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道茅山

2020-10-13 14:57:47 | 作者:陆正山 | 点击: | 手机版
取道茅山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26813.html

  屋檐下的秋雨淅淅沥沥,滴落在等待的心上,微凉略显静谧。天色似乎黑的有些早,间距有序的蓝色仿古地灯、垂落迎风的火红灯笼以及屋檐内侧的黄色灯管,为这晚餐前的景致披上了几分午夜的寂寥。若不是偶有路人沿街急促而行,低语几声江湖盛宴的谈资,或许会失神于此夜色雨景中。

  若是他时,这依山而建的仿古建筑虽少见却不新奇。伴随着生活水准的提高,因旅游而修缮的仿古建筑遍地开花。只是这般秋雨中裹着悠长绵柔的曲调,还有一份恬静等候的心,合拍共音,安然处之。“温柔的晚风,轻轻的吹过,城市的灯火……”静享于斯,何必忧扰。

  取道茅山,只为舒缓绷紧的神经。工作单位尚无着落,虽然明知要遵循安置步骤与程序,免不去凡人的好奇以及对未知的殷切期望。原本打算在匆忙步履中规避内心的躁动,无奈天公自有其意,一场夜雨浇凉了临行前的规划。

  来时曾想徒步至主峰之巅,穿行崎岖山道,俯瞰福地之美,现实告诉我们,不要苛求太多。美好的期望总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脆弱不堪。过分纠结追逐的夙愿,或许会陷入虚妄的泥潭,渐走渐赏,顺其自然就好。

  清晨的睡意赶上宾馆的窗户被雨滴的撞击声,一声哀叹惊坐起。掀开窗帘,室外的景象似乎包裹在雨幕中,无从下脚。简单吃过早饭,便开始了行程调整,否则因秋雨错过驱车百十来里的行程兴致,甚为可惜。

  好在雨水总有孱弱的时候,趁其不备驱车至茅山低洼处,一窥水库之迷雾。犹如亭阁般的电动船在水面缓缓而动,室内歌声起伏不断,室外静听船行破水。其实雨中的闲情雅致别具一格,要洗去尘世的浮躁,褪去难堪的繁杂,只此一心,淡看烟雨,莫言幽怨声。雨中的水库周边人烟罕至,相比晴朗而言,独享静好。

  领略完水库的雨色,闯进豆腐村的领地。其实此番特色小村,江南颇多,迎着雨水带娃认知豆腐制作的工序,上手实践感慨古人的智慧与劳作。世间事,得到必须做到,否则久不多时便福祸轮回。午时未煮酒,只为豆腐宴,一品滑与糯,思绪踌万千。

  饱腹之后,静待夜宴登场。在午后时分,携着小雨,趟过茅山脊背,涉步仿古庄园,游走商业街道,停留于斯,闲情于斯。好在屋檐下的等待只为烘托江湖的气氛,感受雨夜的梦幻。一曲江湖笑破万千感慨,盛宴在侠肝下开场。鱼贯而入的江湖儿郎,在山野围聚,在酒肉中感受一场舞台视觉盛宴。人生杯酒一场,多少烟雨笑看。

  纵使天公不作美,又能奈我何?若非浇透心凉,何来珍惜晴朗。

  开怀大笑总是稍纵即逝,随着舞台落幕,江湖散场,且道一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姓名:陆正山

  作者简介:生于古邑彭蠡,供职季子故里。

Tags: 茅山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