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路

2020-06-30 17:53:31 | 作者:哆冷 | 点击: | 手机版
寻路https://www.sengzan.com/renshengganwu/18747.html

  山间的寺庙整晚沉睡在云雾里,直到天边的第一缕晨光穿透薄雾,诵经声隐约清晰后,才漏出真容,每天如此。

  寺庙离的很远,每天偶尔一瞥,既是云淡风轻。想象不出,僧侣们是否也会存在烦恼?如果有,是因为经书高深不解、困惑恼怒,还是为那香火之争,或是昨天的美女香客瞅了一眼差点毁了大道,亦或者是被手机里的缤纷世界乱了心田,都不得而知。

  曾经去过好几处寺庙,有的在闹市无人问津,有的在山野门庭若市。进去转转,虽说不信佛教轮回却也不敢有丝毫不敬,更不曾许愿,也不会让随行的人随意许愿,只是因为担心万一实现了,还得不远千里回来还愿,头上三尺有神明说的就是如此。

  闹市里的寺庙一般都隐藏的很深,整体布局也很小巧,里面的僧人很少,偶有附近居士、老人来此居住,帮着打扫小院卫生、擦拭佛像微尘。去小庙,每次都是趴在殿前的护栏上晒晒太阳,看看雕刻在墙壁上完全理解不了佛经,享受难得的惬意,难得的心如止水。大庙多得是气势恢宏,是给人当头一棒的震撼,僧人多,游客也多,每次转都只是当成风景去看,当成历史遗迹去观览,运气好碰到有游客一掷千金,深感惊叹,好是虔诚。

  现在不会主动去寺庙,若是路过也会进去看看,纯粹的当成风景去浏览,想我只是一钵水里八万四千虫之一,甚至不到之一,也就心安理得不怕佛祖怪罪我的不诚,可转头一想,一粒米尚且大如须弥山,那以后就得多点敬意了,得奔着文化底蕴去。

  闹市小庙终究是少的多,大庙又在名山处,不会去。扪心想过,如此做无不是寻求一处安静之地,吹吹风,静静心,为何不换一种方式?亦是别有一番风景。

  沿路的风景是不错的选择,每天散步走过的那条小道变化很小。小路两边的树叫不上名字,一边的树从我看到那天起就没变过颜色,郁郁葱葱,另一边的树有过绿意盎然也有过落叶纷飞。特别是在深秋,仿佛置身两个季节。曾不止一次怀疑过,当年设计给这条小道栽种树木的人绝对是一个有情趣的人,普通人是不会去注意一条小道的风景变化。

  漫步这样一条小道,戴着耳机,轻乐缠绕,放空身心,仿佛身处自然,又仿佛置身事外。就这样慵散的漫步,随心所欲,一路常青,四季为伴。

  只是如今,那条小道也不再行走,风景未变,只是散步已经不能令人心静。也是终于发现,心若不止,到哪都是浮萍,解决之法还要想想,勿向外求一定是可行的,佛教参禅,道家悟道,就是这个理。

  坐着静思,随手翻起桌上一本书《沧浪之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管它环境如何变化,我自任尔东西南北风。旁边放置的《悬崖边的名士》鄙视了我一眼,风骨呢?你们的风骨终究对于我太过理想,竹林中的酒劲酣畅、潇洒放流,这不是凡夫俗子的世界。斗志呢?翻书风掀起《悟空传》,“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瞬间既是斗志昂扬,转瞬一想,只是一时的空中楼阁,底气不足。

  风把窗帘吹起,窗外的灯火映入眼帘,一闪一闪……突然茅塞顿开,一开始可能就是错了。一味寻求静心,寻求的过程就是静心,寺庙的晨钟暮鼓,小路的景致变换,书本上的圣人真言……只是每个时间段静心的方式不同,正如修路,需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不可呆板。“路漫漫兮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个永远前行的过程,每一步都是静心。

  走出房门,看星星点点,“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如释负重。

Tags: 寻路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