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在流浪

2020-10-15 11:55:01 | 作者:且听风吟 | 点击: | 手机版
圣诞在流浪https://www.sengzan.com/mingyan/27272.html

圣诞在流浪

  华灯初上,天下着鹅毛般的雪,倦鸟归巢。

  路灯下,一个瘦长的身影在移动。他是一个流浪的孩子,在这里已经10年了,谁也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一颗被冻得瑟瑟发抖的脑袋上顶着一堆乱麻般的卷发,原本光泽的黑发已经变得灰暗;一件打满补丁满是漏洞的黄大衣,极不合身地挂在他瘦小的身躯上,大衣的下摆一直拖到脚踝;脚上穿着一双帆布鞋,已经由雪白变为漆黑;巴掌大的小脸上,紧闭的双唇布满了裂痕,此刻正不住地颤抖着;一双本应闪烁灵动的眼睛,却充斥着满满的哀伤、胆怯。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在万家灯火中,依旧顶着风雪在街道上独行。

  “圣诞节了吗?”他停下脚步,远远地望着街道边一家商店橱窗中的一棵绚丽的圣诞树和一个偌大的大蛋糕喃喃自语。“要不,再试试?如果这次能成功的话,我应该就可以享受一顿丰盛的晚餐了吧。”他局促不安地搓着双手,望着圣诞树和大蛋糕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同时慢慢地弯下腰,拿起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似乎在沉思什么。猛的,他将石头朝着橱窗的玻璃上用力一抛,“砰!”“哗——”此时,他全然不顾飞溅的玻璃碎片会划伤自己,直冲过去,端起大蛋糕边吃边要跃出橱窗之时,店主手拿一根木棍撞开了店门冲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店主把木棍朝他悬空的脚下一扫,一声更大的撞击声立刻在街道小巷里回响。“快来人啊,抓贼啊!有贼啊!”店主再次举起木棍打向他时,他从地上迅速地蹿起来,满不在乎地抹了抹流血的嘴角,仓皇逃去。

  “倒霉,该死的老家伙!”他来到了另一条街道,边走边嘟囔着。冷风吹过他受伤的前额,伤口那儿还在突突地一阵阵疼。“这没什么,开始我就猜不会顺利的。”他捏了捏冰凉的手腕,对着上面的一大块淤紫埋怨道。又在街道上游荡一刻钟,他看到了一座教堂。“上帝保佑我,阿门!”他虔诚地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主啊,宽恕我之前的行为吧。”良心促使他又祷告了一句。“得了吧,上帝才不会注意到我这个可怜鬼呢。”刚走过教堂,他就嘀咕道,继而又望向一户人家的窗中,灯光渲染着无限温馨,桌旁的人们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桌上的大餐看起来是多么可口。他吞了吞口水,眨了眨看花的眼睛,自嘲地摇了摇头,随后灰溜溜地躲进了一个阴暗的墙角。

  雪,似棉花一样不停地飘着,落在屋上,地面上,同时也落在他单薄的身躯上。他仰头看着不断飘落的雪花,苦闷地发起了牢骚。“上帝才不会眷顾我呢,可怜的人,他才没有那个闲工夫呢!”他在心中想着。“哎,原来这里也有人啊。”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他腾地站起来,定睛一看,眼前的是一个小女孩,她同样蓬头垢面,破衣烂衫。他有些惊讶地盯着小女孩,似乎在惊异居然有人肯用这样温和的态度与自己说话。“你一定很饿了吧?我有一点面包,分你一些吧。”女孩似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继而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块面包,边说着边将面包递给了他。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地接了过去,仍旧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小女孩,想说一句话,却恼火地发现喉咙有些发涩。“……谢……谢谢!”他看着她,有些沙哑地说,眼眶不争气地有些湿润。“没什么,小哥哥,你要保重身体呀!祝你圣诞快乐!再见小哥哥,我还要继续寻找明天的食物呢!”女孩似乎很开心,冲着他愉悦地挥挥手,然后蹦跳地走了,融入雪花之中。

  恍然之间,他明白了很多。许久,他站起来,紧盯着前方,眉宇间是数不尽的坚定。他已下定决心,不再做流浪者,要重新開始生活,凭自己健全的身体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编辑/张金余)

Tags: 圣诞 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