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我最思恋的故乡

2019-05-21 12:23:35 | 作者:周爱君 | 点击: | 手机版
一汽,我最思恋的故乡https://www.sengzan.com/renshengganwu/1649.html   2019年的春晚,长春一汽作为春节晚会分会场,向全国人民奉献了一台红红火火、祥瑞欢乐的视觉盛宴。整场晚会的演出,盛满了浓浓的中国情结,在“奋进新时代,欢度中国年”的创意主题下,书写了浓浓的“家国情怀”。

  “家国情怀”,对每一个人来说,那是发自肺腑的,最温暖的心声;是藏在心底的,最坚实的心结;是悄然凝聚的,苦涩中的香甜;是挥之不去的,最根深的乡愁。
一汽,我最思恋的故乡
  长春一汽,这里,是我的故乡,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时代是在这里度过的,拳拳之心,包裹了数不尽的浓情蜜意,这里,寄予了我一生的魂牵梦绕,那些盛满了许许多多美好记忆的故事,细致地刻在了这块土地上。

  最让我感到骄傲的是,2017年,一汽老城区被评选为首批“中国历史文化街区”,从此,我的故乡成为了中国历史名城,成为了中国文化遗产。这座有着深厚近代城市底蕴的汽车城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所仰慕,成为中国建筑历史文化的一张名片。

  一汽刚刚建立的时候,名字是“第一汽车制造厂”,又被称为“中国汽车工业的摇篮”、“共和国工业的长子”。当时的汽车厂,可谓人才济济,国家从全国各地调来了专家、技术人员,开始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国汽车创业,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一汽,已经成为中国汽车工业的巨头。厂里的职工骄傲地称自己为“汽车人”,称脚下这片土地是“汽车城”。

  我的父亲是建厂时从青岛调来的,父亲从24岁来到这里,无怨无悔地把一生献给了祖国的汽车事业。很小的时候,父亲领着我和弟弟们来到一号门,参观当年毛主席挖下第一锹土、并在此题词的“第一汽车制造厂奠基纪念”的汉白玉纪念碑,让我们记住我们是光荣的汽车人的后代。还记得,学校组织我们参观总装配厂的流水线,当我们亲眼看到一个个零散的部件,在传送带上慢慢向前滑行着,转眼之间就在汽车工人的巧手下组装成一辆辆完整的汽车时,心里的激动、兴奋和幸福感真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在汽车城里,汽车人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中国的第一辆汽车是咱们一汽造出来的”,说这话的时候,伸着大拇指,扬起的脸,洋溢着幸福、自豪的神采。

  前几天同学聚会,安排在一汽厂区的一家饭店里。我约了几个同学特意早早来到厂区,想看看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我先来到我家住过的61栋,摸着熟悉而陌生的大门,我有些激动,小心的开了门,60多年前盖的房子,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干净、整洁。顺着熟悉的水磨石楼梯上到二楼,真想敲开中间那扇门,看看能不能再找到小时候留下的什么痕迹,举起的手在空中停了停,终于,还是放下了,还是不要打扰现在的主人了吧。看看左边的门,原来住的是光玉家,右边的门,是丫球的家,他们现在都好吗?

  我们住的房子是建厂时盖的,俄式建筑,风格独特,清水红砖墙,斜坡式屋顶,房檐下翘檐斗拱,红墙绿檐灰瓦相应,楼房样式不拘一格,空间尺度宜人,又有围合式院落的亲密感,门前花团锦簇,绿树成荫。六十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花园车城”的美称。每当春夏季节,清晨,屋檐下小燕子在窝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门前花丛草木间,孩子们抓蝴蝶、逮蜻蜓,乐此不疲;秋冬季节,霜雪寒冰在每个楼前会聚集成一块冰上基地,抽冰猴、拉爬犁,打出溜滑,大人孩子肆意玩耍。现在来旅游参观的人多了,都纷纷赞叹这里的独具特色。

  我们的住宅当时是很前卫的,楼房不高,最多三、四层,每个单元里有宽敞的洗手间,设置有冷热水管,常年热水不断;独立的厕所是蹲式冲水马桶;厨房做饭用的是煤气。房间里红色的地板,白色的墙面,每隔几年,厂里就会统一给粉刷一次。每家的家具如床、柜子、桌椅等等都是按人口统一配发的。

  邻里之间,因为来自全国各地,说话南腔北调,十分有趣,但是相处的像是一个大家庭,鸡犬之声相闻,往来频繁不断,谁家包了饺子,送给各家尝尝,谁家缺啥少啥了,我家有先用着,谁家遇着难事了,左邻右舍帮忙。难忘的是,过年时各家互送年夜饭,南味的北味的,我们都嚐了个鲜。

  打扫公共卫生,不用动员,各家都可积极了,楼梯走廊脏了,楼上的住户主动冲水打扫,楼下的住户马上接力往下清扫,不消片刻,准能让楼道焕然一新。就连门前院落里的草地、方石路也是经常在热闹有趣的氛围中就被大家自觉地打扫的干干净净。

  我们又来到一汽实验小学,那是我的母校,因为放寒假,大门紧闭,我们指着窗户辨认着,那是大礼堂,那是音乐教室,那是图书室,一个同学说了一句“走廊的墙玻璃当时还是隔音的呢”,脸上带着一副留恋的表情。

  共青团花园,曾经是我们每天玩耍的地方,樱桃树还在,那时候水果少,摘樱桃成了我们最惦记的事儿了,记得为了吃樱桃,我总是把自己的腿和胳膊弄得伤痕累累。我们特别喜欢在傍晚时分的雨后,在共青团花园看天边的彩虹,那撑开在天幕中美丽无比的画面,现在想起来该是多么有眼福又是多么奢侈。在这里看日落也是很惬意的一件事,当日落西山之际,那滚圆的火球由高至低,由黄变红,由慢而快,最后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落下去的景象,不亚于清晨太阳从地平线喷薄日出时的让人感动。母亲一遍遍喊着回家吃饭,嘴里应和着,却还要等看够了天边的火烧云任意游动、变换着各种姿态,编排出各种有趣的画面后,才悻悻地肯离去。

  匆匆岁月雕琢了我们的容颜,可我的故乡仍然是当年的模样,楚楚动人,我最留恋的故乡,你是我心中那块最柔软、最美丽的地方,乡愁,绑定了人的一生中最美的回忆!

  一汽,我最思恋的故乡,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