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在美国的白大褂仪式

2020-10-15 11:55:04 | 作者:风雨 | 点击: | 手机版
女儿在美国的白大褂仪式https://www.sengzan.com/mingyan/27287.html

女儿在美国的白大褂仪式

  女儿考上托马斯杰弗逊大学西德尼金梅尔医学院后,我们是来费城参加她的2009届开学典礼,也就是白大褂仪式。在这个典礼中,新生都会得到一件医生白色外套和一个听诊器。先是大学校长的欢迎词,之后是医学院院长讲话,然后是几个德高望重的教授谈他们的成长之路和人生感悟,以及对新生的嘱托和期望。

  我感受最深的话语是他们对待病人是把“人”放在第一位,然后才是病。有一位教授说,他清楚地记得他12岁时因为白血病住院,家人和自己都觉得没有希望,但是治疗他的医生探病时总是轻轻握着他干瘦的小手,他感到无比温暖,使他增添了信心,开始积极配合治疗。他终于战胜了病魔。他感慨地说:“那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但是仍然清楚地记得是他那温暖的手给了我生的勇气,点燃了我的生命之火。我们对待病人不仅仅是开处方,我们面对的是渴望得到关爱的人。”

  典礼最后一项是新生宣誓。女儿穿着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同200多名医学院的新生庄重起立,上千名坐在观众席的亲友也站起来了。全场鸦雀无声。之后,新生们随着讲台上一个浑厚的声音,一字一句朗读《希波克拉底誓言》。这时,大厅内回荡着传承了2400年古老而又弥新的声音:“我郑重地作最神圣的宣誓。我作为医学界和医疗机构光荣的一员将忠实于医学。我将使这门正直与荣誉的艺术贯穿于我的生活和实践中。我将尊重和感谢那些传授这门艺术的导师……”

  生活于公元前5世纪早期希腊的希波克拉底被誉为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誓言》是历史上最著名的医生宣誓。所有美国医学院的学生,入学第一课就要学《希波克拉底誓言》,而且要求正式宣誓。

  我看着女儿娇小的身体,穿着纯白的医生外套,显得一尘不染。前2天晚上,我看着试衣服的女儿说:“我来把你的白外套熨一熨吧。”“不用了,我都熨过,已经很好了。”女儿说。“还是让我熨熨,”我坚持。“你看袖口还有点皱纹。你这回离开波士顿,天远地远了,要照顾好自己。”

  现在她站在那里,白衣服多贴身呵。女儿怀抱着平时好动的才3个月大的外孙女,外孙女也穿了一身洁白的连衣裙,此时小小的她扬起头,睁大了眼睛,仿佛被周围的气氛感染,一动不动。眼泪似涨潮的海水悄悄漫上我的眼眶。

  在这庄重的场合,我不好意思抬手揩去感动的泪水,眨了眨眼,继续听那发自古人又回响在现代人心中的美妙声音:“无论进入任何一间房屋,我将竭尽全力治疗病人。我会用我的技艺对病人实施最好的照顾。我不会提供毒品,不会为犯罪目的而劳作,而且坚决拒绝任何诱惑。无论我看到或听任何有关病人情况,如若不宜,绝不传播,我将这视为神圣不可动摇的秘密。我郑重地、自主地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誓言。”在众人异口同声的宣誓中,我彷彿听得见女儿清晰的嗓音,虽然纤细,但那么坚定。

  女儿在大学学的是纳米物理,毕业后在小学当过科学老师,后来到医院试验室做病理研究,现在又要改行当医生。我觉得学医太难,时间太长,劝了几次,改变不了她,后来干脆鼓励她。

  开学典礼前的一天,女儿神秘兮兮地问:“老爸,我交了一个新朋友,你猜猜是谁?”我两手一摊说:“你们那么大个学校,那么多人,你昨天说认识了几个人,今天说又认识了几个人,让我怎么猜?”“你猜猜嘛,这是一个重要的朋友,我不能没有他。”女儿拉着我的臂膀缠着要我猜。“你以前也告诉我,你找到了重要的朋友,朋友哪有不重要的?”我转弯抹角套她的实情。“老爸,这次可是最最重要的朋友了。”她想了想:“那我给你一点点线索,那个朋友不会动!”“哪里有不会动的朋友,又不是死人。”我说。“哎,老爸,你好聪明哦。”女儿把我的臂膀一放,“是一位逝者。”还没等我回答,她抢着开口:“今天我得到了一具解剖用的尸体。”

  我实在想象不出,女儿能在一具尸体前那么淡定和喜悦,问:“是男是女?多大年龄了?”女儿郑重其事地说:“对不起,我不能说,人家是自愿捐出自己的躯体供医学研究,没有他家人的许可,我一定不会说的,我只能告诉你他是我最最重要的好朋友,我将敬重爱护他,让他保持做人的尊严。”因为英文第三人称有性别之分,所以我猜是个“男”朋友总不会错吧,但我没有说出结论,因为说出来,她可能会因为“泄密”而自责。

  一阵响亮的掌声惊醒了我,原来全体新生转过身面向观众热烈鼓掌,感谢亲朋好友的挚爱和支持。观众席中青春四射的年轻人一下子站起来了,心潮起伏的父母微笑着站起来了,精神矍铄的祖父母搀扶着站起来了,他们以更响亮的掌声回答。

  我突然想起我的牙医基思,他简直就是一个对《希波克拉底誓言》身体力行的医生。基思拥有一家繁忙的牙医诊所,是他父亲1950年建立的我们镇上的第一家牙医诊所,基思从牙医学院毕业后子承父业,他对人体贴关怀,和蔼可亲,尽心尽力,我们一家子都是他的客户。每次去我都愿意早点到,坐在那里感受静谧的和谐、轻柔的话语,就像坐在庙堂之中。拜访他的客户不少都是祖孙几代。尽管那么忙,他每周还要抽出一天去那些不能出门的耆老家,为他们洗牙和诊治。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笑了笑说:“还要问吗?再老也要吃饭啊。”我母亲来美国探亲,她的牙周病复发,半边脸肿了,连吃饭都困难,我带她到诊所,基思得知她没有牙医保险于是免去了所有费用,在他几次精心治疗下,母亲的牙周病很快治愈了。

  女兒从大厅拥挤的人群中向我们走来,我问:“你记得基思吗?他一定宣誓过《希波克拉底誓言》。”她点点头。我相信女儿将来会成为一个以《希波克拉底誓言》为座右铭,像基思那样的悬壶济世的医生。

  (编辑/张金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