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触:两种不同的价值观

2020-10-16 14:14:38 | 作者:梦无畏 | 点击: | 手机版
感触:两种不同的价值观https://www.sengzan.com/mingyan/27432.html

感触:两种不同的价值观

  平视看人与居高临下看人两种不同的动作,表现了文明与野蛮的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为什么在文明社会里,人们平视看人,极少发生类似“外卖小哥”受欺凌的野蛮现象?根子在哪里?每一个人都应该认真地思考思考。

  美国篇

  初到美国时,我有一份工资不算高,但衣食不愁的白领工作。可不到两年,终因与头儿的理念不合,话不投机,辞职离去。

  为了继续学习与生存,我选择了到管吃管住的餐馆打工。

  我没有餐馆打工的经验,凭着流利的英语,老板收下了我,让我当收银员,并在餐馆繁忙时,兼送外卖。

  走出了令人窒息,内斗不断的华人团体,我的内心交织在五味杂陈与空空如也之中。坐在从普林斯顿开往纽约的火车上,我反复问自己:“来美快两年了,我究竟看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难道,我只为领取一份工资,经历一场又一场的内斗吗?

  我为自己庆幸,虽然离去的决心下得艰难,但终究是走出来了。我暗对自己说:“齐小平,无论多难,你一定要站直啰,别趴下!”

  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晌午,我走进了餐馆,带着靠自己努力挣前途的决心,开始了新的工作与新的生活。

  那些日子里,除了学习,每天都要接待很多来就餐的美国客,虽然幸苦,却在与顾客的接触和交流中,感到心锁被渐渐打开,春雨点点润入,徐徐地懂得了“真诚的爱”、“众生平等”、“信誉至上”与“自由民主”。

  平日里,中午的顾客最多,常常是座无虚席。我们个个都忙得团团转,难免会出些小差错。客人们总是微笑着静待,从来没有过任何抱怨。

  服务员张岚是个学生,利用业余时间打工挣学费。有一次,因太忙,她忘了给客人上冰水。客人对她招招手,微笑道:“美丽的张,今天不够热,可能我不需要冰水了。”

  张岚立刻就意识到,连忙送上冰水并连声道歉。

  客人连连摆手微笑道:“张,你没有做错什么,不需要道歉。”

  饭后,客人特意给她放了比平日多出三块钱的小费。

  我清楚地看见:张岚捏着钱,双眼泛出了泪花......

  我的鼻子一酸,也泪了双目......

  仍记得,那是一个令我终生难忘的雪夜。专送外卖的小赵因赶论文没来,老板虽亲自上阵送外卖,仍然忙不过来。在征询了我的意愿后,老板让我去给一个常来吃饭的熟客送餐。

  在漫天纷扬的飘雪中,路面变得异常滑,车闸已完全失去了作用。为了安全,我只能缓慢地开着车。

  到达客人家门口时,已经晚了十分钟。我很着急,跳下车,顾不上打伞,三步并着两步跑过去按门铃。

  门很快开了,正是那对常去餐馆的律师夫妇。

  就在看见我的一瞬间,太太愣住了,随之喊道“Oh my god!Susan, how can it’s you?” (天哪!苏珊,怎么会是你?)

  她使经搓桌双手对身边的丈夫说:“It is our big fault to let a lady to deliver in such terrible snow.”

  (我们犯了大错,让一个女士在大雪天送餐)说着,她用丈夫递过来的大毛巾给我擦头发脸和潮湿的外衣。夫妇俩拉着我,一定让我进屋喝杯热茶。我惦记着繁忙的餐馆,婉言谢绝了。

  太太先付了餐费,然后往我的手里放了三十块钱小费。我推脱着,反复表示自己迟了十多分钟,不能接受那么多小费。

  夫妇俩紧握住我的手,太太动情地说:“Susan my darling ,this is your deserve.”(苏珊,亲爱的,这是你应得的。)说罢,硬将钱塞进了我的兜里。

  回来的路上,我哭了,止不住的热泪流满我的脸颊。这滚滚热泪,为着那双平视的目光;那份浓浓的真情与暖暖的温馨......

