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荡在世界的一粒沙

2020-10-15 11:55:12 | 作者:风雨 | 点击: | 手机版
飘荡在世界的一粒沙https://www.sengzan.com/mingyan/27325.html

飘荡在世界的一粒沙

  第一次见到Rachel是在1937圖书馆的地下打印室。我在电脑前来来回回折腾了十几分钟也没有搞清楚如何使用学校的打印系统,整间打印室只有我和她两个人。她大概是看穿了我的尴尬,很热心地主动帮助了我。她也在这所大学里读书,读的文学专业的研究生,这个专业是学校最古老的王牌专业之一,每年能申请上的人寥寥无几。

  去学校的小超市充交通卡的时候,又一次碰见了她。我要去写论文,聊了几句就匆匆走了。我在图书馆写了一会儿论文后,一摸口袋才猛然意识到我的交通卡不见了。

  就在我准备第二天去补办交通卡的时候,我在Facebook上收到了一个好友申请,这个人就是Rachel。她拍了张我的交通卡的照片给我,说她那天捡到了我的交通卡,为了找到我,她试了很多种办法。最后意外地发现我们都在同一个Facebook国际留学生小组,于是才终于找到我。

  我没有想到Rachel竟然会为了这样一件对于她来说甚微的事情,去努力找到我。为了感谢她,我请她去酒吧喝酒。也是从那天,我脑海中关于Rachel的画像才真正清晰起来。

  Rachel的妈妈跟一个黑皮肤的外国男人结了婚,生下了她和两个姐姐。父亲经常在酒后打她的妈妈还有她的姐姐们。父母后来离婚,她的妈妈带着两个姐姐去了英国,唯独留下了她自己在越南,陪伴她长大的只有年迈的外公。外公去世后,她的妈妈终于决定把她接来英国。

  刚满十四岁的她满怀着与家人团聚的欣喜之情上了路,然而刚到英国的她,不知道怎么阴差阳错地被判定成“因为非法目的而入境”,十年之内Rachel不得再次入境。远方的故土无依无靠,意味着她将无法回去,而拥有亲人的他乡,却向自己关上了大门。

  我尽力想让自己去感同身受,但我知道,即便我再努力,还是没有办法真正拥有和她一模一样的知觉和感情,因为那些过往经历里的主人公不是我。

  这是Rachel在都柏林的第八年,她选择了离英国最近的地方,眺望着亲人的方向,在这片无依无靠的土地上飘荡。

  母亲和姐姐们会支付她的学费,生活费则由她自己打工赚来。一边念书一边在各式各样的打工场所之间流转,构成了她从14岁到现在的生活。

  她说她很想念自己的妈妈,她的梦想是有朝一日可以待在她的身边陪伴她。距离这个梦想的实现,终于只剩两年的时间了。

  在这个世界上的无数角落里,都藏着各式各样的人生与故事,去发现,去聆听,去努力感同身受,接收世界的回响。这也是成长之旅的风光和努力拥抱世界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