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散文精选>

散文诗歌_散文诗_经典散文_优美诗歌散文精选

    • 女人,美的

        女人,美的  文/吴琼  人们似乎总能把女人跟美联系到一起,从外表上看,女人的世界是五彩斑斓的。花花绿绿的盛装衣裙翻飞,口红点上嘴唇,粉底罩上脸,青丝散在风中或是高高绾...

      发布于 2021-07-23 阅读:147

    • 紫色薰衣草

        紫色薰衣草  文/吴琼  提到花草树木,很多人似乎对薰衣草这种花情有独钟。在各种各样的小说或影视剧中、旅游度假的去处等,种植着一大片紫色的薰衣草,总是格外能够吸引...

      发布于 2021-07-22 阅读:363

    • 珍珠梅

      珍珠梅 七月的小城有一树花悄悄开放形如珠玑神似雪梅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珍珠梅  在公园的角落里茂盛生长株丛丰满枝叶清秀满树绿叶点缀着白色的花正值盛夏缺花的季节珍...

      发布于 2021-07-16 阅读:534

    • 春天陌上花开

        春天陌上花开  文/于世涛  突然发现,雨后的春天是如此的美好。春风拂面,天空湛蓝,白云朵朵,阳光暖暖。也许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缘故,对大自然总有那种与生俱来的亲近和亲...

      发布于 2021-07-15 阅读:349

    • 蓝玫瑰

      那阵烟火的气息在人间游荡着,人们观赏着它绚丽的舞台是多么的柔和而自然。即使是错过了落日的余晖,也有满天的星辰等着你。 她经过喧嚣的人世间,只留下了一支蓝玫瑰。它...

      发布于 2021-07-14 阅读:425

    • 晨曦

      晨曦晨曦,挥洒大地 脚步,不停不息 无尽的黑暗,已然在脚底 浩渺苍穹,是穿透心灵的晨曦 苏醒的城市,现出希望的生机晨光,温柔以待 携晨风,私语细细 抚过凸起的山峦 划破水面的涟漪 鱼...

      发布于 2021-07-11 阅读:408

    • 亲爱的党,生日快乐!

      亲爱的党,生日快乐! 100年前的今天,一条红船在南湖起航100年前的今天,工人阶级在中国领航100年前的今天,中国共产党光荣诞生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中国共产党的诞...

      发布于 2021-07-01 阅读:564

    • 剩下的盛夏

      新一轮的盛夏如期而至木窗外的树藤悄无声息又葱郁了我的一季时光我躺在树藤下慢慢抬起左手指缝间一点一点抓住了斑驳树影的细碎的光那是无数个已经走远的昨天在我永远够不着...

      发布于 2021-06-24 阅读:284

    • 有个“误读”闯进来

        我们这代人年轻时,干了几件自以为很时髦前卫的牛事,但却让长辈很是错愕失望:穿喇叭裤、留长头发、玩录音机、听邓丽君、跳迪斯科。  这些刚打开国门时涌进来的舶来品,在纯...

      发布于 2021-06-22 阅读:376

    • 父亲节,陪父亲一起读书与练书法

        父亲节,陪父亲一起读书与练书法  每年的父亲节,我都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回家问候与祝福父亲。父亲节的时候,我也买一些礼物送给父亲,可是从来不送花,因为我不太习惯送花给父亲...

      发布于 2021-06-21 阅读:356

    • 青年节记忆

        青年节记忆  文/于世涛  初一的时候,我对五四青年节似乎有了“具体而深刻”的认识。那年我十四岁,刚好到了入团的年龄。当时对五四精神了解甚少,只知道五月...

      发布于 2021-06-14 阅读:136

    • 夏·

        夏  星星疲顿地闭上眸,甜睡在那将明的天色里。长鸣都尉击破谧谧,黎光透过洁白的床幔,滤去了耀眼,静静流泻在你的每寸肌肤上。只见袅袅婷婷一太阳,从蔚蓝的边际,披着浅粉的轻...

      发布于 2021-06-10 阅读:350

    • 乡恋(外二首)

      乡恋(外二首)文/于世涛土屋里的煤油灯,总在我眼前亮着;爷爷挑水的扁担,总在我心头压着;奶奶用歌谣酿造的苦酒,至今还让我醉着;父亲沉重的叹息声,我这辈子都忘不掉!母亲纳鞋底的麻绳声,...

      发布于 2021-06-09 阅读:266

    • 穿透时代的力量:致敬女排精神

        穿透时代的力量:致敬女排精神  “中国女排逆风翻盘!”北京时间5月31日晚,在2021年世界女排联赛第4轮比赛中,中国女排以3比2击败德国女排。当我看到这个消息时,内...

      发布于 2021-06-02 阅读:180

    • 我所见过的“胡子头儿”邓爷爷(八)

        我所见过的“胡子头儿”邓爷爷(八)  文/于世涛  一九六六年夏天,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划分阶级队伍阶段。村里的地主、富农等剥削阶级分子都被集中在...

      发布于 2021-05-31 阅读: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