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生死攸关的三明治

2020-10-16 14:14:44 | 作者:且听风吟 | 点击: | 手机版
一块生死攸关的三明治https://www.sengzan.com/mingyan/27453.html

一块生死攸关的三明治

  本文改编自美国作家杰克·里奇(1922-1983)的短篇小说。他的作品构思灵巧,在日本结集出版后,曾两度入选《周刊文春》杂志的“年度推理小说Best10”榜单。

  姚人杰 编译

  保罗是一家小公司的经理,工作繁忙。这天他带来了三明治,准备中午时边工作边吃。到了中午,他刚拿出装三明治的棕色纸袋,一名男子就闯进了办公室。

  保罗定睛一看,原来是公司的员工钱德勒。钱德勒从兜里掏出一把手枪,将黑黢黢的枪口对准了保罗,说:“几个月前我发现了你和我妻子通奸。我一直忍耐,就是为了今天送你下地狱!”

  保罗企图辩解,但钱德勒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枪口始终对准保罗的脑袋。钱德勒发现了桌上的纸袋,拿了过去。“既然你过会儿就得死,吃不吃午餐也无所谓。这顿午餐就由我帮你代劳吧。”他掏出纸袋里的三明治,看了一下说,“原来是香肠三明治。我觉得三明治是人类最了不起的发明,方便易食。我们可以一边吃三明治,一边做其他事,比如读书、看电视,还有拿枪杀人。”

  他咬下一口三明治,咀嚼后吞下肚,微笑地说道:“你和我妻子一直很小心,没怎么露出马脚,这点正好对我有好处。当然,我会布置好现场,让别人觉得你是自杀丧命。除了我是你手下的员工,我俩之间没有任何其他的关系。”

  保罗插话道:“你妻子会知道,她会去报警。”

  钱德勒冷笑道:“真的吗?我表示怀疑。女人也许会为情人做许多事……但前提是情人还活着。一旦情人不在人世了,就是另一码事啦。何况她顶多怀疑我谋杀了你,但没有确切的证据。她吃不准自己的怀疑是不是真的,这种不确定会阻止她报警。再说,她会十分理性地告诉自己,没必要暴露你和她之前的情事。”

  “警方会调查每个人,他们会发现其他员工离开办公室后,你却留了下来。”此时的保罗嗓音里透着绝望。

  钱德勒又吃了一口三明治,摇了摇头说:“我可不这么认为,因为没人知道我在这儿。我先和其他员工一起离开办公室,再从后门悄悄溜进来。选择在午休时间杀了你,这真是个明智的点子。大家会在午休时间吃饭,会四处逛逛,也可能去购物。警察想要查明每个人午休时间在哪儿的话,会遇到很多困难。”

  钱德勒再次把手伸进纸袋去掏三明治,继续说道:“过去的两星期里,我一直等待着动手的机会。今天早上,我注意到你拿着装午餐的纸袋来了公司,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今天会忙碌得没时间出去吃午饭?”

  保罗舔了舔嘴唇,答道:“是的。”

  钱德勒掀起三明治上层的面包片,瞥了眼里面夹着的两根香肠,说:“据说科学家发现,人在压力大的时刻常常会胃口大增。比如我眼下就感觉饿得要命。”他微笑着说,“你确信你不想来块三明治?毕竟,这些三明治原本是你的。”

  保罗沉默不语。

  钱德勒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唇,继续说道:“人类进化到眼下这个阶段,却仍然需要吃肉。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一见到保持原貌的肉就会犯恶心,只有加工过的肉才吃得下去,比如香肠。我从来不敢碰牛排,想到自己在吃牛的尸体,我就会受不了。我也从来不吃稀奇古怪的肉食,真难以想象那些吃得下龟肉、狗肉、猴子肉的人!”

  保罗的目光停留在三明治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钱德勒一边端详保罗,一边说:“你也许觉得我有点儿歇斯底里,竟然会在这种时候讨论我的饮食习惯。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立即开枪毙了你。是因为我享受这种时刻,喜欢看你怕死的模样,还是说我惧怕开枪杀人?但就算我惧怕杀人,也可以向你保证,我现在满脑子只想干掉你。”说完,钱德勒耸了耸肩。

  保罗一边伸手去拿桌上的香烟盒,一边说:“你知道海伦此刻在哪里吗?”

