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

2019-11-22 13:54:54 | 作者:心随缘 | 点击: | 手机版
过客https://www.sengzan.com/renshengganwu/5599.html

  过客匆匆,匆匆过客。

  海滨出生在一个有河的地方,因为他母亲特别喜欢家乡的这条河,更喜欢这条河里的水,所以给自己的孩子取名海滨。

  海滨还真的像他的名字那样,从小也喜欢河,喜欢水,向往着有一天真的能去大海边,真的能拥有属于自己一片天地,真正成为名不虚传的“海滨”。

  海滨和父母亲就住在村子东头的小河边,整天和小河为伴。海滨的童年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这条小河。小河有几道弯弯,河水啥时候涨啥时退,海滨都了如指掌。夏天和小伙伴们在河里洗澡摸鱼,冬天在河面上溜冰玩雪。

过客

  初秋的小河水已经有点凉了,海滨熟门熟路地来到了他常来的河边上,蹲下身,弯下腰,轻轻地捧起这小河水,品尝了一口,清凉清凉的,手里的水儿顺着手指缝又滴落到小河里,看着这潺潺流淌的小河水,看着小河两旁成熟的庄稼地,海滨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海滨,快回来吃饭。”

  听到母亲的喊声,海滨才把思绪从小河里收回。

  一进家门就闻到了香味,海滨知道母亲已经做好了饭菜。他连忙过去帮父亲收拾好桌椅,很快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就摆上桌了,海滨和父母亲一起围坐在桌旁。这是母亲专门为海滨做的送行“宴”,海滨要去市里上高中了。

  海滨的母亲可是村里小有名气的“厨师”。做的一手好菜,虽然都是些家常菜,可手艺不错,味道也不错。尤其是这“封肉盖饼子”,肉嫩饼薄,色香味俱全。海滨也最喜欢吃母亲做的菜了,最爱吃的也是这“封肉盖饼子”。无论是羊肉,鸡肉或大肉,只要经过海滨母亲的手这样一“加工”,就会飘出一股香味。再加上适量的佐料,等肉差不多快熟的时候,放上些土豆或胡萝卜,盖上事先准备好的饼子。这饼子是用手慢慢扯薄的,扯得越薄越好,也越能显示厨师的手艺。盖好锅盖让焖上半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吃了。海滨和父母亲有说有笑地分享这美味佳肴。母亲不停地给海滨夹肉,夹饼子,父亲也在一边劝海滨多吃点。

  “多吃点,儿子,去市里上高中可就吃不到你妈做的好菜了。”

  海滨边吃边点头。

  平常活泼开朗的海滨今天吃饭什么也没说。因为他心里想着事呢。

  “海滨,什么时候想妈做的菜了,就回来妈给你做。”说着母亲又夹了一块肉放进海滨的碗里。

  “谢谢妈,我吃饱了。”海滨终于说话了。

  “爸、妈,我吃好了,一会就去市里了,我和同学约好一起去,你们也别送了。我走了以后,您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海滨像个大人一样的叮嘱父母。

  “海滨,你放心去吧,我和你爸会照顾好家的。倒是你一个人去外面,要照顾好自己,想家了就回来……”母亲越说声音越哽咽。

  “妈,您放心吧。”

  其实,海滨的自立能力还是很强的,从小就帮家里做家务,洗衣做饭样样会。父母亲还是放心的。

  正说着呢,海滨的同学来叫海滨出发了,同学的父亲开车去送他们俩。海滨和同学带上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切行李家当上车了。海滨的父母亲目送小车消失在远方的远方。

过客

  海滨坐在车上,透过车后窗一直盯着父母站立的方向,盯着这条小河,盯着生活了十几年的小村庄。车越走越远,父母亲的身影模糊了,小河的轮廓模糊了,村庄的模样模糊了,海滨的眼睛也模糊了。这是海滨第一次有一种难舍难分的感觉,第一次有一种小河很陌生,村庄很陌生的感觉,仿佛自己只是一个匆匆过客。

  海滨到市里上学以后,回来看小河,看村庄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三年高中也就高一寒暑假放假回来了几天,还帮父母做了农活。几乎没时间去那个曾经熟悉现在陌生的小河边了。高三的时候,因为学习紧张,父母亲干脆去市里开了家餐馆,边打工边照顾海滨。就这样海滨真的离开了陪伴他长大的小河水。村庄里没有自己的家,小河边没有了自己的房子,他便真的成了村庄的一名过客,成了小河的一名过客。

过客

  高中毕业,海滨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离海最近的城市里的大学。又一次离开了上高中的城市,离开了父亲的小餐馆,离开了那短暂的美好回忆,再一次成了一名匆匆过客。当他第一次真正站在海边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村里的那条小河,想起了那清凉的河水,想起了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想起了匆匆离开村庄的情境。

  海滨情不自禁地弯下腰,捧起一捧海水,用舌头舔舔,呀,喊的,全没有家乡小河里的水那么甘甜。海滨站在大海边,任凭浪花飞溅,海风吹过,眼睛湿润了。遥望家乡的村庄,还有那村庄里的小河,小河里流淌的清凉的河水,仿佛自己又回到了童年,又回到了小河边……

过客

  匆匆过客,过客匆匆!

  图文:许建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