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藏 | 给你上一课

2020-10-16 14:14:40 | 作者:梦无畏 | 点击: | 手机版
典藏 | 给你上一课https://www.sengzan.com/mingyan/27437.html

典藏 | 给你上一课

  家 乡 来 个 人

  有句古话,叫做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不,周日一大早,一个扛着蛇皮袋的小伙子来到建委宿舍大院门口,自称是建委主任宋光明的老乡,名叫赵涛,受人所托,给他捎来了重要的东西。

  门卫赶紧给宋光明家挂了电话,把情况一说,问放不放行。宋光明让门卫别放行,说我跟老家都几十年不联系了,这人八成是找我开后门的,不见!

  门卫遵命行事,不料小伙子却不肯走,口口声声说自己受人所托,一定要把东西捎到,而且还有几句重要的话要当面转告。

  门卫见撵不走他,没办法,只好再次请示宋光明。宋光明听了,有些好笑,心想这人脸皮还挺厚。他转念一想,反正现在没事,倒要看看对方能耍出什么花招,就对门卫说:“那好吧,你让他进来,我给他好好上一课。”

  很快,小伙子就按响了宋光明家的门铃。小伙子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看起来挺憨厚。他一进门,就放下袋子,很有礼貌地给宋光明鞠躬,自我介绍说:“我叫赵涛,是赵庄的,您老家宋家庄的宋二成是我姨夫,他听说我到这边来,就托我给您捎了点家乡的土产。”

  宋光明上下打量他一番,问:“小赵是吧?读书还是工作了?”

  赵涛说:“我今年大学刚毕业,现在还在找工作。”

  宋光明心里就有数了,此人八成是为了工作来找自己帮忙的,就说:“宋二成的确是我一个本家兄弟,但多年未联系了,他有什么重要的话让你捎给我?”

  赵涛说:“我姨夫让您有空一定回老家看看,老家现在变化很大,大家都挺想您的。”

  宋光明忍不住面露嘲弄之色:“嗯,这话的确很重要。还有吗?”

  赵涛眨眼想了一下,说:“我姨夫还说,您以后需要什么,想吃什么,就给他去个信儿,他会让我给您带过来。”

  宋光明点头,说:“好,我知道了,你回去也替我谢谢他。”顿了顿,又问,“完了吗?”

  不想赵涛却站起来,说任务已完成,就不打搅了。宋光明倒没想到他什么要求都不提就要告辞。一转念,宋光明心说这小子挺精明啊,知道现在唐突开口肯定会碰钉子,这是打算放长线钓大鱼啊。他意味深长地看对方一眼,说:“小赵,既然你来了,那就别着急走,来,你坐下,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挺有趣的。”

  讲故事?赵涛狐疑地坐下。

  宋光明喝了一口茶,说:“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我们就叫他小王吧。”

  开 始 讲 故 事

  小王家境一般,大学毕业后,有关系有门路的同学都找到了好工作,服从分配,去了一家县里的小工厂。

  有一次,小王坐火车出差,旅途寂寞,就跟坐在对面的一个旅客聊了起来。当他听说对方年轻时当过兵后,他就随口吹嘘道,我有一个朋友还不到四十就当上了团长。对方见他牛皮哄哄的样子,有些反感,不服气地说团长算什么,我战友还是将军呢。

  小王听了心里一动,嘴上却表示不相信,说吹牛谁不会呀。对方被他一激,当即说出战友的名字、职务、所在军区。

  火车到站,两人就下车各奔东西了。要是换了一般人,这不过是旅途中的一个小插曲,下车后就忘了。小王可不同,他是有心人,过了不久,他竟然真的去了那个军区。

  哨兵当然不让他进啊,他就指名道姓说我找某某将军,将军的一个老战友托我带给将军一点东西,还报出了这位老战友的名字。将军当年在连队的战友有很多,有的甚至连名字都叫不上,但他是个非常念旧的人,他听到哨兵的报告后,热情地接见了小王。

  一见将军的面,小王就拿出两瓶地方名酒,说这是您的战友托我带给您的。其实,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去超市买的。把酒交给将军后,小王如释重负,说虽然费了不少工夫,但还是完成了任务,不负所托。然后,他就向将军告辞。

  将军见他满头大汗,坐都不坐,连口水都不喝,心里很感动,觉着这小伙子很不错。半年后,小王第二次去找将军。将军听说是上次来的那个热心小伙子,自然要见。

  小王这次带了不少土特产,也不假借将军战友的名义了,说我来这儿出差,想起您,就顺便捎点家乡的特产给您尝尝。放下东西,小王就又告辞了。

  如此再三,小王就成了将军的朋友、座上宾。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将军早已经离休了,但和小王仍是朋友,逢年过节,小王都会打电话问候一下。

  所有人都认为小王攀上将军这棵大树,一定是有所图。但是,自始至终,小王从没开口求将军为自己办过什么事。将军离休后,常常忍不住感慨,说有些人交朋友是为了利用你,但小王不是。这么多年,他没让我办过一件事,没向我提出一个要求,这才是真正的朋友啊。

  真 正 的 目 的

  故事讲完后,宋光明盯着赵涛,问他有什么感想。赵涛满脸疑惑,问:“难道他费这么多劲,跟将军交上了朋友,真的没有任何目的?”

  宋光明等的就是这句话,“啪”一拍沙发扶手,说:“问得好!当然有目的。”

  宋光明说,托将军的福,他从小工厂进机关当领导了,这就是他跟将军交往的目的。

  赵涛更是疑惑:“你刚才不是说将军从没为他办过事吗?”

  宋光明反问道:“难道还用得着将军亲自为他办吗?将军的属下知道小王和将军是朋友,巴结他还来不及,有些事早就为他办了,小王的仕途自然也就一帆风顺。”

  赵涛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小王……的运气真好。”

  宋光明摇摇头,总结说:“不光是运气好,关键是头脑好,善于抓住机会,没有机会还能自己创造机会。你看,一次火车上的闲聊,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说到这里,宋光明嘲讽地看着赵涛,说,“小赵,我觉着你的头脑也不错,很有心机啊。”

  赵涛一怔,明白了宋光明话里的意思,他是说自己跟故事里的小王一样,也是为了接近他、利用他。赵涛的脸顿时红了,他狼狈地站起来,说:“谢谢您给我上了这一课……如果我猜得没错,故事里的小王就是您本人吧?”

  宋光明微微一笑,伸手做了个往外请的手势。赵涛站起来,也只能告辞。宋光明又喊住他,指指地上的袋子,让他把东西带走。赵涛说那是别人托我带给你的,你自己处理吧。说完,逃一样地开门离去。

  赵涛离开后,宋光明不屑地打开袋子,里面无非是红薯干、栗子之类。不过,还有一个挺厚的信封。不会是钱吧?他打开信封,里面却是几张黑白老照片和一封信。照片上的人都是自己的家人,既有自己小时候穿开裆裤的照片,还有父母年轻时的合影,信上写道:光明,多年未联系,近日祖房拆除,发现几张你及三叔、三婶的照片,不敢擅自处理,现托人捎给你。祝好。兄,宋二成。

  宋光明看罢一愣:原来这小伙子还真是受老家亲戚所托,自己却如此不近人情。

  他忙来到窗边,向下一看,赵涛尚没走出大院,急忙喊道:“小赵,你回来一下……”

  一个小时后,赵涛再次从宋光明家离开,走到没人的地方,拿出手机,拨通后兴奋地说:“爹,成功了!你从宋二成家里拿的那几张照片管用了……我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会慢慢来,这棵大树我一定会牢牢抱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