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触碰不到的你

2020-10-14 11:28:41 | 作者:大鱼 | 点击: | 手机版
爱上触碰不到的你https://www.sengzan.com/mingyan/27050.html

爱上触碰不到的你

  贾斯汀·贝尔杜尼执导的爱情片《五尺天涯》在美国上映后,获得媒体的一致好评。

  肢体接触,是人类最本能的交流方式。它能给人提供安全感、舒适感。但如果我们连拥抱、亲吻的能力都被剥夺,又该如何去爱?

  这世上有一种先天性疾病——囊性纤维化(简称CF),患病者肺部会分泌大量黏液,但很难自主排出体外,这恰好给细菌提供了繁殖的温床。目前,这种疾病还没有办法治愈,只能尽量延长病人的生命。因为病人身体极易受到感染,所以患者之间禁止接触。他们必须遵守“六尺规则”。

  与其他爱情片不同,《五尺天涯》把青春的爱恋放在了医院这个压抑的环境中。十七岁的女主人公史黛拉是一个美丽又勇敢的女孩,身患此病的她,一直积极配合治疗,还将自己的治疗过程拍成视频上传到网络上。她对医护人员和其他病人都很友好,有着近乎强迫症般的生活习惯,并遵守严格的药物治疗方案,希望能坚持足够长的时间以进行肺移植。

  当她在医院遇见漫不经心的男主人公威尔时,她的人生准则受到了考验。

  威尔身患一种叫洋葱伯克霍尔德菌的病症。作为囊性纤维化的一个病种,患者必须与同样患有囊性纤维化的病人保持六尺的安全距离——它们特定的混合细菌传播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交叉感染或许会使双方丢掉性命。

  威尔认为人终有一死,因此,他虽为临床药物试验者,却一直逃避治疗。

  史黛拉看在眼里,忍不住想要帮他。

  其实威尔也不是真的一心求死,他的任性,正是对生的渴望。当然,史黛拉也并非完全像众人所看见的那样乐观。一次视频通话中,威尔看到了史黛拉墙上的画。这是史黛拉的姐姐艾比画的——一个健康的充满生命力的肺。当威尔还想再看一些艾比的其他画时,史黛拉急了:“其实我们没必要互相分享对方的故事,我们只需要一起做治疗。”

  威尔疑惑,为什么史黛拉在这件事上这么敏感。威尔看了一遍史黛拉在社交網络上的视频,发现之前还总是出镜的姐姐后来就消失了。他猜测,艾比已经过世了。于是威尔“自以为是”地去找史黛拉,以为说几句安慰的话就能解开史黛拉的心结。“别再提醒我,我要死了,我知道。我一辈子都在等待死亡,我把每个生日都当成最后一个过。你也说了,艾比死了,我父母的婚姻也死了,本来要死的人是我。每个人都在为那一天的到来准备着,每个人都在等着那一天,只是我不能死,我不能。为了我父母,我不能死。”史黛拉摔门而去。

  一天,史黛拉发现自己身上的造口感染了,医生担心会引起败血症,所以要做手术更换造口管。手术前,史黛拉表现出一副毫不畏惧的坚强模样,但其实她很害怕,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做手术时没有姐姐艾比的陪伴。

  威尔假扮医生来到史黛拉的病房,为她唱了那首每次手术前姐姐都会为她唱的歌。

  史黛拉的手术很成功,她醒来后无法停止想念威尔,他们相爱了。他们的恋情,遭到周围所有人的反对。

  为了表明自己爱威尔的坚定决心,史黛拉决定将六尺缩短一尺——五尺。这也是片名《五尺天涯》的由来。

  五尺的距离冲淡了甜腻元素,让青少年爱恋的诱惑增强,让这段死神镰刀下的冒险变得有趣。

  史黛拉说:“我一直都是为了治疗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而治疗,我想真正地活一次。”他们一起爬到了雪山顶,在冰雪上尽情玩耍,玩累了就躺在雪地上,好像这样就能远离死亡……

  恰在此时,医院得到消息,有可供史黛拉移植的肺,三个小时内必须做手术。护士给史黛拉发信息、打电话,史黛拉都看到了,但她不愿回应。现在她真的不在乎生死了,就算死也不想留下遗憾。

  威尔得知有可供史黛拉移植的肺的消息,说服史黛拉回去。就在这时,冰面裂开,史黛拉掉了进去。威尔把她救上来,并为她做人工呼吸——对他们来说,这是最危险的事。

  人工呼吸没有让史黛拉感染,新的肺也移植到了史黛拉的身体里。威尔的治疗却始终没有成效,他随时都可能死去……

  《五尺天涯》避免了套路化情节可能会使人产生的厌倦感,这或许与主人公的原型、本片的制作顾问克莱尔·维恩兰有关。克莱尔也是一名囊性纤维化患者。他通过一系列演讲,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一罕见病。在影片上映之前,克莱尔已经做了肺移植手术。遗憾的是,他最终还是由于并发症离开了人世。自始至终,他都和影片中的史黛拉一样,始终对生命持以敬畏和尊重。虽然他身患重病,却依旧活得精彩。如今,科技让生活更加便利,却也使人们困惑,人与人之间如何相处?周星驰在《大话西游》里说:“如果上天非要给这份爱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多年后,他在《西游降魔篇》中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有想见的人就立刻去见,有想做的事就勇敢去尝试。这也是为什么影片中的史黛拉和威尔明知不可触碰彼此,仍尽可能地缩短彼此的距离。

  影片的最后,史黛拉对着镜头独白:“肢体接触,是我们人生中进行交流的第一种方式,安全、无忧、舒适,借由指尖的爱抚或是嘴唇的触碰来表达。它让我们在开心时分享喜悦,在惊慌时相互鼓舞,它点燃激情与爱。我们需要得到所爱之人的触碰,就像我们需要氧气来呼吸一样。我从来不能理解触碰的重要性,特别是他的触碰,直到我再也不能触碰他,我才真正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回忆。

  触碰,是超越语言的表达。趁着阳光正好,让我们去拥抱自己的所爱之人吧。

  (芃芃其麦摘自《世界博览》2019年第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