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的回忆

2019-08-29 19:40:45 | 作者:阎锦文 | 点击: | 手机版
纯真的回忆https://www.sengzan.com/sanwenjingxuan/3664.html

  偶尔的回忆,是今生未完的一首歌。是那天“回母校、忆师恩、叙友情”的主题班会,勾起我小学生活的一段回忆。

  那年九月,我们一群扎着羊角辫,剃着小平头的稚嫩少年,肩挎小书包,蹦蹦跳跳地跨进宝盖路小学的大门。宝小是镇江市的一座中心小学,有六个年级,24个班。我们一(2)的教室坐落在校园最东南的那栋平房,青砖黛瓦,朝南的那爿半截墙上嵌着带玻璃的花格木窗。教室前的天井里种着两棵石榴树,春夏枝繁叶茂,金秋果实累累,一场冬雪之后便变得玉树琼枝。

纯真的回忆

  第一堂语文课,赵莲玉老师启发同学们提出一大堆稀奇古怪的问题,却又没有作答。她只是和颜悦色地说:“同学们只要好好学习,将来的兴趣便会更加广泛,理想便会更加远大。”

  那是个特殊的年代,我们除了学习,曾经把家里的破铁锅、坏铁桶、旧铁床带到学校大炼钢铁;把旧书本和废报纸积攒起来,送到造纸厂做原料;集体上宝盖山挑野菜给学校的饲养场喂猪……细想起来,正是那些意义非凡的活动,培育了我们那代人从小就热爱祖国、热爱集体、热爱劳动的优良品德。

  为缓解校舍紧张的矛盾,我们有过两年的“二部制”教学,上午在教室里上课,下午分散在住房宽裕的同学家里自习。因为贪玩,便会没有节制地去跳绳、丢沙袋、捉迷藏、摔跤,甚至悄悄地溜出去打盘康乐球、租本小人书。在那两年,无论刮风下雨,或是赤日炎炎,肖祥凤老师都会一天不落地巡回在八个自学点。给同学们释疑解惑,履行她班主任的职责。碰上谁无意间打碎了主人家的茶杯、花盆,或是搅闹的人家嫌烦我们,自习点就被转移到另一个同学家里。

  那年小升初,刚出考场,班主任戴德华老师板着面孔问我:“你为什么就不能再仔细地检查一遍,还有半小时呢!”收到镇江中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对我粗枝大叶一直忧心忡忡的数学老师杨琦英,竟然大汗淋漓地来做最后的家访。她说:“你这次是瞎猫逮了个死耗子。”对我进入中学的学习提出许多的建议和要求。在宝小书田耕读的六年里,是那些辛勤奉献的老师,用循循善诱的启发、以身作则的教化、潜移默化的雕琢,浇灌着我们一天天地成长。

  冰心说过:“童年,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我们班季军尤明朱宏环的民乐小合奏、周序维的乒乓球、崔之础的足球、徐世贵的体操全能、陶生源的人物素描等,都先后在各种竞赛中获过奖。那里面或多或少地蕴藏着同学们未来的梦想。

  “十年浩劫”让我们这代人整天梦里徘徊。“改革开放”让我们这代人重塑担当。同学们在各自的岗位上砥砺前行,为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建设默默奉献,也在矢志不移地追逐着曾经的那些梦想。

  阔别六十载,相聚在金秋。让岁月洗尽铅华的我们有幸济济一堂地团聚在昔日的校园里,同学们有的携手散步、有的忙着对焦摄影、还有的在玩单杠和双杠,谈笑风生中洋溢着儿时的欢乐。如今,校园变得美丽整洁,校舍变得高大宽敞,教学设备进入了多媒体时化。唯有的不变,是我点点滴滴的记忆。我记忆起教室黑板上方“勤奋、向上、诚实、友爱”的八字班风;记忆起加入少年先锋队右手五指并拢高举过头的宣誓;记忆起赵莲玉、肖祥凤、华厚仑、戴德华四位班主任老师,既慈祥又严肃的面孔……感恩?遗憾?我在澎湃起来的心底由衷地向老师们道了一声:谢谢老师,你们辛苦了!

  回忆,是一本仓促的书。我不知道别人此时此刻回想起什么,带着微笑?或是沉默?总之,回忆是一种美丽,因为我们谁也不可能回到过去。

  最要感谢的自然是活动筹备小组的那帮老同学,。如果没有他们的精心策划,如果没有母校领导的鼎力相助,如果没有到会同学的积极支持,就没有我这篇《纯真的回忆》谨此,足以自慰,并以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