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爱

2021-04-13 14:28:26 | 作者:默言 | 点击: | 手机版
只有爱https://www.sengzan.com/sanwenjingxuan/29686.html

  只有爱散文

  默言

  《只有爱》,这是我们一行去江苏盐城“荷兰花海”旅游时观看的话剧名,被我引用为本文题目。

  位于盐城大丰区的荷兰花海,以田园、河网、建筑、风车、花海为元素,打造了具有荷兰风情的旅游休闲花园,成为国内种植郁金香面积最大、种类最多的第一“花海”。每年3至5月初,300多个品种,30000多株的郁金香竞相怒放,五额六色,千姿百态,美景如画。

  人间四月天,正是郁金香花开最艳丽的季节。

  我们一行十人的旅游小分队,只有我一个男的,最大的62岁,最小的也有55岁。第一次和这么多女人们出行,让我有种未进花海如入“花丛”中的感觉。爱人在我旅游的前一天,为我备了很多零食和水果,让我饿了、累了时补充体能,全被我放在家里。我只带了一大杯浓茶和一小撮茶叶放进包里。我知道,和这些老娘们一起旅游,吃的、喝的不会让我操心的,乐得坐享其成。

  原本我们十人是不够出行的,被旅行社整合和其他游人凑够数才一起发行的。一车人有五、六支小队。负责任的导游将我们安排得有条不紊,并且用她那刁惯性的笑容和大家挨个打着招呼,似乎和谁都象多年老朋友般熟络。她将此次的行程进行了简单的介绍,在说到购物环节时,忽然用高八度的声音严肃的地说道:“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第一,购物时选择自己家里需要的商品购买;第二,别人购买产品时不得干涉和阻止;第三,买后不退。”还真的严厉的讲了三遍。我想,导游的话虽短,但信息量很大,也很重要,至少对初旅者有着警示作用。而我们小分队大多数人是老游客了,对旅行社和景区的“操作”了然于胸、熟视无睹。

  和我坐在一起的是我们小分队牵头人,有人叫她“周姐”。周姐比我还小二岁,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便笑着对我说“你好!”我也礼貌性的回说“你好!”她接着说“你今天带什么好的给我吃的?”天啦!我们第一次见面啊,九个女人我只认识其中厂两个,没想到她这么直白。早知道这样,就把老婆给我准备好的食品和水果都带来了。我红着脸说道“我只带了茶水和一些小西红柿”,她说“小西红柿我们每个人包里都有”。这让我无言以对。我知道她在和我开玩笑。我们的对话被前面坐位上我们小队的同伴听到了,有位姐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周呃,照顾好你的男人,别让人家受委屈了!”引得我们小队的人一阵哄笑。我意识到,此行有我这个大男人的加入,一定会被这些老徐娘调侃的。她们的旅途也一定会开心和快乐。而我同时又很享受她们带给我无微不至的关爱。

  进入累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花海”入口前罗列着的众多欧式风格建筑群。长期生活在国内的国人们,早就对我们自己令西方人钦佩不已的皇家园林、苏州园林等建筑,有一种审美疲劳,偶一见到这些筒约的欧式建筑,会有耳目一新之感。在凭票排队进入“花海”后,扑面而来的是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郁金香的花香。据了解,盐城“荷兰花海”,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江苏省首批旅游风情小镇。是在深度挖掘1919年民族实业家张謇聘请荷兰水利专家兴修水利的历史渊源,而打造的弄域风情景区。园区内花车、花市、花圃、花湖、花山,各式郁金香花在这浪漫的4月,争奇斗艳。徜徉在花海,让人目不暇接。

  我们小分队的老美女们,各自摆出满意的造型,在各种、各色花前留连,合影留念。我则主动地充当她们的摄影、摄像师,帮她们拍照片和小视频。偶尔她们会掏出手机,根据自己的设计进行自拍。当我离开她们的视线,也准备进行自拍时,一位我叫不上名字的大姐走向我,拍着我的肩,以关心的口吻轻声说道:“男人不能和太多的花拍照的。”我不知道她这话有什么含义,或有什么出处和典故,仰或是有何忌讳,一时竟思维短路了,下意识的停止自拍。

  置身郁金香花海,缓行在花间彩色小径上,心情舒畅至极。闻着花香,沁人心脾;看蜂飞蜂落,心境悠然,一片空明;听繁花絮语,脚似天籁,如x仙境。望着游人如织的人群和兴趣盎然、快乐无忧的老天使们,似乎又回到年青时代。一个人驻足臆想,自己象一代帝王,有着前呯后拥的无数嫔妃……不知不觉间,想象的翅膀已飞向远方。直到女同胞们高声呼喊,让我快点过去,和她们一起走,才从梦中惊醒。

  游完花海,便看到一座象城堡一样的剧场,里面正在演出由王潮歌导演的话剧《只有爱》,这是导游早就行绍过的行程。对于我们这个小队的女游客来说,王潮歌是男是女,她们不清楚,也不会去关注,只知道一定是位名人。她们文化程度最高的,也仅仅是高中生,多年在企业工作,很少关心文化艺术上的事,最多也就能说出几个老牌的港台影视名星,多教人连话剧是什么都不清楚的,也就认为是舞台上对话讲故事。都是做奶奶的人了,对情啊,爱啊什么的不会产生激情,都不想进去看了。我提议我们去看一看,感受一下氛围,权当休息一会的。大家这才涌进剧场。看了不到十分钟,云里雾里的拍了几张照片,又匆匆忙忙退了出来。我想多看一会儿的,无奈被几只纤手给强行拉了出来。

  归程途中,我问她们为什么不多看一会话剧,反正时间足够,一个姓赵的姐们不无感慨地说:“和六十岁的人说爱情,太晚了,相当于对牛弹琴。”

  其实,她们每个人心中都有爱,她们爱生活,爱自己,爱朋友,更爱家庭,而她们又把自己满满的爱全都无私地奉献给家庭,奉献给子孙。我们曾在吃午饭时一致表决同意的三天后,再用一天时间去夲省另一座城市风景区游玩的,在临近分别时有两人提出孙子、孙女上学而走不了。

  这一状况,使得大家放松一天的心情又回归现实中……。

  作者简介:作者韩军,笔名默言,退役军人,三级残疾,企业病退闲赋在家,江苏淮安区作协会员。曾在报刊杂志及网络发表报告文学、散文、小说近四十篇,其中“周恩来和他的五位母亲”被《解放军报》副刊整版刊发。

Tags:

  • 上一篇: 难忘中秋节
  • 下一篇:献给辅警的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