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病房外

2019-08-06 15:59:37 | 作者:李颖 | 点击: | 手机版
医院里·病房外https://www.sengzan.com/renshengganwu/3177.html

  佛说人生有“八苦”,“病”为其一。生而为人,怎能免为其列。

  近两年,一向很少进医院的我成为那里的常客。究其缘由,除了自己身患小痒医治,更多的却是探望亲友和陪家人去治病。几番下来,颇多感悟

  去年十一月,儿子眼角与鼻梁位置生一粉刺,后忽然变成脓疮,怎么点药膏都无济于事。医生说,此疮位于脸部危险三角区,一旦造成感染,危及眼睛和脑部。问其有何办法,答曰:“只能做小手术,进行引流消炎处理。”考虑再三,最后在医院做了小手术,将脓包切破引流,进行了局部处理。此后,每天带着儿子往返于医院间,去医院换药,做局部消炎。本想一个小手术三五天就能愈合,结果竟用了整整两周时间。每天看着护士从伤口处清理出来的脓液,望着贴在儿子鼻梁上的纱布和胶带,内心备受煎熬,感觉漫漫无期。待到那天医生终于说:“没问题了,明天再不用换药了”。我心头笼罩多日的阴霾一下子云消雾散。

  岁末年初,有一年逾七旬的亲戚因胆结石要做手术。那天早上,我赶到医院时,他已经进入手术室两个多小时。在门外等候的亲戚告诉我,再有半个小时就可做完手术出来了。长长的手术室门外站满了等候的家人和亲朋,每过一会,手术室门就要打开一次,就有一个患者的名字被喊到,就有一位刚做完手术的病人用手术车推出,其家人蜂拥而上,推着病人离去。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消逝,手术室的门每打开一次,我们总要凑上前去看一下,生怕听漏医生的喊叫。过了两个多小时,从手术室送出了七八位已完成手术的病人,和亲戚一同进去做手术的病人已经所剩无几了,但一直不见他的踪影。一个常规的手术,怎么这么长时间不出来,不会有其他什么事吧?门厅里,等候的人越来越少,我们开始有些焦急。中午一点多,他终于从手术室被推出来,医生说手术很成功,我们绷紧的弦瞬间才松弛下来。

  前两日,又预约给母亲做白内障手术。办完入院手续,就开始一项一项做常规检查。小小的县级医院,每到一处都是长长的排队等候的病人,我们也在检查处排队等待。一个早上下来,母亲空着肚子,只做了两项检查。到第二日,又做眼部检查,不知是机子故障还是医师操作问题,怎么也不出结果。在等待间隙又自费做了彩超,在胆囊部位发现有些问题。后来,又上机子再次检查,测了配晶的度数,接着做眼超,医生说眼底有问题,可能要影响手术的效果,但不能确诊,要等到隔日手术时邀请的专家做检查再说。

  接下来的几日,母亲在家滴眼药做术前的消炎。胆囊的问题到底重不重,还要做进一步的检查才能确诊。而最要命的是眼睛,马上要做手术,医生却说眼底有问题,不能保证术后的效果,我整日忧心忡忡,忐忑不安。我拿出此前在别的医院做的眼底检查资料,看到拍的片子上明明说没有问题。期间,我又找此前做眼底检查的大夫询问,得到的回答是以前有点近视,无碍手术。有了这个答复,我的心稍稍有些平静。

  手术那天中午,我们带着母亲早早来到医院,等候手术大夫的到来。大夫姗姗来迟。大夫又做了一次眼超,得到的答复跟前几日做检查时的一样。我又让他看以前拍的眼底的片子,大夫还是坚持他的论断,还让我们选择最后做还是不做。不做肯定今后越加看不清,做了也许无济于事,但也有恢复视力的可能。经商量,我们决定一定要做。

  穿过门诊楼,我们来到手术室门口,那里已经排满了要做同样手术的病人。经询问,母亲排在最后。手术据说很快,十几分钟就能做一例。站在门外,却感觉每一个手术都那么漫长。看着一个个进去又出来的病人,再看看手表,有一种望眼欲穿的感觉。终于,轮到最后一个做手术的母亲了。母亲换好鞋子,被护士扶着进了手术室。厚厚的手术室门紧紧的关上了。我默默地看着时间,十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十五分钟过去了,手术室的门开了,一个护士出来了,但不见母亲的身影。二十分钟过去了,手术室的门又开了,又出来一位大夫,但还是不见母亲。为什么这次手术时间这么长?不会有什么事吧?到三十多分钟时,手术室的门又一次打开了,这次母亲终于走出来了。只见母亲的眼睛上蒙着厚厚的纱布。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先到病房休息一会再回家。母亲在病房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后就回了家。

  第二日,母亲到医院拆了纱布,又做了检查,医生说视力恢复不错,又开了些药水要求继续消炎。到这时,我心中放了很久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在这些医院的来来往往中,我看到许多痛苦沮丧的脸,许多麻木无助的脸,许多心急如焚的脸,许多饱经沧桑的脸……我忽然开始钦佩那些医生和护士来。不为医术,也不为他们的服务。为他们能够每天面对那么多疾病,为每天他们目睹那么多痛苦的面孔,也为每天他们要处理那么多棘手的问题。我一直在想,要整天面对这些,需要拥有一颗怎样坚强有力的心脏?需要秉持一种怎样平和宁静的心态?需要练就一腔怎样坚韧不拔的意志?想起在医院里妻曾问我,你看在医院当大夫好不好?当时我不假思索的回答说,如果你喜欢这项工作,肯定会觉得好,如果你不喜欢那肯定不好。都说“医者仁心”,现在想来,除了个人爱好,其中也饱含责任担当,还带着成就感,当然也不排除为了生计所迫。

  走进医院里,是一种被迫和无奈,个中滋味不言而喻。站在病房外,是一种煎熬和考验,多少未知和不确定性在时刻左右着你的每一根神经。

  所幸,这几次我所经历的都是能够治愈的小病,虽有波折煎熬,但结果圆满。

  也默默期待,但愿家人亲友一切安好,今后能够少进医院。

  (作者:李颖,笔名木风,在职公务员,文学爱好者。)

  • 上一篇:新年感言
  • 下一篇:中元节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