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侃时间

2020-11-03 17:41:46 | 作者:陆正山 | 点击: | 手机版
调侃时间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27887.html

  最近身体稍有不适,于是卧床之际思绪便肆无忌惮的飘忽,全然不管我是否应该享受病人的待遇,得到充足的睡眠,无奈之中,感慨不已。时间在散乱中流逝,季节在转换中徘徊。早晚温差的不适似乎还在讥笑自己的年龄渐长,不服输的倔劲貌似还有些残留,最后毙掉躁动的心,归于愁苦的面庞以及孱弱的体格。

  人多数在心情糟糕透顶时,会唏嘘时间的流逝。于是乎启动了调侃时间的按钮,在失落中寻觅些时间的慰藉,在虚弱的苍白上填充些色彩,玩味生活的不易,旨在皮实些。

  话说时间,人的一生拥有多少是不确定的,唯一可以操控的是可以笑纳多少。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多数是将时间作为生活的原材料,以其换取一些报酬以应对往后的生活,两者之间矛盾重重却很融洽,先用它去交换,后再去度过。往返之间似乎自己是多余的,若不细究可能深陷纠结的沼泽,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还活着,至于活的方式与心态又是另外一个哲学问题。

  若细分时间,有必备的生理需要,有生活的补偿方式,有理想的保障途径,还有纯粹的无聊打发。也不知时间是否认可自己一厢情愿地分法,无言姑且就算默认了。

  在这几段时间里,大多人在学生时代就被灌输无聊度过的生命是最没有意义的,满口“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其次是生理需要可以压减,那些996不是典型的解释吗。当然也有很多人会认为生理需要是最值得关注的,毕竟这牵扯到一个人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忽略了人活着还应有些追求。

  对于贪念生理需要的人,没有半点批判的意思,仅想劝解而已。毕竟属于别人时间的领地,多说无益,并且黑格尔都说‘存在即合理’,我等小辈哪有那份大智慧去拜倒他呢。

  想必努力工作应该算是积极上进的吧,但不可确信全是,毕竟这里面还会掺杂着一些谋求高品位生活者,还会有一些回避生活烦心事的人。不过也好,动机不纯才能引导更多的人变纯,这就好比国外一些党派,不管你有没有那份政治敏感性,先入党再说。这个例子看似滑稽,但能说明一些问题。

  当然例外的也挺多,高中住校时见识到一位地痞君的发言,甚是愧疚。此君所言‘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的生命越来越少,一日睡上四个小时足够’,只是不明白他压缩睡眠所节省的时间都花费在何类宝贵的事业上?不过其所言还是有些指向意义的,时间可贵啊。

  认识时间以及捕捉时间随着年龄的渐长不断地调整。小时沉浸在嬉闹中,对于时间无丝毫意识,时间小偷也乐此不疲;学习期懵懵懂懂地被长辈及老师教化,要珍惜光阴;工作期无须引导,毕竟关系到生存名利,每天看表做事,至于结余的也就另当别论了;退休后数着时间过日子,毕竟生命所耗之后残留不多。当然也有非主流,也有逆向生长。

  时间与职业也存在一些杂乱的曲线关系,譬如说自由职业者,时间相对较为宽松,行为比较散漫,无需守时准点;而另一群热锅上的蚂蚁,‘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一点也不假,毕竟容不下半点闪失,努力压缩生理需要时间提升效益。

  时间还和追求者的心态有些关系,无欲无求者,无意窥视,这就好比农村的那些老太太,总是在暖人的午后,坐在凳子上打瞌睡;假若你还有些生活的想法,你会舍得总是将时间在无聊中送走吗?最多算上一些排挤内心的压力而已。

  就在我调侃的瞬间,时间没有任何回音,有的只是个偏执狂按部就班地读秒。坐着,抑或是站着,时间不容我考虑,似乎那个被调侃的是我自己,无奈的胡思乱想。

  对于时间,我很在乎,但不能左右,只愿凭己之力,将其稍作延长,抑或是放大,对于某个特定时间段,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吧!

  姓名:陆正山

  作者简介:生于古邑彭蠡,供职季子故里。

Tags: 时间 调侃

  • 上一篇: 逛津门
  • 下一篇:浪漫亲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