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回首昔年梦

2022-01-14 22:00:16 | 作者:黄柳涵 | 点击: | 手机版
经年回首昔年梦https://www.sengzan.com/sanwenjingxuan/45270.html

  月末的寒风卷卷袭来,明媚的空气中带着自由的意境。满眼的落叶随风飘散,悠然的摇曳着。回首,闲来浅唱的身影,透出的一种典雅,让朦胧的灯影和素淡的琴韵充盈我的心房,蔓延到每个角落。

  泡一杯清茶,捧在手中,独立窗前,隔着淡灰色的窗纱赏雨,外面的景色透着一种淡淡的忧郁。茶香淡淡,细雨蒙蒙,雨丝如烟似帘,倾听雨水的旋律,怡然地陶醉其中。然,回眸,却看云卷云舒、落花飘零,生活中那些伤感的眼泪瞬间便融进了雨中。

  淡淡的幻美,抹上一丝淡淡的忧伤,如此美轮美奂,阴阴的、郁郁的,若临梦境。轻叹,或许只有那种婉约之美,才能褪去一身的浮华,以清爽写就清雅,为自己创造一个清静的天地,在这样的空间里回忆往日的点点滴滴,自此,任凭尘埃落定,让眼前的一切变得更加珍贵。

  方寸之间,承载悠悠水韵,质朴的情怀写满岁月年华,只想把相思泡在水里,慢慢地品味,重拾“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那种感动。不料,怅然回首,飘逸的长发虽依旧在琴弦下与风起舞,却早已失去了他。

  是谁在雨后的屋里静静地弹奏着今世情缘的曲子?那忧伤的旋律,宛如静女感叹自己的悲欢离合——月下谈情,花下含泪。那种执着,于恍惚中变得唯美,变得让人难以忘怀。可如今,窗里窗外的我们仿佛隔了千山万水,总也找不到那梦开始的地方。

  梦醒,一室冰凉。抬头,望窗明几净,现实中,一切还是那么渺茫,只能含着泪水,每日每夜在琴瑟中苦苦挣扎、沉没,在琴音里体会痛苦的情愫;颔首,望月色如水,现实中,一切还是那么虚无,只能终日对着它虔诚地幻想他俊美的容颜,仍泪水模糊视线。

  失意,在生活中渐渐变成诗意。抹去记忆最深处的画面,恍惚间,风儿轻拂我的长发;弹指间,一片落叶映入眼帘;云水间,锦瑟年华的芬芳渐渐消失,孤寂的我却只能在月光里祈祷这种等待不会太漫长。凝望窗外,细语记忆的流沙,那些逝去的年华,恰似从指缝滑落的尘沙。只是,岁月随心,终会淡然,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蓦然回首,发现人生得意也好,失意也罢,走过的路,沿途都有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然,究竟哪一道绚丽的风景线才是属于我和他的呢?

  转身后,芳华已逝,却发现,往事心中留,哪怕是自己想忘记的,也不能挥袖随风去。或是付与一纸,或是情遣流云,把心事寄放在那里,心里才会轻松。然后呢,去哪里?去哪里都可以,岁月还是会流逝。如歌的青春,如诗的岁月,在指尖划过,眼泪几度浇湿那如梦的相思,往事渐渐消失。心也憔悴了,只能偷偷地问自己:“这世间,究竟有谁能陪我老去,陪我去走那寂寞的长路,又有谁真的能让我不再孤独?”

  筝歌四起,那云聚云散象征着人生的无常,那雁来雁去代表了一年又一年。他不在的日子,我只能慢慢学着去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只是,日日看夕阳西下,掩尽闹市繁华,夜夜抚琴感悟那些往事如过眼云烟,累了倦了的心,如何才能不再孤独?

  今夕是何夕,吹一曲长笛吟花语,映一帘溪涧赏烟雨,只是,人已去,念成空,爱恨情愁随了流云散去。若水三千,到底哪一瓢才知我冷暖?锦瑟年华,到底谁会许我笑颜倾城?醉笑青山陪人老,山依旧,人非往昔,浅吟心事与谁知。不愿在等待中老去,不愿活在回忆中,不愿对月伤怀,不愿聆雨心动,却时常身不由己,方懂这世上最沉重的莫过于一个“情”字。

  情愁结,需自理,葬思深谷愁休否?柔情似水的世界,看似简单,却如此纷繁!蓦然回首,整个世界冷冷清清,才发现虽已独自走了很久很久,却依旧放不下往事,依旧把未来寄托在他的身上,更不想弄明白一个人的歌谣是否依然是那么美丽,只是坚定地守着地平线,期待他的身影再现。