  一年之后,我结束了旁听学习,决定离开新泽西,搬到四季阳光灿烂的洛杉矶去。

  顾客们知道这个消息后,纷纷来向我告别。他们为我准备了五彩缤纷的卡片和礼品,用最暖心的文字、话语和拥抱为我祝福,送我出行。

  看着那一双双充满真诚与真情,平视着我的眼睛,我的内心不再五味杂陈,积存在心底的的蜜汁融化了,不断地溢出眼窝......

  我在心底里大声呼喊:“再见了,我最亲爱的朋友们!深深感激你们教给我的一切!那一切、一切,一切......将会永刻在我的心间。”

  北京篇

  几年后,我第一次回到久别的北京,探望已两鬓灰白妈妈。

  第二天,一位已成为土豪的旧友请我吃晚饭。

  在豪华的大套间里,应邀前来一起进餐的几对夫妇,个个名牌傍身、钻闪翠透,珠光宝气。

  席间,先生们大谈生意经和刚露头不久的资本运作,太太们则在大秀大比名表、首饰和名包。只有我,如入无人之境,闷头大快朵颐。

  旁边的一位太太忽然笑着问我:“大姐,您是从美国回来的,您的包一定是个大品牌吧?”

  我淡然道:“一点儿也不大,就花了二十美元。”

  她愣怔了片刻,有些尴尬地笑到:“怎么可能呀!大姐,您不要那么谦虚嘛。”

  我不置可否地笑笑,继续大吃。

  时间过得很快,酒酣耳热、觥筹交错中,时间已到了十点半。众人依然兴致盎然、谈笑风生,不肯散席。

  我提醒大家:“十点半了,该散了吧。人家服务员明天还要上班,让他们早些下班回家把。”

  旧友回答:“才几点呀,还早着呢!”说着继续与别人碰杯。

  我低声问坐在旁边的人:“饭店几点钟下班?”

  她回答:“没有硬性规定,只要客人不走,就不能下班。”

  我有些吃惊:“就算吃到三更半夜也不能下班吗?”

  回答:“就是到第二天早上也不能走。”

  我懵了!这是什么规定?不是折磨人欺负人吗?再看看表,又过了十多分钟,已经到十点四十多分了。我开始感到坐立不安,起身直接走到前面的服务总台。

  服务总台前还站着五个人,一名经理、一名二厨,两名服务员和一名收银员。

  我问他们:“已经这么晚了,你们明天还要按时来上班吗?”

  回答:“当然要来上班呀。”

  我问:“不能调班吗?”

  回答;“不能,这是规定。”

  我的心重重一沉,拿出五百块钱递过去:“实在抱歉啦!是我们耽误了你们的休息时间。这一点点心意就当是小小补偿吧。我一定劝大家马上结束,让你们赶快下班。”

  经理忙推回钱:“我们有规定,不能额外收客人的钱。谢谢您了。”

  我感到很过意不去,反复说服解释,但他们就是不肯收。

  一个操着四川口音的女服务员有些哽咽地对我说:“谢谢阿姨把我们当人看。您的心意我们领了。”

  我的心霎时被揪成一团!禁不住一把抱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什么也说不出来,泪水悄悄湿润了双眼。

  我大步回到套间,对大家说:“快十二点了,散了吧。服务员明天还要上班,咱们就别耽误他们休息了。”

  旧友醉眼朦胧地看着我:“姐们儿,你在美国把呆傻了吧?这里是中国。我们花钱消费,就应该享受这样的服务。大伙儿接着喝。”

  众人纷纷应声,表示赞同。

  我站着,环视他们一圈,什么也没说,愤而起身离去。

  我不知道他们是几点钟结束的。但从那时起,我多次拒绝了各式饭局的邀请,宁愿在家里喝粥吃面看书。我没资格,也没能力改变他们,但我有资格远离,眼不见心不烦。

  我常想,居高临下看人与平视看人虽是两种不同的动作,却表现了文明与野蛮的两种不同的价值观。

  为什么在西方的文明社会里,人们平视看人,极少发生类似“外卖小哥”受欺凌的野蛮现象?

  根子在哪里?每一个人都应该认真地思考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