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菲尔德的涂鸦

2020-12-22 14:54:41 | 作者:刘俊豪 | 点击: | 手机版
谢菲尔德的涂鸦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28110.html

  其实我以前并没有怎么关注过涂鸦,或者说与它邂逅的机会很少,谢菲尔德的涂鸦同样不多,但闲来无趣,游走这座城市的时候却偶遇到一些。

  走在大街小巷中,不经意间会看到自己的左边或是右边伫立着一面灰白的墙,或高或低的墙面上有一些涂鸦的痕迹,有的尚且可以辨认甚至颇有韵味,有的晦涩难懂几乎可以视作孩童顽劣的恶作剧,往往需要驻足观看,但仔细端详一番后仍不解其意,回过头来才发现原本在身后探头探脑的鸽子都不见踪影,不由得哑然一笑,姑且这也算作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

谢菲尔德的涂鸦

  涂鸦不仅画面各有千秋,连所在的环境都大相径庭,有的在闹市之中,走下坡道时突然瞥见涂鸦还要急忙吆喝自己的双腿停下,有的在荒芜的杂草丛旁,废弃小楼的墙面上却有一副色彩鲜丽的涂鸦倒也互相映衬得浑然天成,没有丝毫突兀之处,尤其是晚照余晖洒落在衣襟处时,总觉得意境非常,想说点什么却又骨鲠在喉,索性站在那里,且陪它看着低空的乌鸦向远处疾驰,看着夕阳在天幕的云脚落下。

  有时我看到涂鸦底下的地面上恣意地生长着绿色的青苔,也会忍不住用脚尖逗弄一番,像猜谜语一样兴致盎然地揣测涂鸦的年龄,突然发现赋予它任何数值都是合理且有依据的,这才不再继续这个没有谜底的问题,开始认真地观察涂鸦。

谢菲尔德的涂鸦

  观察涂鸦最好的方法是慢慢地走到它的身旁,用指尖轻柔地触碰墙面,感知它想要对我们说的话,如果仅仅妄想通过几张图片便能窥视它全面的风采无疑是痴人说梦,因为当我们只愿看到平面中的美丽时,往往就不愿面对立体的伤疤和缺陷,甚至选择直接的遗忘,可是回过头来,最触动内心的却仍然是这世间的坎坷。

  那时我们就会恍然大悟,涂鸦不仅仅留在了墙面上,当我们看到苍驳的水痕和掉皮的石柱时,涂鸦已经涂在了谢菲尔德的文化里,涂在了如我们这般游浪人的心里,涂在了时间的相框里。没有人能知道创作者的内心想法,或许他们在最初涂鸦作画时也不曾勾勒过什么草图,但是终归一面涂鸦的墙在最初诞生的几天里会惊艳了所有过往的行人,同样不出意外地,享受过初度之辰的喝彩之后就会陷入漫长的等待,等待着色彩的消褪,或是墙体的拆除,然后如轮回涅槃一般,又有那么一副新的涂鸦出现,或者再也不见一丝痕迹。不管涂鸦的结局如何,人们似乎永远不会在意这些寡言的巨人,仍然或匆忙,或悠闲地在它们面前走过,走去。

谢菲尔德的涂鸦

  只有像我这样的闲人,会在浮生短暂的间隙中用充满热切和同情的目光注视他们的身影,然后在白纸上用黑色的墨重新拓印一份,以期待在多年之后的梦里重逢中留得一丝记忆,然后再为他们添上初次相遇时的色彩。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