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未来与等待未来

2020-10-14 11:28:50 | 作者:且听风吟 | 点击: | 手机版
创造未来与等待未来https://www.sengzan.com/mingyan/27082.html

创造未来与等待未来

  未来,既包括我们已知的未来,也包括未知的未来。而这个“未知”有相对性,你的未知和全人类的未知,肯定是不一样的。

  举例来说,四五年前,我去了一趟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体验他们的一些训练,然后参观太空博物馆,参观阿波罗登月计划陈列,还有“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看了以后,感觉非常震撼。我还认识了几位航天员,和他们聊了天。我突然发现,关于去太空,以前我并不怎么接触,所以对我而言,这是未知的。因为未知,我就不去想这个事儿,也就失去了很多机会。

  换句话说,如果你获取信息的渠道越来越窄,获取的信息越来越少,这时候你的未知领域就扩大了。

  于是,你的决策空间、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就变小了。

  去太空这件事情,以前我不知道,对很多人来说也是如此。所以这属于未知领域,于是我们就放弃了与之有关的决策。

  我在NASA参观完以后,对我而言,去太空这个事儿就接近已知领域了。我觉得这事儿不太复杂,可以尝试。就像在美国,那么多小孩天天跟航天员聊天,对他们来说,那都是已知领域。

  所以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要带100万人上火星的是马斯克,而不是咱们,咱们中少有人想这个事儿。对咱们来说,这些事属于未知领域。因为未知,所以迟钝。

  后来我在英国的福斯特设计公司看到了他们设计的月球上的房屋,我被震撼了。这个事儿原来离我们人类这么近,对他们来说,这个事儿很多人都可以做。

  最近我又看到连火星上的房子也设计好了。因为马斯克想要把100万人送上去,他总得研究这个事儿。而且我在英国爱丁堡又看到,在火星上工作的机器人也已经做好了。然后我又发现,原来我们人类的火箭的速度已经这么快了。我们到月球只需要两天半的时间,到火星需要6到8个月。而大约100年以前,从中国到美国坐船的时间都要6到8个月。所以,很多事以前我们未知,我们的“未来”就相当于被自动屏蔽,就到此为止了。可见,人一定要学习,要打开想象力,让未知的领域越来越少。

  知道了可以去太空这个事儿,我就觉得我也应该试试,就去折腾。所以2018年1月,我在酒泉发射了国内第一颗私人卫星。接着又去折腾。对我来说,这个事已经变成已知了,并不是那么复杂,所以我就想换一个方式,我甚至想把我的基因放到太空去。2018年10月,我在太原又发射了一颗卫星。

  这之后,我找到一个朋友,我说我们要设定一个新的使命,为人类的太空移民计划做一件事情。我说,马斯克的太空移民这件事情,我认为他在技术上还是先进的,但是他有一些不靠谱的地方。

  第一,把100万人移去火星的成本。马斯克计划的是,每当火星与地球距离最近时(每26个月一次),巨型火星运输飞船就执行一次运输任务,每艘飞船可以载客100人以上。他希望最终能建造至少1000艘飞船,在未来50到100年里,将100万人送到火星。但是,成本是个大问题。马斯克所设想的理想代价,是每个人去火星只需要花20万美元,然而以目前的技术水平,这个成本至少是100亿美元。

  第二,把哪些人送到火星上去呢?中国人也好,美国人也好,日本人也好,如果这100万人到了火星之后,还是地球人的社会形态,他们见面吵架还是在吵地球上的事,我们有必要费这么大力气把他们送上去吗?难道我们把他们送过去的目的是让他们把在地球上没有吵完的架在火星上继续,把在地球上没有进行的战争跑到火星上真的进行一次吗?所以在火星上,人跟人的关系,一定不能复制地球上的模式。

  第三,人類对火星了解到什么程度了?在20年前,已经有探测器到火星了。在火星上的探测器,工作时间最长的超过3年。我们对火星的了解已经很多了,它的地表温度、地貌特征等,已经研究得很系统了。

  根据已知的这些信息,地球人上去,皮肤、肌肉、骨骼肯定适应不了。那就有两种解决办法。一种是设计一种特殊的衣服,就像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另一种是,我们能不能通过基因编辑技术改造人?比如说,到了火星,你的心跳、你的血液循环都会发生变化,你的皮肤也会变得粗糙。如果经过基因编辑以后,你的皮肤会变得厚一点、骨头会变得硬一点,不就能适应火星的环境了?

  所以我们就想怎么解决这三件事儿。如果大家想做火星计划的志愿者,自愿未来某一天移民到火星,也许你可以把你的基因交给我们这个公司,我们将在约定的时间,把你的基因放到太空保存起来,将来条件成熟时再把它在经你同意的情况下运送到火星,然后用基因编辑的方法把“你”造出来。

  这就相当于你把你的东西、钱存在银行,把你的宝贝放在保险箱里一样,你交给我保管费,然后你成为人类去往火星的志愿者。在未来的某个时间,你就可以选择去火星。

  我要讲的是,在这个事情上,我的认知由“未知”变为“已知”,我心目中的未来,便开始有了画面。刚开始只有我一个人相信。后来我说服了一个老板,然后我们俩一起投钱。再后来,当我把这个事的详情告诉大家的时候,慢慢地这个公司的人全都相信了,然后是生物学家、火箭专家……慢慢地,更多的人会知道、接受并相信这个事可以做成。

  很多事的发展都是如此。所以,同样的一个未来,为什么有些人会因为所谓的“短视”或者说“视野狭窄”而看不到,就是源于对某种知识的缺乏,以及由此导致的内心的局限。一旦你解除了这些限制,看到更多的可能,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就大了。

  我们常说,“伟大的人创造未来,普通的人等待未来”。企业家就是要创造未来。我们不是漫画家,可以随心所欲地画一个东西给大家,我们是要做出一个未来,是要把想象中的未来变成真实的未来,并且能够给人们带来财富,满足人们某一方面的需要,或改善某一种经济环境,同时也推动社会某一个方面的进步。

  所以我们围绕着“未来”翻来覆去地讲,其实就是在说一件事情:通过学习、研究、交流,扩展我们的视野,使我们在基于“未来”做决策时,可以把不确定的东西变得确定,把狭窄的视野拓展开来。

  (果 果摘自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黎 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