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愚人节”叙事散文

2020-03-25 23:58:16 | 作者:散文网 | 点击: | 手机版
遭遇“愚人节”叙事散文https://www.sengzan.com/sanwenjingxuan/9342.html

  周六,本与家人计划好了,要回乐山的岳母家,给从未谋面的老丈人上坟。我的老丈人xxx,是在我与妻子刚相识的8年前就已经去世。与妻子结婚以后,虽说不是每年上坟都能去上,但只要遇休息,或能在领导那里请到假,我总要去的。以尽女婿的孝道,也讨个岳母和妻子的欢心。

  不料,8时许,手机里一段短信响来:“x老师,今天到桃花山去玩,9点到‘家家乐’超市集合,不见不散,把相机带上。”合上手机,心理思考着今日何去何从。想到3月中旬,班组同事曾约好去的,后因自己临时决定去成都方向,探望生重病的姐夫而取消。回到家里,同事们怨声载道,见面就说:“都怪你”。这一次,感觉是不好再扫大家的兴致了。

  赶忙坐车去,并且在路上还发出短信:“9:30到,等”。下车后眼睛忙搜索着超市周围,哪见人影。顿时便产生了上当受骗的感觉。尽管在前一天手机里已提醒“愚人节”到来的消息。而我毫不在意,总以为这是西方人的节日,和自己无缘,多年来,也从不掺和。以诚挚之心待之,毫无戒备,犹如束手就擒一般。在多方联系之下,一则短信闪出:“x老师,活动取消,‘愚人节’愉快。”

  我不知自己是否真能愉快?自己在百忙之中,却还将自己投入到了“愚人节”的陷井。在懊恼的心絮中,总算度过了漫长的双休日。妻子回来后,我只能把没能去上坟而参与了“愚人节”的不幸,如实相告,以求谅解。还好,妻子没有一点责怪之意,反而表现出对“愚人节”的理解,真让我始料不及。好象是我还落伍了,跟不上时代了一样。不免,还是有对不起我老丈人的感觉,让我又失去了一次祭奠。我不知该不该怪谁?

  过去,老丈人在世时,凭着他一手编织地毯的绝活,妻子一家6口过着衣食富足的生活。老丈人是60年代,从上海迁移到乐山定居。他编织的地毯,图案精美,多次被报社记者采访。上海方面也多次招他未归,谁知在70年代,竟患上胃癌,时年64岁。他的尸骨便永远地埋在了乐山乐水。我与老丈人无缘相见,只见过一张他亲手编织的地毯的照片,和他的遗像。

  周一上班,在公司办公室里,道歉的电话接了好几个,仍然难消心里的懊恼。我想着办公室还有那么多的活等着我去做。我的上司,是一个非常喜欢和重视做书面文字的,很多的工程项目和改革举措,他都习惯给他的上级部门以书面的《请示》,《报告》的形式沟通信息和汇报工作,还有各类的工作总结,这便把我忙坏了。当然,他也很欣赏我的写作。多次的说到,全公司没人有我会写文章的了。我和他的缘分是在几年前,他曾经做了半年我的学生。那是一个短期的培训,当时他很喜欢探讨现代汉语语法方面的问题。“愚人节”事件后,同事们只得一次次提出请吃饭来消除我的不愉快的心情。既然如此,我还能怎样?只能怪自己无知,也不知是谁发明了“愚人节”;只能怪自己无智,那么容易就进入了陷井。

  西方国家的发达,有很多方面的确值得我们虚心学习,但把这个“节”学到了,我实在不知该怎么说了。是否也该制定一个“愚人节”该怎样过的法律条款。也可能扯远了。其实,还是向过去一样,不理也罢。如果,对这段文字,还能有人感兴趣的话,那就是我在“愚人节”里的收获了,或许也验证了一次“祸兮福所倚”的辨证法吧。

Tags: 愚人节

  • 上一篇: 愚人节的散文
  • 下一篇:春天已经启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