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儿

2021-10-12 15:02:46 | 作者:吴琼 | 点击: | 手机版
月牙儿https://www.sengzan.com/meiwenzhaichao/38831.html

  月牙儿

  文/吴琼

  我靠着椅背微闭着眼睛,好像正坐在南去的列车上,迷迷糊糊的似乎感觉到身体在随着列车前行的节奏晃动着,耳边隐隐地响起轰隆隆的声音,就像每一次去看你时一样。我的头向旁边车窗上一歪,撞到了玻璃,猛然间睁开眼,发现自己正斜倚在单位公车的副驾驶位置上。刚刚打了个盹儿,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时间,是凌晨一点十八分。自从武汉爆发了这场新型肺炎以来,随着疫情的扩大,全国各级政府都已经行动起来,这个春节,我也毫不例外地没有了假期。由于单位驻地处在两市交界地,我和我的同事们二十四小时轮流在隧道口检查出入车辆,登记车主信息,监测乘客体温。

  头痛又在习惯性地折磨着我,我吃了一颗止疼药,仰起头来本想舒活一下颈肩,却无意间看到车窗外面深蓝色的夜空上高悬着的那枚月牙。这里地处乡村,两面环山绕林,今夜的风似乎小了些,偶尔能听见几声乌鸦“啊啊”地大叫,换做白天,它们会成群结队地飞出来,叫个不停。乌鸦是耐寒的鸟,东北的冬天怕是外人想来最恐怖的时候了,可乌鸦却在这里极其活跃,蓝天白雪的画面上,时不时地衬上三五成群的黑精灵掠过,也着实给这个滴水成冰的季节增添了不少的灵动。今晚的月牙儿玲珑小巧,没有那么大,也没有那么远,似乎这样的形态并不能成为适合诗人吟诵的对象,可是却可爱得很。晕黄的色泽,深深的那一弯,亮度却丝毫不差,它撒到我脸上的时候,我疑心那是你略带硬茧的、平时惯握钢枪的手掌在抚摸着我,让我在这场灾难面前没有了丝毫畏惧。夜空在我的注视下仿佛变成了波涛并不汹涌的海面,那枚月牙儿像是一只轻轻摇晃着的小船,始终在航行,却又始终驶不出我的视线。于是我开始相信,它是受了你的嘱托,代替你护佑着我在这样特殊的夜晚。我突然想问你,你那里的月亮是不是也是这样一枚月牙儿,转而又觉得自己可笑,莫不是糊涂了,月亮只有这一个,在哪儿看还不都是一样的?虽然隔了一千多公里,它依然将你我聚拢在它的光辉之下,你的军营里,我在隧道口,你一身绿色的军衣,我围裹着洁白的防护服,这样鲜亮的和它相映成趣,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共同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样想着,我竟觉得我们之间完全没有隔着那样远的距离,你只是在家里等我回去,或者在附近的另一个办公区里,我一转身就能看见。只是我在想啊,倘若是逢着一个相安无事的年月,群山、密林、雪地、夜空、鸟叫,再配上这枚婴儿般纯净的月牙儿,在这样一个乡村寒夜里,该是多么美妙的一幅景象!要是身边再有你相伴,我更当做一个无比甜美的梦!

  远远地看见前方隧道里缓缓地有车灯靠近,我知道又有车辆驶来,我戴上了消毒口罩和手套开始调试体温计,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操作,只知道这个从没有接触过的小仪器现在已经被我使用得像是我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几天不知道有多少辆车在我旁边停下来,摇下车窗让我把这个小东西伸进去与每一个人的额头亲密接触,遇到大型客车,需要进入车厢内为每一位乘客监测体温。我不确定在真正的病毒面前,我身上罩着的这些防护措施是否真的能像你一样为我保驾护航,可是每一次站在车舱前,看到跟随我值班的那三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孩子怯生生的眼神,我都只能毫不犹豫地冲在最前面,我知道,换做是你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前方车辆已离我越来越近,我伸个懒腰开了车门走下去,抬头看到头顶的那枚月牙儿在冲我含笑,仿佛你就在我的身边。

Tags: 月牙儿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