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凌跨十五年

2021-01-11 14:00:08 | 作者:梅雪吟香 | 点击: | 手机版
追问凌跨十五年https://www.sengzan.com/sanwenjingxuan/28159.html

  上小学时,我就对艺术品属于谁?比较敏感。俺们那年头,电视是关在黑屋子,买票进去看的。买电影票,是发愁缺钱的;是经常翻墙,混入俱乐部、偷看电影的。因此,娱乐多依赖小人书,以及故事小说。于是呢,样板戏、谁创作的?我心中有数。

  忽然幸运观看《威虎山》。剧终字幕:

  “……集体创作。”

  咦?怪了哉了,明明是曲波作品!《白茹的心》、迷倒亿万人!包括贺龙元帅。甜醉一代人魂牵梦绕!我读过《林海雪原》。你咋能篡夺曲波的心血?!《威虎山》仅是其中一小部分。咋就不说改编,却说“集体创作”?困扰啊,无处解惑。

  还有一个困惑,来自《英雄儿女》。我记得最初字幕是:根据巴金小说《团圆》改编。后来,再看就没有这段字幕了。被删除了。

  很久以后,我明白了,这是文革抹杀作家成就的惯例。……这是压抑作家主体性的畸形时代造成的。不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后,作家已经得到最大限度创作自由了,却大量产生了作家,或曰写手们,自己剽窃他人写作成果的现象。为此我奋笔疾书,写了跟抄袭坚决斗争的文章。

  先还以为,中国抄袭的问题我已都说到了。后来再思、再查,才知大谬不然。今天补充资料如下——

  2009-10-/金文明:《余秋雨剽窃章培恒文章》

  两人都撰写剧作家洪昇的专论,竟……,都是435字!……句句相同,词序和语序完全一致,连用字、标点也达到了99.5%以上的密合……

  被抄袭的,是复旦大学章培恒教授,因为余秋雨的专论,晚于章教授6年。而且是梅开二度,两次“作案”!

  金文明写了《文章千古事,岂能乱弹琴》,在6月23日的《中华读书报》披露后,南方学界一片哗然。

  剽窃排行榜!2015-08/《十大抄袭中国作家,最终名利双收!》

  (郭敬明,我还以为“剽窃老大”呢。哪呀!他仅排位第七名!)

  由于笔者、我本文目的,只为显示许多作家无耻、堕落的程度,曝光剽窃的惊人泛滥成灾!因此,我对排行榜,大肆删削,作了只保留主干的、缩略的摘录。

  第一名:叶辛(中国作协副主席)

  2004年底,云南作家段平起诉昆明中院,称叶辛的《商贾将军》,至少230余处抄袭、剽窃段平的长篇纪实文学《急公好义》……

  昆明中院判决:叶辛速禁止对段平著作权的侵犯,并刊登公开声明,对段平赔礼道歉;赔偿段平9万余元。

  这当中,段平对于抄袭的分析,极为严谨到位,左右对照排列,显示我、段平的原作“……”跟你叶辛抄袭的“……”。几百条,对比得一清二楚。段平还计算了抄袭字数:累计三万字。

  好家伙,一通剽窃,居然达到了巴金当年写作《团圆》的字数!

  叶辛本来是文学大家,成名早,很卓越;其知青文学举国闻名。何苦也失足呢?

  第二名:刘英……承德市作家主席……

  第三名:《山花》编辑。“两年不过三十首诗,手手都有抄袭”,“克隆”了安妮宝贝……“征服”了中国“权威,”诗刊大佬。(其中别字、我没改)

  ……/第九名:河南省作协主席/张宇。2004年9月,因剽窃,张宇被告到郑州市法院。

  夏泊说,张宇剽窃他的小说,要求法院判令张宇停止《蚂蚁》发行,公开销毁,并在全国媒体道歉,并赔偿……30余万元。

  《离散的音符》出版的半年以后,张宇24万字的《蚂蚁》,由人民文社出版,内容与夏泊小说相同,或实质相似、多达20万字,相同多达63处,甚至整页抄袭。

  第十名:海默。

  04年,作家易中天教授状告海默,称其《中国城市批判》中抄袭他的《读城记》4600余字。……通篇几乎都抄……小部分抄安琪的《厦门》。

  面对如此劫夺他人心血结晶的无耻之徒,我瞠目结舌,怅恨无已。蓦然想到,这跟我本人五十年间、横遭压抑有关吗?太有关啦!就在大约2006年。我就酷似啄木鸟啄吃虫一般,坚决反对报刊的错误横行、同时也对抄袭麻木无知!

  当时,长江日报进行了《黄鹤楼诗大赛》。我不记得持续一年?或两年?反正特有名。有一天,它刊登了一首“美国华裔的、小朋友”的诗……顿时将我气了个半死!——

  “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亏老先生下手!”

  这、明明是元代的名曲《醉太平·讥贪小利者》。“华裔的、小朋友”,见没见过鹌鹑?鹭鸶?都是问题,怎可能写出神妙无比的“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排偶、博喻经典句子?!

  立马就写了分析文章。压缩到三百字。刚刚填满一页稿纸。寄给长江日报。然后,就无声无息到如今!

  长江日报,你失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