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浓于水的记忆

2021-07-06 18:18:30 | 作者:于世涛 | 点击: | 手机版
血浓于水的记忆https://www.sengzan.com/meiwenzhaichao/35075.html

  血浓于水的记忆

  文/于世涛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孤身一人以承包的方式去了南美洲的厄瓜多尔经商,是冶金工业部派驻南美开拓冶金贸易的第一家办事处。

  厄瓜多尔是一个濒临太平洋东岸的国家,赤道从境内穿过,气候炎热,经济比较落后,当时谁都不愿意去那里,我是为了得到出国机会才去的。当然,也是做着“淘金梦”才去的。

  到了那里之后我才知道,当时的厄瓜多尔对中国大陆并不友好,而是和台湾政府建交的国家。因此,近一年余,贸易进展并不顺利。赚不到钱不说,就连冶金部给我投资的五十万美金也基本花光了。我很茫然,不知所措!

  当时我进退两难!回国吧?一事无成,连本钱都搭进去了,没面子不说,也没法和单位领导交代!不回国吧?没有业务,一个进出口单子也签不上,眼瞅着就吃不上饭了!郁闷之余,我天天晚上到海边的沙滩上看海,一个人孤零零地望着太平洋西岸,浮想联翩。看见当空的皓月,我想起了电视剧《篱笆女人狗》里的主题歌《篱笆墙的影子》:“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是啊,都是这一个月亮!太平洋西岸正是白天,家人们看不到此时的月亮啊!

  一连几天,我发现一位老人,坐着轮椅,一个年轻的女孩推着他,也到沙滩上看海。望着太平洋西海岸,一看就是半宿。后来我发现,老人虽然坐着轮椅,但他能下地行走,而且腿脚还很利落。从外观上看,老人和女孩是黄种人,也许是日本人、韩国人或台湾人……

  这天,老人主动和我搭话,用不太熟练的英语问我是哪国人,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了?我用英语如实地回答了老人的问话。我和老人聊了几句,知道他是台湾豆麦田公司创始人、总裁吴廷贤老先生,我称呼他吴老。吴老知道我是大陆的东北人,高兴极了。我俩开始用汉语对话。原来,吴老是一九四八年随部队撤退到台湾的老兵,老家是阜新清河门尹家窑的!

  你说怎们就这么寸?两位素不相识的“阜新老乡”在南美洲相遇了!推着他来海边散步的女孩儿叫张革新,是大陆的锦州市人,吴老二妹妹的女儿,现在给吴老当秘书。

  当下,吴老把我带回他的公司,答应帮我找台湾商人签几笔“大单子”。当时真是让我感激流涕,体会到了“血浓于水”的亲情!

  吴老果然没有食言,在他的大力帮助下,我的冶金外贸做得风生水起……

  很快,两年的合同到期到了,我依依不舍的向吴老告别辞行。吴老亲自送我到机场,并嘱咐我回国后去阜新看看他唯一的弟弟吴廷仁。

  回国后,按照吴老的嘱托,我专程回阜新去看望吴老的弟弟吴廷仁——阜新矿总院眼科主任医师,在当地很有名气。遗憾的是,当年我没有见到吴廷仁主任,因为他作为辽宁省医疗队成员远赴非洲了。

  回到部里,部里领导派我在天津塘沽保税区办了一家冶金进出口公司,并在河东区的“红顶花园”买了一幢小楼,方便办公和食宿。

  一天晚上,我去卫国大道旁边的月牙河边散步,恰好碰见了张革新用轮椅推着吴老散步。我激动得语无伦次,把吴老从轮椅上抱了下来!吴老下地和我散步时说,他在天津的杨柳青买了一块地皮,回大陆办公司来了。他还说,在“红顶花园”买了别墅,希望我去他那里做客。没想到,从南美回国之后,我们又成了一个小区的邻居。这是多大的缘分啊!

  后来国家要召开“十五大”,国务院取消了二十三个部委,其中也包括我工作的冶金部。二次择业的时候,我选择回原籍辽宁。吴老知道后劝我说,别回去了,你就到我的公司来,全权负责杨柳青公司的业务,也就是大陆公司的总经理。他还说,我相信你的为人,相信你的业务能力,你给我当大陆的全权代表,我一百个放心!

  吴老的话确实打动了我,但慎重考虑之后觉得,当时我已四十岁整,给共产党干了半辈子,最后给外商(那时台商也是外商)干去了,心里没底。我婉言谢绝了吴老!

  我当上警察之后,和吴老的关系一直没断,每年过年,我都会打国际长途给吴老拜年(吴老冬季回台湾的基隆居住,那里气候温和。),前几年吴老去世了,按照老人家的生前遗愿,张革新打电话通知了我。因为是在台湾,我根本不能前往,我专门发去唁电表示沉痛哀悼!

  吴老对我的亲情,是血浓于水的见证。“两岸人民同祖同宗,永远不可分割!”,这是吴老生前说过的话,我至今记忆犹新!

  • 上一篇: 有趣的书
  •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