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疗愈中寻找阳光

2021-02-19 11:48:07 | 作者:张雅琦 | 点击: | 手机版
我的前半生,疗愈中寻找阳光https://www.sengzan.com/renshengganwu/28288.html

  我的前半生,疗愈中寻找阳光

  ---由作者真实故事改叙述

  笔者:张雅琦

  不是每个人都像温室里的花朵一般,含着金钥匙长大,在我不堪入目的成长经历中,我似乎读懂了真正的疗愈和救赎只有我自己。

  父母离婚的时候,我4岁。离婚的原因很简单:家暴。

  父亲多疑并且有暴力倾向,经常殴打母亲,母亲不堪家暴,最终提出了离婚。当时母亲有争取过我的抚养权,但法院最终把我判给了父亲。

  母亲离开后,我跟着奶奶生活,奶奶带我到9岁时,父亲娶了继母。自从继母来了以后,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现在我自认为已经疗愈了,但时不时,还会被梦魇缠绕。

  这个故事一开始就显得沉重,那不如先插个点段子缓和气氛吧。

  以前听过的一个段子:一个刚结婚的小青年问朋友,“为什么媳妇儿和我妈关系总不好,但和我奶奶关系好得很”,朋友左思右想,然后告诉他说,“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啊”。我想一个家庭里,一个男人那么多女人,女人之间,无论是不是有意,多少都会有点“竞争”吧。争夺同一个男人的“爱”。

  继母来了之后,总是用尽办法挑拨我和父亲的关系,也挑拨奶奶和父亲之间的关系。奶奶还好,委屈会受点儿,但毕竟是长辈,继母和父亲不管是出于情理还是法,不敢太为难奶奶。可我呢,从继母来到这个家庭,从我九岁到我上大学以前,我过着这样的生活:一般是三天一小打,一周至少一次男女混合双打。父亲甚至用烟头烫过我,还提着刀子在我面前挥来挥去地吓唬我。

  我上初中时,有次期中考没考好,继母拿特别粗的棍子打我,我跑到奶奶那里,奶奶不是不关心我,但也只能眼真真看我被打,当然,我也担心他们会误伤奶奶。

  奶奶一把鼻涕一把泪,无奈地说,她也没办法。我很心酸,一是为自己,二是为奶奶。看着这个年过半百的奶奶,虽然他们打的不是她,却让她也笼罩在打骂声、哭泣声的阴影中,我更觉得整个人生灰暗无比。

  那时候每天都活在心惊胆战之中。还记得我才上初中时,继母对父亲说我不尊重她,说我很任性,后来他们不允许我吃饭,让我自己做自己的饭。到后来,到了饭点我都要忙着做饭,我每天放学回来之后要抓紧时间做好饭,日常担心他们会在吃饭时对我发火。因为几乎每次,他们都嫌我做的饭不好吃,从而引出更多关于我被他们嫌弃的话题,说到要紧处,难免会情绪起火,而我就需要忍受这场“大火”的灼烧和熏烤。

  我从小就没什么朋友,一方面,他们一直认为交朋友会影响我的学习,影响我的成绩,严格地把握管束起来。另一方面,别的孩子别的同学也不大和我交往,也许他们有的是因为知道我的家庭情况,也害怕接近我会惹麻烦,有的呢,可能是我显得太不合群了吧,自然也不会对身边的人产生吸引力。如果说恐惧是我成长的关键词,那孤独,则是我成长之路的底色。

  一直以来,父亲和继母对我的控制欲都很强。就算我已经成年了,出去买个东西,我都被规定了返回的时间。只要我过了那个时间还没回家,一串串电话就会不停地打来。甚至在我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以后,他们还是在很努力很用力地试图继续控制我,这种控制,甚至对我的工作,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有时候我宁愿去幻想,这真的只是出于对我的关心。可出于关怀关爱的保护,和控制有这本质的区别。以爱之名的控制来对我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和虐待如果是爱,这完全就是对爱的误解,这样扭曲的“爱”我一度想逃离。

  大学毕业后不久,我就结婚了,那时候我想,我终于有自己的家庭了,我终于能摆脱此前种种,终于可以结束噩梦。但我不曾想到,我是从一个噩梦中跳出来了,却又毫不考虑地陷入另一个噩梦,另一个深渊。

  回想起来,一开始的时候,日子也很甜蜜。我极度没有安全感,所以当老公出现时,他对我的好,让我觉得我像有了港湾的船,有了大海的鱼,有了泥土养料的花。那时候我觉得老公就是我的全世界,我的任何做法,任何想法都围绕着老公转。

