能够升迁,送銀行可得大额货款,或者农转非,调动工作,甚而至于贿赂官员,干尽坏亊。于是他便闭门不见。他住一室一厅或者两室一厅的房子,不是深宅大院,敲门声便声声入耳。他无处可躲,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出。敲门声敲敲停停,以至于最后狠狠踢门。可恨的是上午敲了下午敲,今天敲了明天还敲。直敲得他坐臥不宁,心烦意乱,无法写书,无法作画。他甚至想到,监狱倒是个不错的去处,起码无人打扰。

  他善于自嘲,说自己长相丑陋,脸宽肉厚。一般人都怕別人说自己丑。马云说自己长的有特点有个性,而不是丑。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说自己长的比马云好看。也是不愿让人说丑的。可贾平凹却不时调侃自己。他写自己秃顶:秃,肉瘤,光溜溜,葫芦上釉,一根发沒有,西瓜灯泡绣球,一轮明月照九州。

  人心不足蛇吞象,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都是讽刺挖苦人的,然而贾平凹却反其道而用之。他说:是蛇才想着呑象,是蛤蟆才想着吃天鹅肉,丑人最讲究美好。贾平凹最喜欢有趣的人。有趣的人即便丑陋,他见之就像乌鸦爬在猪身上相互拥抱,相互欣赏。他说无趣的人可以密谋,可以托孤,但不能做情人。

  贾平凹的文章金句迭出。他说:生活如同一片巨大的泥淖,精神却是莲,日日升起,盼望着浮出水面开绽出一朵花来。

  鱼的坟墓修在了人的肚腹,我的光荣永远在他们的毁誉中。

  他的长篇小说《废都》在囯内被禁,却在法国获得了大奖。得到消息他并沒有欣喜若狂。他认为写作为的是心中垒块发泄,而不是要摸彩票。若为获奖去写作,写作必成了苦事。

  读他的散文,除了心中获得一份愉悦,还看透了世人的营营苟苟。名人有了名有了利,生活却失去了宁静。有得必有失,看来谁也逃不脱。

  文爱荣 于济南

Tags: 有趣

  • 上一篇: 自然之美
  • 下一篇:血浓于水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