  “你想和她话别,还是想让她来劝我别干傻事?很抱歉,我安排不了你俩的见面,保罗先生。海伦两天前去了外地的妹妹家,要一星期后才回来。”

  保罗点了根香烟,深吸一口,说:“我对死亡没有丝毫的遗憾。我甚至觉得,只有一死,我才会和这个世界无拖无欠。”

  钱德勒侧着脑袋,听不明白这番话。

  保罗继续说:“我爱过三个女人。海伦之前是碧翠丝,碧翠丝之前是多萝西。”

  钱德勒突然笑着说:“你打算拖延时间?保罗先生,我早已经锁上外面那扇通向走廊的门。如果有谁在下午一点之前回来,他也进不来。如果那人坚持不走,一直敲门,我会立即开枪打死你,再从后门溜走。”

  保罗凝视着手中的香烟,说:“我爱多萝西,我也确信她爱我。我以为我俩会结婚,也期待和她结婚。我准备好了婚事,结果到最后一刻,她竟然告诉我她不爱我,说她从头到尾都没爱过我。”

  钱德勒有些莫明其妙,继续咬了口三明治。

  “我拥有不了她,但其他人也不能拥有她。”保罗平静地说道,“于是,我杀死了她。”

  钱德勒眨了眨眼,盯着他看:“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

  保罗这时狠狠地捻灭了手中的香烟,说:“现在说不说出来有什么不同呢?我杀死了她,但那样还不够解恨。你明白那种感受吗?我恨透了她,我用刀和钢锯处理了尸体,往装尸块的袋子里装上石头,扔进河里。”

  钱德勒的脸刷一下全白了,开始相信保罗的自白是真的。

  保罗恶狠狠地盯住烟灰缸里的烟蒂,两眼仿佛会喷出怒火:“两年后,我认识了碧翠丝。她是个有夫之妇,可我俩还是好上了。在那六个月里,我一直以为她像我爱她一样爱我。但是,当我央求她与丈夫离婚,和我共度人生时……她竟然哈哈大笑,说我是个蠢蛋!”

  钱德勒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

  “这一次,用钢锯和刀子分尸还不够解恨。”保罗上身前倾,狰狞地说道,“我趁着夜色,提着装有尸块的袋子去了猪圈。在月光下,我看着那些被饿了两天的肥猪狼吞虎咽地撕咬尸块,吃完哼哼地叫,还想要吃。我看得痛快极了。”

  钱德勒听得睁大了眼睛,仿佛受到莫大的刺激,持枪的手也不由地哆嗦起来。

  保罗缓缓起身,拿起钱德勒留在桌上的三明治,掀起上面的面包片,然后笑着说:“钱德勒,你知道吗?肠衣买来时会装在圆容器里,五十英尺长的肠衣只要88美分,而一台灌肠机起码要35美元。做香肠时首先得让骨肉分离,再把肉切成大小适中的小块。瘦肉、肥肉和软骨缺一不可。钱德勒,你妻子不会抛弃你。她说只是和我玩玩而已。我爱她有多深,恨她就有多深!我恨不得让她粉身碎骨!我记起那些肥猪是多么爱吃……”

  保罗望着钱德勒充满恐惧的眼睛,镇定地说道:“你知道海伦现在在哪儿吗?其实就近在咫尺啊!”说完,保罗把那块吃了一半的三明治递向钱德勒。

  “啊!”钱德勒明白了自己吃下的香肠三明治是什么东西,感到前所未有的恶心,发出一声凄厉之至的惨叫。他丢下手枪,跪倒在地上,用手拼命地抠喉咙,最终精疲力竭,瘫倒在地上。

  五天后,在精神病院里,保罗从隔离病房的小窗户望着疯疯癫癫的钱德勒,而他身旁站着的,赫然就是从外地探望妹妹回来的海伦。

  海伦小声说道:“钱德勒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啊。我真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在公司里发疯了呢?”

  保罗叹气道:“说起来,这全怪三明治。”海伦听得一头雾水,她哪里想得到背后发生的离奇故事。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