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

2021-10-14 10:26:08 | 作者:覃文军 | 点击: | 手机版
秋雨.https://www.sengzan.com/sanwenjingxuan/39002.html

◎一只狗死了

死了,死了
一只不认识的狗死了
死了就死了吧
反正压死它的大货车早已逃逸
反正地上的鲜血早已冲洗干净
所有杀死它的证据都已毁灭
就算曾经有过不忍与悲恸
也早已抹平

死了,死了
一只不认识的狗平淡无奇地死掉了
在它死后的这段时间里
居然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一条生命消失了
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怀念,没有一个人为之落泪
既使那一声撕心裂肺的狗吠
那喷溅而出的一团血迹
也没能停留在目击者的脑海中
何况一只狗也没什么亲人
忘了吧,忘了它的一切吧
可它毕竟也是一条命啊
最卑微也有活在这个世上的权力啊
肇事司机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一去不返
你怎么可以这样漠视一条生命的存在
我不相信,不相信你是铁石心肠

死了,这只狗真的死了
几个轮胎碾压在它的身上
连尸首也不复存在
只留下一摊肉泥,一团散开的血
它的躯壳消失了,什么也没有了
可为什么我们的内心总有一种不安
不管如何慰藉都无法抚平
它像鱼刺一样卡在某一节喉咙里
一旦我们想起相关的事情来
就会有一种隐隐的疼痛流贯全身

死了,一切都空了
连最后的记忆也消失了
我希望,在数年之后的某个夜晚
我还能想起这只狗来,并为它落下一滴眼泪
我同样希望你有一颗绵软的心
抽点时间祭奠一下这只狗
我坚信那个逃逸的司机一定会回来

◎挑水的老人

他低着头,目光有点呆滞
不停地往木桶舀水
直至掺满

他站起来,挑着两支桶摇摇晃晃地走
木桶时高时低
水洒了一地
啊?原来他是一个瘸子

一里开外的小土坡,是他的菜地吗
那儿绿意葱茏
青菜们正恣意生长

老人抵达菜园之后
木桶里的水已所剩无几了
他记不清这是第几趟
地上早已汇成一条小河
这个再次返回挑水的老人
面容疲惫,如同急湍中的一艘破船
它航行中的样子比先前更加颠簸
更加让人揪心万分

◎秋雨

为什么你上身还是不着一纱
仍然如六月一样打着赤膊
在空中潜行
而周围的一切都换上了秋装
你不冷吗

此刻,大地开始萧条
万物开始冷藏
而你偏偏选择这个时候降落
是不是心中有什么苦闷
需要一次降温,一次安慰
可在这之前那是久旱无雨
人们遇见你尽是拍手称快呀
是不是在云层闯了大祸
掌管这一带的天神要惩罚你
把你贬下这清冷的人间
可云朵妈妈视你为最听话的宝贝
你根本不是一个惹事生非的孩子
是不是嫌天空太冷寂太无情
你不愿做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所以你放下了高高在上的姿态
心甘情愿地流放大地

哪怕粉身碎骨
哪怕跌入季节的冰库

覃文军,湖南洞口人,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

Tags: 秋雨

  • 上一篇: 风雪夜归人
  •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