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屈原的一封信

2020-07-30 15:52:33 | 作者:大雁 | 点击: | 手机版
写给屈原的一封信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20403.html

  亲爱的屈子:

  在家家户户包粽子凭吊您的时候,我就不和大家凑热闹了。汨罗江离我太远,龙舟一点也不会划;实在无以寄托,就挑几件您或许会感兴趣的话题念叨念叨,但愿能给孤寂的您带去些许慰藉。

  谁都知道,您所在的楚国,朝堂的耳朵早就被小人的谗言和奸臣的叵心霸占了,其他人不是阿谀奉承,就是明哲保身,唯有您始终坚守“众人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节操,坚决不同奸佞小人同流合污。我知道您被孤立的寂寞和知音难觅的苦恼,但只要有一线希望,您还是不会停止进谏逆耳的忠言,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您也在所不惜。可您知道吗?对于装睡的人和昏庸的人,您再费力也是徒劳的。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忠爱的国家一天天衰微,却又无能为力,直至国破家亡,您该有多么痛苦,难怪毅然决然自沉汨罗。我知道,您不是饿死的,不是累死的,是被气死的。

  不过,您以死捍卫的气节至今仍熠熠生辉。千百年来,您依然活在一代代炎黄子孙的心里,并成为无数仁人志士的人格准则和行为标杆。有这么多人年年顶礼膜拜,有数不清的诗词歌赋颂扬,就连原本祛病防疫的端午节,后来也演变成了专门纪念您的日子。听到这个,您是不是可以心安了?

  在您走后多年,文学史和政坛上相继涌现出许多和您一样有气节的人物。文天祥,这位南宋大臣面对元朝的威逼利诱始终不改初心,留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豪迈诗句;南宋抗金将领岳飞,因奸臣秦桧迫害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留下“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远大抱负;还有同一时期的范仲淹,登岳阳楼写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光辉篇章;至于爱国诗人陆游就更令人钦佩了,一生写过数不清的爱国诗文,就连给自己后代留下的遗嘱都是“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明朝名将于谦,被人诬陷致死,留下“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清朝改革图强的谭嗣同被镇压砍头,留下“我自横道向天笑,去掉肝胆两昆仑”;近代民主革命志士秋瑾参与变法宁死不屈,发出“谁言女子非英雄,夜夜龙泉壁上鸣”;现代文学史上出现了“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宁死不吃美国救济粮的朱自清,被日本人杀害的郁达夫……从他们身上,我都能清晰地看到您的影子。

  思想家顾炎武曾经说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也明确表达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到了和平年代,政治清明,言论自由,国家广开言路,敞开微信、微博、公众号、QQ空间……搭建多种多样的网络交流平台,还专门开辟领域为有才华的作家们搭建了县、市、省、国家级别的协会,并提供给他们丰厚的津贴和福利。我以为,他们多多少少都会传承和发扬您和以上伟人的精神,坚守住文人身上的高贵气节和最起码的道德底线,但可惜的是,最近文坛上却出现了一件让人非常失望的事情。

  这事发生在咱们文学圈,大多数人习惯上称它为“方方事件”。方方原是湖北省作协主席,曾经是我崇拜的女作家,可惜在新冠病毒威胁人民生命健康的关键时刻,她不是引导、鼓舞人们的斗志和士气,不是增加大家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决心,而是臆断、歪曲、丑化、甚至造谣中伤,字里行间的颓废和压抑让人难以看到未来和光明。疫情期间,大家都在隔离,她也不例外,当然不能准确、全面地获知外面的信息,这一点她本人也知道,所以她的日记里经常用“据说”一词。既然是“据说”,就存在正确与错误两种情况,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她能不知道吗?为什么不加鉴别、不进行判断,就急急忙忙的下一个定论呢?以偏概全是失职,无中生有是居心不良,恶意中伤就是反动啰。再说她平日出书基本都是在国内光明磊落地进行,这回却舍近求远地跑到国外偷偷摸摸地刊发。这是为什么呢?看来她做这些事的时候就知道站不住脚,骗不了有良知的中国人,所以才和某些别有用心的外国人沆瀣一气吧?为了一己私利或其它不为人知的目的,她散布不当的言行,传递扭曲的价值观,是不是类似于您讨厌的郑袖之类的人呢?当年,鲁迅先生大力批判的杨荫榆等人应该也差不多属于这样。

