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你当英雄,你一定要快乐

时间:2019-07-29 | 作者:岭南 | 网站:www.sengzan.com | 热度:186°C | 手机版
不需要你当英雄,你一定要快乐https://www.sengzan.com/renshengganwu/3000.html

  外嫁的大姐回来了,她住的地方离我们较远。母亲在世时,她每年回来陪几个月,母亲去世后,她回来的时候比以前少了。

  她今年六十岁了,头发全白了,一如生前我母亲的样子。好在她的身体一直比孱弱多病母亲好很多,问起我家小子上学怎么样时,那双眼极像我母亲。

不需要你当英雄,你一定要快乐

  她不停对我妻子说起小时候我的一些事,说我小时候夏天一直不穿裤子,整天光个屁股到河中逮鱼乱跑,身上晒的像个娃娃鱼。后来到要上学了,妈才打着他,他哭着才穿上,放学后一到家又光着屁股。后来老师从我家经过,吓的他才不敢不穿了,从那后就不会骂他也会正经起来。妻子听的眼睛不停地眨说,会吗?真的吗?还说我从小很乖,不会骂人,有些队上的年轻人常常把我架起来放到很高的树叉上,自己又不敢下来时,只会静静地看着别人笑,等到家里人来时才会哭。他是我家最小的,只要他开心,没人打过他也没有骂过他,天天疯的不见人影,一到晚上到处喊叫吃饭才回家。妻子哦了一声,原来现在天天在外工作,不能和我们在一起,这早就有了原因啊。

  第二天,我和家人与他们一起到住在老家的二姐家玩。二姐依然霹雳性格,她和她小孙子站在公路边等我们。我们才一下车她就大声叫:咋这么慢?我们等了好久了。快快回家,来宝贝儿,我们把肉都煮溜(熟透)了哦,香的很哪。一通话没毕,早抱起大姐最小的孙子走在了前面。

  二姐家现在因新农村改造,水泥路铺到了家门口。她的儿子女儿们都站在门口笑着,家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嚷嚷了半天终于安静下来,大人们坐着看电视,小子们玩玩具。

  才下过小雨,四周空气很干净。蓝蓝的天空很高,只飘了几朵白云。轻风一阵阵吹过门前田中的谷子,谷子已多半成熟勾着头,风过像是在点头一溜儿过去。一群麻雀一惊一咋地从这田飞起,到另一田落下偷吃谷粒。这麻雀家族好像永远就剩下这套衣服,所以虽然个头小,但总是群体出现。唰一下到东唰一下到西,人们总不会误认为是燕子,那衣服真麻到家了,很好认。

不需要你当英雄,你一定要快乐

  门前一棵不太高的树上结了几个还没有成熟的罐罐梨,倒垂着像小葫芦。三个小孙子早不玩了,站在树下边指边跳说,我要这个,那个是我的。

  二姐拿来树勾勾就要打梨,大姐一把拉住,没有黄(成熟),你打下来他们也没法吃呀。二姐说,他们要呢,让他啃去。老幺当年这么大早偷人家的果子了,怕啥,你看他现在还不是人高马大的吗?妻子在我身旁拧了一下我的胳膊,脸上笑有点特别。大姐说,好了好了,那些年是那些年,那些年不是吃不饱么,现在吃生的也怕把肚子吃坏了呢,回去回去。让他们吃那些红了的西红柿,不咋(要紧)的。

  小孙子们一起仰着头大声地哭,眼中一点泪水也没有。

  我对已成大人的外甥说,小河里还有鱼吗?他说有哇,就是小的很,也多。我说,叫上他们,我们去用撮箕端鱼儿吧,不然他们不罢休呢。一听说我们去逮鱼,三个小孙子高兴了全要去,我们一路六人,拿了一个小塑料桶二个撮箕到小河去了。

  小河真的很小,河流也不如当年那么胖了。只有打谷子的半桶那么宽的河面,水静悄悄地流。半边的流水半边干沙石,浅浅的水依在河边柳树下悄无声息地流着。即或是小滩,水也清的看见水底,水上面有绿黑色的水上蜻蜓,像是一架停止不动的小飞机。偶间也飞来几只田中的红蜻蜓,在水面上点一下那红红的尾巴,不知道是在加水呢或是在洗尾,一眨眼睛就不见了。

  河水浅的地方把撮箕口放低一直用力从一边撮向另一边,猛一下端起来,小鱼儿还不知道什么情况时,就成了我们的俘虏。有些小滩,水也有点深,但分明看见鱼儿在水中游。我和外甥低着头,撅着屁股相向撮几个来回。每次端起,撮箕中就有活蹦乱跳的鱼儿,自然引来三个小孙子夸张的笑声。让我们更努力地来来回回的撮,水早把我们裤子浸湿了。满河里除了我们的笑声外,只有河边卧着的一头老水牛咀嚼青草的声音。

  儿时的时光一下回到我的身上,和我一起的三代人一起欢呼着。当大姐到河边叫我们回去吃饭时,我们六人衣服全是水淋淋地。

  桶中几十条的小鱼让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愉快,我们一路笑着,一路往回走。当无意间和大姐眼光接触时,她那笑意的眼神中,我读出的是她当年的责备和无可奈何的舒心。我知道,如今的我已有快高中毕业的孩子了,不应该这么放纵的样子。但那亲情中最大的希望不就是,能看见亲人们开开心心过日子吗?母亲过世后,她明显的老了很多,对我们的眼光一下变得柔和很多。她回来看见当年一样的我,依然是长不大的我,我想这才是最真实的家吧。她背上最小的外孙子,对我说,快去把衣服拧干再穿,小心感冒了,仿佛是妈的口语。我一晃说,姐,没事,我身体好着呢。

不需要你当英雄,你一定要快乐

  今天她带着她的二个小孙子,小的一个才五岁。二个小孙子长的很可爱,一双眼睛老是看不够一样地乱转着。背上最小的孙子一会儿问这是什么呀,一会儿问哪叫什么名字呢,很是好奇。大姐呢,总是很耐心地解答:这个草儿叫狗尾巴,开黄花的叫苦麻菜,缠在小树上的滕叫没娘滕……

  虽然秋天到了,但那些绿色依然很浓,正如那快到收获时节的谷子,成熟的是谷粒,但那正当青春的杆儿才使得它不断获取养分,不断支撑着它慢慢成长。大姐频频回首对我说,田坎滑,你小心些。

  莫名记起一句话,你没有义务要变得杰出,你只有义务对自己诚实。我们不需要你成英雄,但你一定要快乐!

  看着走在前面的姐,我想说,我活的很真实,也不想当英雄,也当不了英雄,但我一直很开心。姐,你也要开心,因为妈不在了,我想这路上最好一直有你。

  岭南:宁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

  

  • 上一篇:缘来如此
  • 下一篇:新年感言
  •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