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哪儿去了

2020-09-28 17:19:59 | 作者:且听风吟 | 点击: | 手机版
年味哪儿去了https://www.sengzan.com/mingyan/26761.html

年味哪儿去了

  桌上的台历又翻开了一页,离过年也就又近了一天。可是设接春节的心情,却和平常一样。只是觉得年不过是 人生的一个有匆过言,仅此而已。

  年在我中年之后的记忆中,已没留下什么值得怀念或是回味的简幅,仿佛我中年之后的过年,心湖再也根不起 法测。有时候,甚至想,年过与不过一个样, 与平日没有什么差别。

  年味哪儿去了?

  我想这是因扰在我们七零后甚或六零。五零后-代人心中一个共网的话题。这个话题困扰已久,以至于,每每谈及, 有滋有味地还是少年时的年味记忆。

  那种记忆,盛满了心湖,也时时地掀起心湖的波测。一件刷新的军衣,-串红虹的鞭地,-双新.--都会 泛起年的味道。在乡村人家,在城镇街巷,弥漫开来。令人开心不已,每天都姆着指头,盼望着年的到....

  劳作一年的步下人,终于可以趋着年“享受”生活的馈感。-题二锅头,成为男人们最大的念想。压粉条、东 豆腐、....这一道道简单朴素的农家某,被隆重地请上了餐点。特别记忆犹断的是,村堂只要有一户人家杀猪, 全村的壮劳力都会前来帮忙,支一口大锅。周木头或玉米杆烧开水,在蒸气中,人们布满验颊的沧桑,一下子展开。 每一道程序,都在有条不素地进行心。待到陆肉出锅时,那香味漫开在全村,成为全村人喜乐的味道。

  一时间,大人的吆喝,小孩的叫园,未回了村庄。承赌以一种别样的方式,成为村里人迎接年量真诚,朴素的表达。

  以至于,现在有时候,在梦境我都会回到少年的村庄,回到少年时的年味。

  那时的年,简单起又隆重,隆重而又不失情息。

  就这样,我和阿龄人常常感喟;年味哪儿去了?

  就连现在的孩子,一问起过年,脸上全无惊喜之意,成是粉望之感。在他们的意识里,年也仅仅是一个人历程 中的有匆过客而已。

  时光就这样慢慢地流,可年毕竟是我们每个人断的年轮,也是孩子们一个新的坐标。 我们没有理由不去用最虞 诚的心理去朝拜年1也没有理由,不去用每一道老辈人代代传下来的仪式去过年,把失去的浓法的年味,慢慢地牧 回来.....

Tags: 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