  现在处于大数据时代,信息传播的速度比火箭都快,舆论的力量比炮弹都狠。不要说鉴别力低的人会受之蛊惑,就算肚中有点墨水的也会将信将疑。借着她之前的影响力,方方把不明真相的人们带到偏路、带到岔道,严重损害了我们国家的形象,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疫情面前多么需要鼓励的声音、号召的声音、振奋人心的声音,这是作家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担当。在国外毅然抛弃行李带回一箱口罩的姑娘,把厂家发给自己抵工资的口罩捐献的小伙子,因父母参加抗疫独自一人在家的孩子,多次组织演艺圈捐钱捐物的韩红,殚精竭虑的终南山、李兰娟以及全国各地的逆行者,为抗疫情多次组织会议商量举措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为什么每天有那么多正能量的事情,她却视而不见,是看不见还是假装看不见?

  疫情面前,不理不睬是推卸责任,是不作为;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却是乱作为。亲爱的屈子,您知道这些文人的气节和骨气跑哪里去了吗?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前几日看到作家协会已经开始整治,亮明了对“方方事件”的态度。这个警戒,虽然可以起到惩一儆百的作用,但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总觉得怪怪的。况且,作家的良知、责任、担当、动机、态度等,除非加强自身修养,又岂是开几次会或者出台一些制度便可以生拉硬扯地强加呢?

  您写作的时候喜欢用美人香草来借喻,后代的许多作家也进行效仿,我觉得比较成功的当数朦胧诗。舒婷的《致橡树》、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顾城的《一代人》,虽然使用了象征、比喻等手法,但是读者依旧能够结合阅历和经验识别出诗歌的内涵。现在也有许多作家写诗,只是他们写的诗比朦胧诗更朦胧,云山雾罩,不知所云,诘屈聱牙,晦涩难懂,难道写作就是为了让读者看不懂吗?或者说刁难住读者方能显示出自己的高水平吗?真是故弄玄虚。这是写作动机问题。

  曹雪芹写《红楼梦》时,“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喜欢情节的看到的是宝黛钗的爱情纠葛和四大家族的悲欢离合,喜欢美食的看到的是烹饪文化,喜欢服饰的看到的是服饰文化,喜欢诗词的看到的是古典文化……正是因为他的用心良苦,所以才能跨越到“四大名著”的领域。这是写作态度。

  路遥为了把《平凡的世界》写的深刻动人,专门到煤矿住了一段时间去观察、去体验。正是因为他认真贯彻“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写作准则,所以才能创作出经典。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笔下的故事背景常常在高密,也是因为谙熟于心,所以才能写的游刃有余。

  有些作家其实两耳不闻窗外事,靠的是臆想、煽情、炒作和包装,本是静谧的文学道路,结果却走成了闹腾腾的艺人路。有时候,我真想把有些作家拉到考场上,检验一下这里面到底有多少人名不副实,却顶着炫目的名分在滥竽充数呢?可是就算写作水平和技艺很高,但良知、责任、使命等又怎么能够量化呢?

  亲爱的屈子,我不是作家,最多算是个作者,按说没有资格对这些作家指手画脚,但有些话憋在心里实在太难受了,忍不住想要在您面前一吐为快。就算我说的那些话没什么高度和厚度,就像村里老干部一样在喇叭里吼上一嗓子,至少也能够提醒一下大家“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我多么希望越来越多的作家能够像您一样“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在为人处世和文艺创作的漫漫长路上,做到“上下而求索”。

  如果您在地下有知,请您在端午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给某些作家托个梦,提醒一下他们应有的担当和责任,劝谏他们捡回良知,保持气节,端正态度,不要让国家白白养护他们,更不要让他们在关键时期像白眼狼一样反咬主人一口,或者像老鼠或者狐狸一样吃里扒外。另外,听说在您自沉汨罗之前,端午节还是个祛病防疫的节日,人们挂着菖蒲、蒿草、艾叶,系着五彩绳,表达了一个个美好的愿望。这些习俗在今天的许多地方依旧在传承,那么,就请您在这个节日里再加持一下灾区里的病号,佑护他们平安度过危险期,好吗?

  此致

  敬礼

  大雁

  2020年端午节

  作者简介

  大雁,本名鸿雁,女,山西省临汾市。爱好广泛,业余时间弹古筝、学唱歌,玩单反、码文字、泡书吧。微信号q517151169,公众号“雁引愁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