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白荷

2019-11-19 16:15:24 | 作者:夏小荷 | 点击: | 手机版
曾经的白荷https://www.sengzan.com/sanwenjingxuan/5524.html

  “妈妈,快来看呀,这是什么?”我正在看电视,忽然听到儿子急切的叫声。“怎么了?”

  我赶紧跑过去看。四岁的儿子正盯着手里的一个东西纳闷呢。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片已经泛黄的荷花瓣。“这是荷花瓣,你从哪里找到的?”我感到奇怪。

  “从这本书里。”儿子指了指地上的一本书。我拾起一看,原来是《把一切献给党》,这是我少女时代非常喜欢的一本书,搬了几次家也没舍得扔,一直保留到现在,不料被翻箱倒柜的儿子从书橱上翻了出来。

  “从哪里弄得?”儿子又问。是呀,从哪里弄来的呢?儿子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小花,荷花池,古诗词······渐渐地,记忆清晰起来。

  年少时代,我有一个好朋友,——小花,我俩同班同桌同志趣,都喜欢诗歌,常常在一起背诵或摘抄好诗好句。有一次,我们读到杨万里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便谈论起荷花来。“你喜欢荷花吗?”小花问我。“喜欢。你呢?”我也问。“我也喜欢。咱们去看荷花吧!我们家附近有一个池塘,现在正开花呢。”“太好了!走,去。”我迫不及待的说。我们兴高采烈地向池塘奔去。果然,池塘里开满了荷花,洁白的颜色,肥硕的花瓣,小碗似的优美花型,亭亭玉立地点缀在一片碧绿之中,真美呀!我们不由得采了一朵,并把花瓣夹在书本里压平做标本。

  我们始终是要好的朋友,只是世事多变,我们有了不同的人生路途。我考上了师范院校,小花因家境不好,上完初中就务农了。在我上学期间,她外出打工,偶尔放假归来,我们在一起,还是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谈到打工的艰辛,生活的无奈,常常一个泪满双眼,一个鼻子发酸。

  后来,我们都结婚生子,异地而居,见面的次数少了,话题也少了,少女时代的无所顾忌和坦诚也不再了,虽然我们仍真心地关注着对方。

  我明白,之所以会有这样得变化,责任不在她,也不在我,正如夏天的青果到了秋天会变成成熟的红、黄、紫等颜色一样,人生的阶段不同,心境也会不一样。这样想着,我从儿子的手里接过荷花瓣,小心翼翼地放回书中,我会把它永远保存下去,亦如保存我美好的少女时代。

  作者:夏小荷

  • 上一篇:诗歌《仰望》三首
  • 下一篇:闲话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