  借问清风,漂泊人生,情归何处?窗外云影匆匆,片刻之后便布满了整个天穹,季节的变化让人措手不及,而坚守一生的信念却于此时塌成平地。不用说,天空的泪水注定意味着忧伤,所以,当我以近乎窒息状态告诉自己,一切只是一场梦时,远方的他早已化作缕缕轻烟。

  同一片天空下,珍珠般的雨噼啪作响,我踮起脚尖,伸手触及冰冷的空气,雨水滴落进眼里,是不是等泪水流干后才会懂得珍惜、懂得隐忍、懂得呵护?我真的没有答案。如果期待可以让人兴奋,那么绝望便可以让人坠入深渊,永远无法重生。

  我带着美好的回忆,等他让我住进他的心里;我期待着永恒的真情,为他留守一片艳阳天;我向往他的心境,与他一起寻找幸福的起点,携着心灵飞往花开的地方。然而,一切设想如同透明的玻璃球,被现实击碎,转瞬间碎成细小细小的亮片,流散于各个方向,无论我如何努力地拼凑,如何撕心裂肺地呼唤,如何苦苦地哀求,只会徒留无尽的悲伤,原来,意犹未尽的只是回不去的过去。

  梦碎了,天阴了;人散了,情倦了。仰望天空,淡淡的云在随意飘动,云开云散,云卷云舒,似我的琴弦,弦弦皆是离愁。茫然地眺望,恪守相约的幸福,只愿幻化成一只美丽的蝴蝶,畅游于天地,真诚而执着地去寻找他。然,一线之牵,牵连起咫尺天涯的彼此,爱的誓言还需要说出口吗?

  他已经离去太久太久了。他不在的日子里,我只能沉浸在相思之中,急切地盼望着他的归来。真情的路上,我走得太过辛苦,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一片痴痴的真心上。多么希望他能够牵着我的手,陪我走到人生的尽头,相濡以沫,白首不相离。只可惜,我仍旧无法知晓他的归期,更不知道谁会在意我的真情守候,为我找一个温暖的角落,让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存在、他的柔情、他的真心。

  情到极致,要的也不过是一个温暖的拥抱;爱到最后,要的也不过是一个幸福的归宿。可惜我要的,他都不愿施舍。红尘千丈,赏明月,伤心处,镜中的我泪眼朦胧,还有那经历痛苦与挣扎的憔悴面容。多少话,有口难言;多少事,欲说还休。请允许我只为他一人独守这空城,任岁月变迁,任时光飞逝,任流沙般的青春细心雕刻出我们留下的脚印,以此纪念我们曾经的青涩爱恋吧!

  他心里真的还有我吗?他可知,我日日等、夜夜盼,都快望穿了秋水,望断了天涯路?

  泪湿处,我看见,曾经的花前;又看见,曾经的月下。刹那间,我醒悟了,我梦与不梦,与他执手也莫过此景;花落与不落,与他相爱也不过此时。转身后,却茫然,滚滚红尘中,究竟谁才是我唯一的归宿?漫漫人生路,彼岸的他是否还会牵着我的手一直走下去?

  心,循着记忆的足迹,循着他走过的路故地重游,找回的只是过去的那种感觉,还是那么美好纯真。抬头,仰望幽蓝深邃的天空,在这个风轻云淡的日子里,远在天边的他可否听见我倚着窗儿轻声呼唤他的名字?也许他离我太远了,无法听到我的倾诉,但我依然会借助风的翅膀,把对他的牵挂和思念默默传递给他。

  有人说,爱需要回忆。在这样的季节里,身处这个熟悉的城市,我一次次翻开关于他的记忆,在回首的瞬间,我仿佛再一次看见了曾经的他,我仿佛听见他在轻轻地说:“你的存在是我生命的永恒!”于是,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过我的脸庞。

  相识的季节已过去,青涩年华里播种的恋情免不了有许多浪漫,但那一切真的难以承受春风的考验。幻境里,读着关于他的记忆,读着他的无奈,我再也不敢仔细地看他,只能在心里悄问:“别后的日子里,你还好吗?”

  转身,笔的叹息中,心的落寞中,举首问青天:“自古以来,何人不相思,相思何处不流泪?”又怎能不想起他,怎能不想起与他的青葱岁月,怎能不打开记忆之书,再一次去品读与他一起抒写的那些章节?希望那些温暖的文字还没有凉尽,那些温情的话语还能响彻耳际,我依旧愿意守候在彼此相识的地方。

  不愿打碎这片片心梦,我多么希望自己就沉醉在梦幻里,不再醒来。然,他可知道我在等他吗?等他熟悉的声音,等他迷离的眼神,等他入梦,与我倾诉片片心语,等他与我风雨同舟。

  如果那片被风吹动的树叶是一缕轻舟,那么我一定会乘着它满脸微笑地驶入他的梦境,然后用心过好每一天。可是,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走进他梦境的世界呢?

  黄柳涵

Tags: 经年 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