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梅岁月

2021-03-09 16:30:32 | 作者:高翔 | 点击: | 手机版
落梅岁月https://www.sengzan.com/renshengganwu/28405.html

  梅花在湿冷的空气中旋转着,飞舞着,轻巧而又高贵地一点一点轻轻落向地面。花瓣坠地的那一刻,悄无声息。青草地上红色的影子被雨点打湿,混合着地上的尘土,模糊成了一团又一团红色的光影。

  那时我十七岁,当父亲和母亲为着生计在四处奔波劳碌之时,弟弟得了一种怪病:他精神憔悴,成日卧床不起。这无疑给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又加上了重担。弟弟不得不暂时休学,按照弟弟自己的话来说:他的人生看不见一丝曙光。

落梅岁月

  而这时的我喜欢在校园里赏梅花,当我抬头看着枝头上点点婀娜的时候,我的思想就会随着一团又一团红色的影子飘得无边无际。在人们传统的印象中,梅花傲雪斗霜,在寒风中挺立在枝头。但我却注意到了她从枝头飘落的样子和这满地的红色的影子。我当时总是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而现在想来,也许是一种震撼。

  “你给她写过信了吗?”

  “没......没,还没有。”

  那时的我喜欢上了一个班里的女孩,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她的样子,我只知道她留着干净的马尾辫,和戴着一副干净的黑框眼镜。有的时候,喜欢说不出什么缘由,往往很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当我空闲下来的时候,或者发呆的时候,亦或是向窗外眺望的时候,我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她的样子。

  “你为什么不给她写信?”

  “我......我不是很敢......”

  父亲告诉我:男子汉大丈夫。父亲用他的实际行动向我证明着,他一个人扛起了这一整个家。母亲有的时候心里实在承受不了压力了,她向会父亲抱怨:

  “为什么我就这么命苦?”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隐隐约约地听出父亲的声音带有一丝颤抖。

  母亲生过很多病,做过很多次手术,其中有两次甚至有生命危险。母亲有的时候会说自己命苦,但她总是笑着说的,更像是一种自嘲。

  但我也许生来就是这般的唯唯诺诺,小心谨慎,我很多时候没有一个简单的脑子,甚至爱胡思乱想、多愁善感。父亲说,我没有一个男子汉应该有的气摡,这我当然同意,但是无论我怎样努力的改变,我都无法做到像父亲一样像一座山一般坚挺。

  这也许是我的性格造成的,别人看到的梅花往往是在枝头傲雪斗霜,而我却喜欢看一朵又一朵红色的影子飘零的样子,喜欢看地上一团又一团模糊的红点。

  放寒假了。天空好像被一层灰蒙蒙的布遮着,下着小雪,我一个人等在校门口,今天是父亲开车来接我直接回老家。平常我总是赶公交,公交站离学校要走一小段路,走着走着身上也就有了热气,在等公交的时候,也就不觉得那么冷了。而今天我一直站在原地,牙齿有些微微发颤。

  突然之间,我的眼前走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是她!那个我喜欢的女孩。

  “你在等车啊?”

  “噢......噢,是的是的!”

  “今天家长来接?”

  “嗯......嗯,是的是的!”

  之后我们两个一句话都没有说,她似乎好几次都回过头来看我,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下意识地避开她的目光。最后,她父亲的车来了。

  “下学期见!”

  “再......再见!”

  后来那个女孩并没有在新的学期出现,听伙伴说好像是出于什么原因转学了,那个时候我和伙伴就在梅花树下走着,我有一些淡淡的失落,不知道怎么回答伙伴。我盯着地上一团一团红色的雾,感觉自己沉醉在一个梦里,一个似是而非的梦里。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我依旧喜欢去校园里的梅花树下看梅花,我喜欢看着梅花高贵而又优雅的一点又一点的飘向地面,在地上变成了一团又一团粉红色的雾......

  再后来弟弟的病奇迹般的好了,我也考上了大学。现在回想起这些岁月,不知道父亲是如何撑起这个家庭的,不知道母亲是如何挺过这些压力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过着每一天的,总感觉是做了一场朦朦胧胧的梦,梦里有着一团一团红色的梅花,她们从空中飘落下来,在风里成了一团一团迷人的雾。

  备注:真实姓名(笔名同):高翔

Tags: 岁月 落梅

  • 上一篇: 乡“情”
  • 下一篇:给女儿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