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曲

2020-09-07 14:42:49 | 作者:马永春 | 点击: | 手机版
插曲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25305.html

  在人生并不漫长的生命中,有些人和事会终生伴随着你,但大多数的人和事,只是你人生过程中的一个插曲,匆匆的来,悄悄的走,无形又无踪。

  盛夏的公交车内开着空调,跟车窗外酷热的大地,如若冰火两重天。坐在车内,让人感到凉爽的舒服。可能不是工作日,车内只有零落的几个人。车停靠在公交站台上,前门上来一个光头的大爷,手上拿着一个破旧的吉他,嘴上轻声的唱着“美丽的草原我的家,风吹绿草遍地花。”在我前面的椅子上就坐,而后把吉他揣在怀里,看来是非常挚爱手中如珍宝一样的吉他,虽然已经非常破旧了。

插曲

  后座的一位大妈看到他弹吉他的姿势,就顺口说:“你弹一首歌给我们听,好吗?”“好的,我就弹一首《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我会自弹自唱。”当吉他刚弹出序曲的几个悦耳的声音时,驾驶员说,“你又不是音乐老师,在车上弹什么弹。”“你不让我弹,就不弹。我有的是地方弹琴。”

  车上就这样静下来了,我看着大爷那无故的神情,就转移话题问:“大爷。你几岁开始学琴?”“我才学了半年多,因为我有音乐基础,从最早的吉他,还有二胡,葫芦丝,小提琴,笛子等乐器,我一上手都会弹。我已经七十多岁了,退休了,既不抽烟,也不喝酒。现在就喜欢乐器演奏。”“那你有音乐老师吗?”“有,就在平湖大润发那边一个琴行老板教的。看手中的这把吉他虽然是二手货,那是老板100元便宜卖给我的,但声音和琴行里的那些捌佰多元的全新吉他不相上下,我学琴,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退休后的时间里生活更丰富多彩。”我又问了一句;“平湖唱钹子书的徐鲍培老师,你认识吗?”“不认识,他们是专业的,我们是业余的,要是想去星光大道比赛,演出的路费,住宿费,是负担不起的。”“光弹奏一种乐器是很普通的,像老师(琴行老板)他会许多种乐器,就是不会自弹自唱,因为自弹自唱比较困难,手要弹乐器,嘴要唱歌,刚开始时很难协调。首先练习从一个字开始,到二个字,到一个句子。慢慢的就变成了一小段,经过了几个月,就能把一首歌完整的自弹自唱了。”“功夫不负有心人,但是你这样练琴,你家里人不反对吗?”我又问。“刚开始时,我老婆意见可大了。”还没等那老大爷说完。驾驶员又开始说了“你话说的太多了,影响了我开车的注意力了,我需要安静,你们不再讲话了。”轮到我和老大爷的那种落魄感了,我们在愉悦的交谈。忘记了已经影响到了驾驶员的开车了。无奈。

  想起了一个月前,也是在这个班次的车上,那天,一个步子蹒跚的老大爷,不按常理从后门上车,坐在一个窗口的位置上,那驾驶员说来打卡,而后开始不满的说;“你们不知道,他经常这样去平湖汽车站,坐上几分钟后,又坐车回来,腿脚又不方便,折腾着干吗?”那老大爷蹒跚的上前面打了卡,回来坐在原来位置上,也不回怼驾驶员的话,默默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路无声。

  我想,那大爷,因为腿脚不方便,可能,在他余生里,坐着免费的公交,看看沿途窗外那些平常风景,看看平湖城区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看看四季的桃红柳绿稻浪无边,看看大街上车来车往人潮涌动,就是生命中一件最幸福的事了。

  再想,若那驾驶员也应该换位思考下,不应该把老人乘车看作是一种负担,因为人人都有那片属于自己的天空。可能你的一句话会影响到其他人的一生变化。

  生命不长,但是流水一样的邂逅,会留下了一些可以思考的插曲。而大部分,像那东流的长江水,汇入东海,无声无息。

Tags: 插曲

  • 上一篇: 莲香公祠畅想
  • 下一篇:稀客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