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2020-11-18 14:10:37 | 作者:宇秋 | 点击: | 手机版
我的父亲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27958.html

  一提起父亲,仿佛是十余年的事呢!父亲在我的眼里一直很温和,善良,待人宽厚、诚恳!一直想说说我的父亲,可一直未能下笔,今晚趁着时间宽裕,对父亲的感情绕上心头,总算可以说说他!

  父亲生在六八年,家里已经有了四个孩子,改革开放前生活还是无比艰辛,父亲上学三年级就辍学了,家里养一头瞎眼的骡子,从此成了他的活计,父亲在家排行老二,自然干的活多一点,上有大哥下有三弟。听祖母说,每次有活让老三去干,在打骂的瞬间,父亲就早早的去干了。父亲和母亲是放牧的时候认识的,父亲牵的牛,母亲赶的羊,见了不多的几次面,家里人就把事定了!这是九零年前后的事,我也只是听说。彩礼不高,只有两百块钱,陪嫁时两个橘红木箱子,给母亲买了一双鞋,再没别的。

  一大家人何时分家的,记得不大清楚,可能在九八年前后!我记事时,家里有头很壮实的牛,还有一头骡子,父亲养牛,三叔喂养骡子,骡子和我同岁。每次耕地,来来回回我牵着牛,它劲很大,跑起来时只有父亲能拽住它,我只能追着跑。在别人眼里,父亲没有什么本事,按老家话说:老好人!不喜欢占人便宜。

  父亲在外打工,最早捞金,具体也没赚到钱,不然家里现在也不至于这么不景气。等我上小学三四年级时,父亲在县里一家砖厂打工,一天一二十块钱的工钱,一个月下来也就五六百块钱。那会邻居好几家人都在里边打工,大伯也在那家砖厂给工人做饭。

  大致过了四五年,周边打工无法再养活口籍,父亲除了每年收割庄稼、春节以外,就踏上了往返于疆内疆外的务工。我上高中以后,父亲的压力更大,学习美术每年都要大量的费用,零八年地震以后,工价持续上涨,物价也跟着上涨,父亲虽然每个月能挣到两三千块钱,但从我的生活费、家里贴用下来,已剩余无几。

  一零年、一二年祖母、祖父相继离开以后,家里的担子更重了,几年多以来,全靠三叔帮忙。随着父亲年龄愈来愈大,可能外边奔波的时日已不多,我工作以后,也劝父亲在家,可没能劝解成,每次打电话我们说的话并不多,顶多的是他嘱咐我,照顾好自己之类的话!

  父亲已过半生,把最好的年华全放在我与妹妹身上,自妹妹嫁人后,更多的心思全在我身上,每年省吃俭用,给他自己和母亲也未曾买过几套像样的衣服,偶尔母亲也会在我面前抱怨。前些日子,母亲在电话里给我说,她的提包旧了,自己也不太喜欢,让我给她看着买个新的,我满口答应,我知道,这是父亲欠她的,父亲把所有的精力、心力全放在了我身上,对母亲的关心自然少了!

  几个月前我回老家探亲,他出门在外,家里只有母亲,上次见他还是一年前的今天,他来我上班的地方看我,一个人坐着火车走了一天一夜,晚上十一点我才接上他,停留了两天,我便送他回了家。这是去年的事,一年没见,这一年里只是隔着电话嘘寒问暖,也不知道现在的他身体怎样,手还发麻嘛!每天出去能否找到轻便的活……

  转眼间,十多年过去了,这些要写的事、要说的话好像都晚了!父亲还是那么温和,善良,可十余年间,我已经比他高出了半个头,体重足足比他多了十余斤!他的满头花白和黝黑的脸上已布上了时间的年轮,我怕于提起,在他的眼里我再也找不到年轻,他老了!从此,在我心里更多的是对他和母亲的愧疚!作为人子,不能常伴左右,端茶倒水,以尽孝道!

  2019年5月20日 叶城

Tags: 父亲

  • 上一篇: 活着
  •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