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大存在猴子田之七:情深似海

2020-11-09 14:54:51 | 作者:叶国建 | 点击: | 手机版
古大存在猴子田之七:情深似海https://www.sengzan.com/sanwenjingxuan/27907.html

  七、情深似海

  古大存因患颈痈在猴子田一边疗伤一边工作的日子,他那高大的身影、爽朗的笑声和他每一次充满爱民之心讲话、坚强有力的语言,都给猴子田的村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诚然,古大存在他疗伤的日子里也与“猴子田人”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

  1.古大存与叶君敬

  早在大革命时期的海陆丰,在彭湃等革命同志领导下成立了苏维埃政权,紧接着扩展、延伸和涵盖整个东江、韩江流域的19个县,也就是现在的汕尾、惠州、河源、梅州、揭阳、汕头等地级市的大部分地区;海陆丰苏维埃和革命根据地存在的时间也不是在1928年春随着苏维埃政权的失败而消失的,而是一直坚持和延续到抗日战争爆发;武装力量的发展也从1925年400多人枪的农民自卫军,到1927年5月1日海陆丰第一次武装起义后组建的惠潮梅农工救党军2200多人,再到1927年秋和1928年初改编的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第四师2500多人和数以十万计的农民赤卫队,再到1930年的东江工农红军46团、47团、48团、49团、50团,后又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总兵力达3000人,军长为古大存,海丰籍的颜汉章曾任政治委员。这个过程与彭湃同志的武装斗争思想都是一脉相承的。

  受彭湃同志委任由古大存(化名钟若时、叶怀书)、古公鲁(化名古亚朝)、吕君伟等革命同志化装成或柴夫、或商人模样,由叶子弼同志引领,秘密来到比较偏僻的粤东小山村猴子田、新塘等地,组织农会、赤卫队。古公鲁同志在新塘以开拳馆作掩护,他曾在墙上题诗曰:“为全民族求解放,以长期斗争谋复兴。”猴子田、新塘村的进步青年踊跃报名参加农会、赤卫队。

  古大存同志患上颈痈埋名隐姓掩蔽到猴子田后,乡农会叶君敬会长从古大存的生命安全、日常生活和颈痈治疗,都是关怀备至,直至古大存奉命到五华县任职、颈痈痊愈,叶君敬还在那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上一路护送古大存到陆河与五华的交界处——葵头嶂。临别之时,古大存同志动情地说,“我是古大存,太感谢你们治好了我的颈痈和照顾,到了革命胜利的时候后。我们再会吧!”

1960年古大存同志在广州市增城

  1960年古大存同志在广州市增城

  1950年,已经担任广东省副省长的古大存仍在公务繁忙之时,亲笔写信给称之为“敬哥”的叶君敬,请他到广州见面叙旧。庄户人家叶君敬,一来因为年老体弱,难以长途跋涉从偏僻的乡村到省城,二来也从没想过需要什么回报,最终未能成行。

  2.古大存与叶子弼

  上文提及引领红军第11军军长古大存以及古公鲁、吕君伟到粤东小山村的叶子弼,他是早年搬到螺溪镇开设“保和堂”中药材店的猴子田村民叶君深的第二个儿子(1906-1952年),他早年就读于陆丰县立中学(龙山中学)等学校,1932年毕业于上海特志大学,获法学士学位。1926年,海陆丰农民运动高潮时期,年轻的叶子弼在本乡积极参加农民运动,曾任乡农会秘书。1938年先后任国民党陆丰县执行委员会书记长、海丰县税务局长,海丰县简师校长。叶子弼担任海丰县担任税务局局长期间,他深受彭湃、古大存等的进步思想影响,他对革命赤胆忠心,大胆开展打击走私、清理奸商等行动;他坚持正义,无私无畏,核查奸商富户之秤斗,对不法者进行罚款。1927年冬苏维埃政权建立后,他为保卫红色政权竭力工作,并参加共产主义青年团。他还专门回到家乡发动群众参加农会,宣传革命思想,创建进化学校(现螺溪中学)、撑牛坪的学校等公益事业。1944年春,为办陆安师范,他卖掉田地、值钱字画及家中较为贵重之物,全部献给学校。他关心群众,常为族人排忧解难,深得老百姓的好评。在抗日时期,叶子弻胸怀强烈的民族正义感,支持抗日,掩护共产党人从事抗日活动。同时,子弼还兼任海丰县陆安师范校长,对培养师资力量作出重大贡献。

  叶子弼生前曾受誉海丰县授“洞悉商情”、“兴学可风”模范之匾。

 1932年的叶子弼(叶国碟 画)

  1932年的叶子弼(叶国碟画)

  就在叶子弼回乡在旱硿之东的撑牛坪办学期间,使他经常有了与古大存的联系。叶子弼与他的堂叔父、乡农会会长叶君敬接洽,将他掩蔽在叶君敬家中。古大存豪爽正直,善良正义,对革命前途的坚强信念和有理有据的论述,让叶子弼的革命理想更加坚定,革命觉悟也日益提高。

  1949年10月,广州解放后,叶子弼应约到广州面见时任广东省副省长的古大存同志,被分配到广东省民政厅优抚处工作。1951年土地改革运动开始后,叶子弼以接受锻炼和思想的考验,主动要求下乡参加土改。开始是被分配至台山县,而他认为台山县是侨乡,各方面条件比较好,而立即提出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因此改派到粤北清远县的一个山区乡。在清匪反霸运动中,他凭着一腔革命热情,积极主动地投入工作。当土改进入高潮、阶级斗争极为尖锐的时刻,也就是在1952年4月的一个晚上,叶子弼独自一人留守部队时,不幸惨遭敌人暗杀,时年四十六岁。据说消息传到古大存副省长时,他含泪说道,英年早逝,人才难得!

  为求翻身闹革命,东南西北一家亲;

  只为人民谋幸福,革命情谊似海深。

  说明:本文的撰写参考了《陆河文史》第二辑以及叶国长、叶国枝、叶国款等乡亲的访谈记录。致谢!

  

Tags: 情深似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