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破原则,不失人情

2020-10-15 11:55:10 | 作者:梦无畏 | 点击: | 手机版
不破原则,不失人情https://www.sengzan.com/mingyan/27313.html

不破原则,不失人情

  有一次,一个搞科研的人把自己杂七杂八的文章凑在一起,去敲钱学森的大门:“钱老师,久仰大名,如雷贯耳。您是我心目中最为敬仰的权威。请您百忙之中,为拙作写个序吧。您的大恩大德,我一定没齿不忘!”来者还拎来了不菲的礼品,但钱老却一口回绝了。有人说他不近人情,钱老说:“这样的‘借名’者,多是拉大旗作虎皮。不想在学术研究上坐‘冷板凳’,只急着要一举成名。帮他们,其实是害他们。自己的路,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走吧。”而对那些真正潜心研究的人,钱老从来都是热情支持和帮助。有一次,他得知一位教授在搞模糊数学,觉得这是数学里面新的前沿,很有意义,就把他约到办公室一起探讨这个问题,之后指导写论文。论文写好后,这位教授说:“您花了那么多心血,我建议这篇文章我们两个署名。”钱老说:“科技论文署名只能署干实活的。如果说我给你提过几点建议,你觉得合适、接受了,最多在论文的结语提一句就行了。这是世界学术论文的惯例,我们必须坚持。”

  作为被人仰慕的专家,面对至为虔诚的求序者,一般人怎好意思拒绝?但钱学森却深知这样的“借名”之害,所以勇于坚守自己的原则,不为人写序。而对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却又能极尽人情,无私成全。原则与人情,钱学森把握得就是这样有尺度、有温度,做到了情理兼容,恰如其分。

  二十多年前的一天,河南一位不太出名作家的女婿在南阳市南召县出了车祸,想找二月河给县里有关领导打个招呼,在处理事故时给以关照。但怕二月河拒绝,就约和二月河关系很好的作家秦俊一块儿去见二月河。二月河听了很为难:“我从来没有为亲朋的私事麻烦过领导,我相信这个事县里会处理好的,无非是多赔少赔几个钱的事。你说人都在医院住着,我也不能不管,昨天我收到一笔稿费,也不多,就2500元,算我为女婿买点营养品吧。”边说边把钱拿出来给了这位作家。这笔钱现在看来不算什么,可当时相当于一位处级干部三四个月的工资。如今,二月河去世,秦俊在追忆和二月河的交往时,谈到此事感佩说:“处世有原则,又不失人情味。”

  交际中的原则与人情,在一些人看来,是一对矛盾,其实不然。二月河既坚持原则性,不拿地位名气去压服他人,不为亲朋私事麻烦领导,去领导那儿打招呼,又讲究人情味,怀着极大的同情心拿出一笔稿费表示慰问。如此把握好与他人交往的度,将原则性与人情味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二月河的交际之道确实令人赞叹。

  梅贻琦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清华人尊称他为“永远的校长”“终身的校长”。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北大、清华、南开三所大学南迁至昆明,组成西南联合大学。当时的云南省政府主席是龙云,他对西南联大在人、财、物等方面给予了很大支持,做校长的梅贻琦很是感激。龙云的孩子当时报考联大附中,但没有考上,他就想找梅贻琦走走后门,让梅贻琦关照一下破格录取。有一天,他特地登门拜访梅贻琦,请求梅贻琦对孩子给予关照。梅贻琦没有马上表态,而是留龙云在家里吃饭,并请联大教务长潘光旦作陪。在酒席上,梅贻琦请潘光旦派老师晚上为龙主席的孩子辅导功课,以便孩子明年再考,并言明老师的家教费由龙云出。龙云一看梅贻琦这样坚持原则,也不好再说什么,就爽快地答应了。

  因为学校搬迁,梅贻琦和龙云打上了交道,但他能做到不谄媚,坚持原则照章办事,婉拒高官“走后门”,不随手送人情,同时他又能设身处地为其着想,帮助其孩子补课。如此既有人情味,又按原则办,实乃让人敬重不已!

  一来一往中,也就产生了人情往来。人情之中有原则,交往之中有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