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名家散文>

名家散文_经典名家散文_名家散文精选_作家散文欣赏

    •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一九二三年八月的一晚,我和平伯同游秦淮河,平伯是初泛1,我是重来了。我们雇了一只“七板子”,在夕阳已去,皎月方来的时候,便下了船。于是桨声汩——汩2,我...

      发布于 2019-05-30 阅读:189

    • 梁衡《把栏杆拍遍》

        中国历史上由行伍出身,以武起事,而最终以文为业,成为大诗词作家的只有一人,这就是辛弃疾。这也注定了他的词及他这个人在文人中的惟一性和在历史上的独特地位。   在我看...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456

    • 野草 夏衍

        有这样一个故事。   有人问:世界上什么东西的气力最大?回答纷纭的很,有的说“象”,有的说“狮”,有人开玩笑似的说:是“金刚”,金刚有多少...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508

    • 鸟的天堂 巴金

        在N的小学校里我们吃过了晚饭。热气已经退了。太阳落下了山坡,只留了一段灿烂的红霞在天边,在山头,在树梢。   “我们划船去!”N提议说,那时候我们大家站在校...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481

    • 忆白石老人 艾青

        1949年我进北京城不久,就打听白石老人的情况,知道他还健在,我就想看望这位老画家。我约了沙可夫和江丰两个同志,由李可染同志陪同去看他,他住在西城跨车胡同13号。进门的小房...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419

    • 秋夜 巴金

        窗外荷荷地下着雨,天空黑得像一盘墨汁,风从窗缝里吹进来,写字桌上的台灯像闪眼睛一样忽明忽暗地闪了几下。我刚翻到《野草》的最后一页。我抬起头,就好像看见先生站在面前。...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401

    • 我的家在哪里? 冰心

        梦,最能“暴露”和“揭发”一个人灵魂深处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向往”和“眷恋”。梦,就会告诉你,你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地方和人...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397

    • 冯牧《澜沧江边的蝴蝶会》

        我在西双版纳的美妙如画的土地上,幸运地遇到了一次真正的蝴蝶会。   很多人听说过云南大理蝴蝶泉的蝴蝶会。三百多年前,有名的旅行家徐霞客在他的游记里有这样一段描写...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472

    • 老舍《大明湖之春》原文阅读

        北方的春本来就不长,还往往被风七手八脚的刮了走。济南的桃南丁香与海棠什么的,差不多年年被黄风吹得一干二净,地暗天昏,落花与黄沙卷在一处,再睁眼时,春已过去了!记得有一回,...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375

    • 我的四个假想敌

        二女幼珊在港参加侨生联考,以第一志愿分发台大外文系。听到这消息,我松了一口气,从此不必担心四个女儿统统嫁给广东男孩子了。   我对广东男孩当然并无偏见,在港六年,我班...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227

    • 静寂的园子

        没有听见房东家的狗的声音。现在园子里非常静。那棵不知名的五瓣的白色小花仍然寂寞地开着。阳光照在松枝和盆中的花树上,给那些绿叶涂上金黄色。天是晴朗的,我不用抬起眼...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495

    • 看家护院

        厂门口突兀戳起一把太阳伞。红白蓝三色外加公主裙般的飞边,在晨风中张张扬扬,好不鲜艳。   哟!个体户宰人也到家了!买卖做到了工厂大门口。可今天不是发薪的日子,谁有那么...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231

    • 墓碑

        志云、志敬回家后问祖母,知道不知道一个叫吴瑟亚的鸦片馆老板。祖母觉得名字有点耳熟,但一听是鸦片馆老板就没好脸色,说:“不知道。”   志云随即拿出那包钱,把...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292

    • 龙坑有雨

        凌晨五点正我们就出发了。整个垦丁半岛都还在梦,,连昏昏的大尖山也不例外。天和海浑茫茫而未开。车k灯的强光挖隧道一样地推开夜色,一路炯炯地向前探去,路边的反光石曳成一...

      发布于 2019-05-23 阅读: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