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暖

2020-10-15 11:54:37 | 作者:风雨 | 点击: | 手机版
炊烟暖https://www.sengzan.com/mingyan/27179.html

炊烟暖

  缠绵的秋雨一连三天不走道,将藏着的心事都悠悠地道了出来,花花草草都被洗了个通透,莹莹的喜人。秋风爽身,凉意清心,我站在山城的不知名的小山之巅,看牛羊上山、炊烟升起,感受一种暖。

  炊烟是一种暖。炊烟是属于母亲的,母亲与炊烟打了一辈子交道,她不厌烦,土灶风匣用了大半辈子,就绘制了大半辈子的炊烟。炊烟或浓或淡,取决于烧的柴禾;炊烟或直或弯,那是有风无风的考量。最喜微风吹起,炊烟翩翩而舞,混杂在草木、泥土、牛羊的味道里,袅娜成村庄独有的味道。每当在村子里疯跑、打关、藏猫猫的孩子看见炊烟升起,听到母亲们那辨识度极高的呼唤,便依依不舍地约好明日再耍,沿着逶迤的土路四散而去,朝着自家炊烟升起的方向,嗅闻着蔓延的饭菜香,味蕾搅动如蛇,肚子便不争气地咕咕叫,脚步也就轻快了许多。

  那时生活困难,木桌上摆的都是玉米面大饼子、高粱米饭、豆角土豆等炖就的铁锅菜,但吃起来特别香。现在想想,没有人敌得过妈妈的味道,没有谁比得过故乡炊烟升起的那种暖。那是一种融入胃肠、刻入骨子里的暖,是月光如水的清浅时光,是石板路、石头墙、犁与镰听雨的宁静与安详,是土鸡土狗黄牛的目光,是榆钱摇曳、柳絮纷飞、杏花春雨的泥土芳香,是父亲的咳嗽、母亲的嗔怪织就的一种暖。这种暖,我们一辈子背着,即便行走千里万里,也内心如火,信念如灯,驰骋关山险隘稳步前行。

  炊烟是乡村寂寞行走的诗行。多少游子归来,远远望见故乡的炊烟,便热泪盈眶,情难自抑。炊烟是母亲思念子女的信号,是母亲哭干眼泪等你归来的那片云彩,炊烟是化不开的乡愁,是离人泪,是扯动泪腺的乡情种子。难以想象,一个村子如果没有了炊烟,那还能不能称之为村子或屯子。没有了炊烟的故乡,还能不能称之为故乡。没有了炊烟的现代文明,还能不能称之为文明。我在想,如果一个乡村没有了炊烟,或许能够接受,两个乡村没有了炊烟,也可以接受,全中国的乡村没有了炊烟呢?前几日去草原,只看到了寥寥无多的马,且都是驯服的马,已经没有了马的野性,没有了驰骋疆场的嘶鸣与桀骜,骑在这样的马背上,只有安全,没有征服,刺激也少了许多。就如故乡的驴子和黄狗,已经近乎绝迹,再过经年,我们拿什么去指给孩子们看,這是驴子,这是土狗,这是东北虎?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很多时候,我们都把炊烟当作乡村的灵魂,乡愁的标签。每当炊烟升起,那份淡雅、唯美、清新,都让我们在晨雾和斜阳里体会了无比温暖的故乡血脉,无比深情的乡情依恋,无比踏实的生命呼吸,无比轻灵的文化传承。炊烟所传递的是一种踏实无比的慢时光,是一种普世价值的人文情怀,是每个生活在喧闹都市人的神圣向往。

  炊烟是一种暖,它依恋着老屋,盘踞着老树,伴着狗吠鸡鸣,伴着雪漫雨润,擦亮生命的灯盏,洗涤着每个漂泊的游子的灵魂,那是一幅唯美至极的画作,值得我们在落寞、孤独时慢慢品味,品咂童年时光,牵念那一缕缕故乡的炊烟。

  (郝景田摘自《朝阳日报》2019年8月20日 图/雨田)

Tags: 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