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2020-11-02 14:28:26 | 作者:老字 | 点击: | 手机版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https://www.sengzan.com/sanwenjingxuan/27882.html

  白日不到处

  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

  也学牡丹开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我猜,大概在二百五六十年前的某个下午,浙江钱塘的某个旧宅,阴暗,潮湿;远离官场之后的大清才子袁枚情绪低落缓缓踱步,竟看见微光施舍的檐下石上面的苔花开了,像一小块绿色的地毯,茸茸油油汪汪的一片,上面还乱挂着一些晶莹剔透的水珠。

  百无聊赖的袁枚索性蹲下,欣赏起小小的苔花来。虽然没有阳光的滋润,绿苔还娇之欲滴,结合自己的心境写下了这首看似谦虚,实则骄傲;外表卑微,内心狂放的诗。

  翻译成阿Q的语言,就是一句话“有一天老子阔了…”。

  或许,是我的阿Q之心度了袁大才子之腹。但我想着,毕竟三十多岁,政声日隆却弃县太爷为民激流勇退,回到乡野的初期该是有些寥落的。还有,如果不是家有余粮,谁敢自砸饭碗丢弃饭来张口的日子呢。

  放到现在,那些“当官不发财,求我也不来”的老爷都会骂袁枚有病的。

  弃官原因不论,虽是心甘情愿毕竟回乡之后总会有一段时间需要心态的调整变化。这个时候的心境是适合写出“也学牡丹开”来的。

  这世界,水都不淡定,也就绝找不出淡定如水的人。

  每一个写文章的都是为了有多的人喜欢看甚至被传播。纯属娱乐自己、抒发心境写了一堆陈纸,然后付之一炬的少之又少。

  我理解袁枚观察苔花时的感受。我也曾在一个古刹的滴水台边细细地观察过苔花。那天正好有点夕阳照了过来,苔花娇嫩碧翠,有点像一盆的翡翠被流光激扰翠得迷了人眼,苔花上的水滴剔透得像最纯的水晶,颤颤悠悠的,风一吹就会破。用手在边上轻轻一拂,整片的苔都乱晃。我竟然产生了很邪的想象,一群穿红着绿的胖妞揺着葵扇,在那里烂歌乱舞,意境一下子变得轻佻了些,没有袁枚观苔的悲怀。

  那天的心境应该没有袁枚的坏,我拍了几幅苔花的片子很好看,可现在找时,不知藏哪了,说明彼时彼景并没有让我刻骨铭心,所有我猜那古刹的苔花激发不了我的忧伤。激发我的忧伤的是被一群孩子唱出“也学牡丹开”。

  家里不备电视机,所以很少看台播节目,打发无聊时间都追网络剧。却曾经看过几集《经典咏流传》。

  齐豫和赵照的《乡愁》看哭了老眼,前后听了数十遍不止。因为我也有乡愁。

  剩下的就是贵州威宁的一群孩子穿着苗族的服饰唱着袁枚心怀不平的诗,到了“也学牡丹开”我的眼睛又哭了。

  我第一次认识这首诗。是一个支教老师带着一乡下群孩子教了我。

  一百年前,有个叫柏格里的英国男人不远万里到了贵州威宁石门坎开化了一个时代,后来却有了踏坟鞭尸的际遇,让人唏嘘。

  过了一百年,一个叫梁俊的学子带着新婚的妻再走柏格里的路,试图用蝼蚁之力重启石门坎曾经的文化辉煌所以就有了这首《苔》的经典咏唱。

  梁俊说,读古诗是为了更好地做现代人。这句话可以做我的老师了。

  在我最需要阳光的时候,却总被艳阳错过。在阳光普照的今天却也还有苔花没有被滋养;想学牡丹开算是一种呐喊,低吟里透出不甘不愿的愤懑。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是只有一种说辞。

  虽然,苔花永远开不成牡丹。但,可以有梦,没有人能剥夺。

  作者:老字

  • 上一篇: 秋思
  • 下一篇:骷髅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