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年味

2022-01-06 10:30:14 | 作者:凌纪元 | 点击: | 手机版
远去的年味https://www.sengzan.com/renshengganwu/44453.html

  远去的年味

  凌纪元

  春节,是中华传统文化核心传承中隆重的载体,烙印中国人深入骨髓信仰的胎记,具有不可替代独特的魅力。过年,有盛大辞旧迎新,敬天法祖,祭祀祈福,慎终追远,事亲尽孝的仪式感,是中华农耕文明绵绵流长的承继。吸引在外游子向往阖家团圆,标志每个人的年轮又转了一圈。也是人们一年辛苦劳作、喜获丰收后,享受生活尽情欢乐的日子。

  现在到年关,常听见议论年味愈来愈淡,我觉得是目前生活水平提高的原因?回想起八十年代后期,逢年关,熟人见面问:“办年货了吗”,回应:“备齐了”。我曾在九十年代的大雪纷飞天赶过乡村、县城、市里人声鼎沸、摩肩接踵,浓郁市井烟火的年货大集,天寒冷,心愉悦。我一年的收入悠然惬意撒在大集上采买,家里餐桌上美味佳肴,儿女的新衣服,全家的欢声笑语藏在大包小包里。

  我们家迁居省城后,我跟随儿女逛省城跨境买卖全球的年货大集,置身在肉山酒海、琳琅满目商品中,来自海内外芳香四溢、珍馐美馔也能上到寻常百姓过年的餐桌。而今,我盼过年的劲头淡了些,原因在于如今的生活,比照以前,几乎天天改善伙食。

  过年,我记忆深处最美好的开心兴奋,应该是六七十年代。我生活在豫西一县城里,当时物资比较匮乏,一年吃不了几次肉。今天你想找一天没吃过肉,还真不好找,每天在不知不觉中或多或少总能吃到肉。当年,我有两位发小,我们三家都是父辈在县城工作,是外乡人在当地生活的人家。我问他们:“咱们小时候没有年夜饭这一说吧”。发小回复“认真回忆,物资匮乏的年代,是没有年夜饭的说法。除夕晚上和大年初一中午美食皆是粉条汤或杂烩菜,数量不多的饺子,要供香先祖,再是长辈,孩子们只能吃十多个,就是过年了。即使大年初二贵客女婿上门串亲戚,仍然是喝粉汤、吃烩菜、白面馍,即是最高礼仪”。

  记忆中我家除夕晚饭,喝的粉条汤,也叫“头脑汤”。以粉条为主,有白菜、豆腐、猪血,还有我母亲老家豫北汲县美食“皮渣”。我母亲制作的“皮渣”,碎粉条、五香粉、葱花,加红薯淀粉搅拌成糊状,摊到笼屉上蒸熟,凉透切片,唇齿留香的滋味引我无限怀念!大年初一中午丰盛的烩菜大餐,烩菜里粉条、海带、木耳、皮渣、豆腐、白菜、红白萝卜,过年专有的红烧肉尤其使人垂涎三尺。母亲蒸的纯白面枣花馍、赤小豆馅豆包馍、糖糕、“牛舌头、佛手”油条,大快朵颐的味蕾盛宴,我留下沉醉其中、回味无穷的印象。

  过年,贴春联占C位。历史上第一幅春联,字面是什么有颇多争议。鉴赏宋代王安石名诗《元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元代刘秉忠诗句“雪消北岸寒冬去,花发南枝又一春”。名诗化成春联,所表达的意境、内涵我非常喜爱。“二十八贴花花”,家家户户的春联煞是好看。家里、街道打扫拾掇的干干净净,人人新衣新帽,个个神清气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近年来为环保禁止放鞭炮、焰火。过年,少了鞭炮助兴,失去些喜庆乐趣。当年,我十一二岁,记忆犹新过年期间,我着迷憧憬的事,放“麦子炮”。一挂一百头“麦子炮”一角钱,我也没有钱去买。有同学在“腊月初八”,就拿着一挂拆开的“麦子炮”,他时不时放一个炫耀。我缠磨父亲给我买一挂,父亲说:“过腊月二十三,买鞭炮时给你买”,父亲给我买的一挂“麦子炮”到手。我兴高采烈拆开,装到我自制木玩具手枪汽枪子弹壳里,点燃引线,手一挥“啪”一声,木手枪有“子弹”了。“麦子炮”塞到墙壁砖缝里放。将“麦子炮”掰开,围成一圈点燃引线,升腾起一片耀眼焰火,绚丽璀璨,各式各样的玩法让我不亦乐乎、欢呼雀跃,那年味历久弥新。

  文章创作者:凌纪元

  欣赏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读书状态。向往从容、简单、平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人生境界。

  退休后,拣起笔在报纸副刊版刊发90余篇散文

Tags: 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