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种子、遇见栽树的人

2020-12-28 14:41:56 | 作者:梅雪吟香 | 点击: | 手机版
樱桃种子、遇见栽树的人https://www.sengzan.com/sanwenjingxuan/28126.html

  无论哪城,哪街道,怎样民以食为天?多区分为‘透明呈现’、和‘无痕互动’两形式:也就是餐厅玻璃窗宽大明亮,将内部食客美满的口福、给近在咫尺的街道行人油亮亮演绎出来;或者是趁气候适宜,美味佳肴、餐桌全搬到临近树篱的街道上,让食客口福进行时,跟路人更容易交错并行。

  谁能想象,过去怎样吃喝?吃肉像过年过节、很难。我小时候,欠油水、嘴馋的要命,只能闷肚里,不吱一声;我哥却直白抒情:“奶,我真个!想吃一头猪!”

  后来终有一天,我读了习主席在陕北插队的故事,少年的习近平天天挑担子上山,比农民干活还肯出蛮力!长期没肉吃,有一天偶然分得了一小片生肉,饿的等不到煮,就直接生吃了!这细节、有没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曾难忘1969吃一回肉。嗬,真不是白给!先得吃苦受罪:我姨出嫁,风雪夜里我们送行。就八里路,走道极艰难,迂曲、坎坷、全被踩成了冰溜子、冰疙瘩;一路跌跌、爬爬,简直撑不起人形!幸好姨夫挨到我身边,随时拽着、搀着、提携着,才将我‘搬运到’后林村。翌日坐席,那才叫满天下正宗、顾名思义的酒席!

  ——酒场可能围拢了三个金色竹席的圆圈,就像很大的米囤、粮仓一样,亲戚来宾全在圆圈子里面吃喝。

  为什么、藏着掖着吃酒席?像见不得人?唉、村人两年未必吃的上一回!何忍无端刺激他们?!这酒席,其实仅仅上两个肉菜,余皆素菜;并且每盘肉菜,都只够每个人拈一片肉,就满盘皆空,惟余汤汁作料啦。

  您看清楚啦?当时、生产力基础就这样:穷酸、低劣的、人的再生产,加上,人力架子车,老牛车,遍布终南山麓曲曲、弯弯羊肠小路。

  2012年,我坐在我哥的车里,看见终南山下交通网四通八达,好像没有了坡地。

  当时的生活贫困、没油水,不过历史传统的走亲戚、过会,是必定人人恪守遵循的。每次我舅带我去过会,亲戚当然热情洋溢。虽不记得提供肉片,可是顶端染红点儿的馍馍,是管够吃的,并且还有两碟菜呀。或许滴一点点油花?

  我推测,乡下人其实非常想要厚道,特怕怠慢了淳朴乡风习俗?但又实在拿不出什么,来对得起客人?他们只好因陋就简,就地取材!不是没肉嘛?咱这酒,那可是几千年传统!酒味狠醇,颜色淡黄、或者像金黄色。

  亲戚为了掩饰食材的寡淡,就总是诱导煽动我喝酒。而我、人来疯,又加上天性偏向体谅对方的难处!结果每回我都付足了昏昏沉沉代价……

  那么我舅的生活之路,起点怎样?吃苦耐劳,今人做不到。父辈是专政对象,他就极为安分守己做人,友善结交村人。同时时刻琢磨怎样为社会拾遗补缺。看到人家需要木匠,就悄然旁观,完全自学成为能工巧匠。他制作了大衣柜,捆绑上架子车,就沿着大沙河上曲曲弯弯一米宽的水泥桥,跋涉西万公路……到达西郊的十五中。

  哎呀,我那小小的下巴,几乎惊掉啦!迂回七十多里路呀!

  经济上,他弟弟、我二舅,曾因为死读书、毫无一技之长,而讨不到媳妇,只好去张灵甫的村、做倒插门女婿。大舅还曾经1975年,跟穷哥们一切,到西安医院的建筑工地打工赚钱;还请求我跟他一起打工,以便挣到两份生产队的工分。我们一样的、睡大通铺,吃的?完全不如猪狗食!……

  为什么偏偏他成功?或许是终南山下百万人里、独一份的‘一封独秀’成功?

  百万以上的人、做酒都不如他?再说西安市、钟楼下,也有过酒楼,专门复活大唐的米酒,打出了“黄桂稠酒的”亮丽招牌!却后来无声无息……

  八年前,二舅请求回落庄,想复制他哥的成就。村里划拨了一处惊人宽敞的院子。他支起了大锅,酿酒、酿醋;短暂成功之后,莫可名状……居然一蹶不振了!

  唉,完全一样的人。大舅仅略认几个字,二舅却一辈子酷爱读书!

  智慧显然远高于大舅!但为什么、偏偏大舅酿酒、酿醋,傲然凌驾于行业名人之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