  老公是个喜欢折腾的人,那时候他有自己的梦想,对仕途也有所追求。他喜欢结交朋友,全然一副阳光青年、进取人生的态度。他积极进取的生活态度,蓬勃的生命力和精神力,和从前的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的活力是我从前不曾拥有的东西,对我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结婚以后,他对我也有要求。当时他说,就算是女人,也要有自己的梦想。才结婚的时候,我在电力行业国企工作,想着为了可以有时间照顾家庭,可以能有更多时间和他在一起,同时也是想着要符合老公追求仕途的意愿,我开始备战公考,而最终,我考上了,如愿以偿,也为自己骄傲。

  在我折腾了这么些个日子以后,他开始冷落我。从备考开始,我们之间其实已经出现一些隔阂,备考压力之下,我确实有些紧张、偏执,但我想那都不是他可以用来冷落我的理由。两个人在一起,共同生活,这段包容,应该是要有的。

  我们生活在钦州这个小城市,我考的是县城的公务员,为了能跟他在一起,我又一次折腾,如愿以偿,我被借调到市区工作。

  那时候我发现,我们的关系有了细微的变化。我每天下班回到家中,满怀期待等待他回家,哪怕是分别的一天也会觉得小别胜新婚。但渐渐地,却也发现,我们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多。我从多次的争吵中了解到了他严重的我:无趣,不顾家,不像个妻子,怎么做他都不满意。很多变化,其实也是在我考上公务员会才出现了。我按照他的意愿去折腾,结果折腾一番后,他认为是我的错。我心理很委屈,很多次想大声四口,告诉他,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达到你的标准有多努力,你知不知道其实我真的很努力。

  最终,早2019年的秋天,适合离别的季节,劳燕分飞的季节,我们还是离婚了。从2015年10月到2019年5月,这段持续了四年的婚姻终于结束了。那时候我觉得天都塌了。才离婚的我也特别想不开,甚至还去纠缠他,不断去联系他。

  离婚的时候我才知道,他还欠下了一笔债,但是欠债并不能让一对结发夫妻分道扬镳,让原本完整的家庭支离破碎。从前我对此毫无所知,可是这个时候他却还来怪我。这件事,现在想起来,我依旧觉得委屈。我对这段婚姻的想法,我只是希望我们两个人可以携手终老,共度余生,事实上我从来没有逼他必须去挣个仕途,必须大富大贵。

  离婚不久之后,他有了新欢。而这个新欢其实可能在我们婚姻续存期间,他们就有关系,这个人插足了我们的婚姻。然而,可能也只是我的猜想吧。

  后来我越来越明白和清醒,他兴许在离婚前就已经和新欢有暧昧之事,条分缕析,这个人的出现可能更早。可当我现在想起来,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澜,我想我是真的放下了吧。

  离婚之后,我也回到了原本的县区工作,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挣扎煎熬,我也开始反思,生活要继续,从前的我总是很卑微,没有安全感。其实我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其实我还年轻,其实重新开始未尝不是好事。回到熟悉的县区,我想,是时候打开自己放开自己了。我慢慢试着和同事相处,去医院开药调理圣体,同时也在释放自己,调整自己。

  痛苦慢慢在释怀,只是偶尔想起往事,还是忍不住一心酸,一颗心就想被麻绳拧紧又松开,拧过的痕迹,依然不能舒展。

  这两年来,我也收获了很多东西。我开始尝试主动打开心扉,接纳别人,尝试和同事慢慢相处,这让我觉得工作也轻松了很多。从前心里有很多酸楚,精神状态也不好,在中药调理之下,身体和精神也好了。放平了心态,我开始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甚至觉得比刚结婚时还年轻。

  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在离婚的时候,一直苦苦纠缠不放,也真是可笑。

  当我能够这样平和地叙述我的婚姻,我的过往,我想这也是一种成长。其实现在的我已经焕然一新,但我也知道,原生家庭带给我的影响可能依旧会持续一生,我能做的就是,过好今天,把握当下,珍惜眼前。对于失败的婚姻,我也真正反省了,我不应该就是太过于焦虑,其实安全感都是自己给自己的。没有谁会是你的全世界,也没有谁能拯救你曾经千疮百孔的世界。面对以后,自己才是最大的筹码。

  很多朋友问我,我对于以后的婚姻如何考虑。也有人觉得我会不会自此对婚姻、对家庭失望。

  怎么会呢,一切过往,皆是序章。未来还长,我相信会遇到一个有责任心,能够理解我,能互相包容的。总有这样一个人,他知道你受过伤害,能够治愈你的那个人才是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