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玻璃猪

2020-12-28 14:45:00 | 作者:刘俊豪 | 点击: | 手机版
少女的玻璃猪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28128.html

  之前闲逛时遇见两件精美的玻璃雕像,不过我向来是不怎么喜爱琉璃一类的物件的,琉璃虽然性质凉润富有光泽,但毕竟易碎,而我总是害怕东西破碎或者损坏,因为这会让我想到一些不可挽回的局面,恰如在读初中的时候,与我同桌的少女。

  她的确是人如其名,红唇皓齿,启口便是江南的软糯酥语,双眼如月黑白泾渭分明,秋水流动之处便是古井无波也会略起微澜。那个时候,互相之间热爱打闹,我曾赠送给她一只玻璃小猪,至今仍记得小猪的模样,清白透明的玻璃球下微微凸起四个小点便作了蹄脚,外面包着一层橘红色的琉璃用作了两只可爱的小耳朵。初二分班之后,不知什么缘故与她起过纷争,一怒之下便几次索要赠出的玻璃小猪,她倒没有什么明确的回应,直到有一天我在教室里自习,她立在外面的回廊中将我叫出,见我走近还在迷茫,她便将手摊开,手心里躺着那只我索要了三番五次的玻璃猪,我迟疑着缓慢地接了过来,只见她轻笑了一下便悄然离去,那笑容应该有百般意味,可我看得到,却看不明白。

少女的玻璃猪

  最后一次见她是考入高中后的教师节,每个人穿着崭新的校服回到初中。在楼道的转角处,她的身边还有一位男同学,两人互相轻轻颔首便算作问候,之后我就走下楼离去。

  高中三年之后因为求学离开上海,在外面我攀临过华清宫的锦绣骊山,站在高耸的烽火台上俯视整个临潼,平遥古城的观风楼下也曾拥风而过,脚底四方的青砖古朴坚实,嘉兴的海边伸展双臂似乎可以拥抱一切,但那枚玻璃小猪却已不见踪影。

  闲暇之时我最喜欢前往寺庙,那里有独特的寂静。我也在运城永济的普救寺中登上莺莺塔,塔中的阶梯狭窄且高,一上一下之间竟也耗去不少心神,倒并未感同身受传闻中至死不渝的爱情,只觉得与其他寺庙大同小异。

  在寺庙里,每个人都为自己低声求祷,我也不例外,但最后才会发现龛台上的神佛给你的只有悲悯的目光,其余的一概不会。最喜欢祭烟焚香的是失意的人,真正无求的人永远在墙外,我们推开人群迈进高墙,走到墙角,抬头看见面目狰狞却宝相庄严的怒目金刚,这才明白自己着相了,未言的歉意和感觉怎能因为故作姿态而压在心底,就连佛陀阿难这般得道之人尚且肯为一面之交的少女化为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愿她从桥上走过,如此磨难在她走过的一瞬却也是心愿已了,而我那时却连一句话都未曾问过她。

少女的玻璃猪

  走到寺庙之外,我在心里问另外一个我,你有爱过的人吗?他笑了笑说,你没问我的时候,我没有,你问我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我看着他也笑了笑,最后,我们两个人都沉默了。

  后来,在外这般游走四年后,而今再次因为求学来到英国,听到暗夜中雨滴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已是弱冠之年的我才有所领悟,那少年的倔强怎可抵她轻蔑一笑,那笑早已化作万朵曼珠沙华,永远开在了心头的彼岸,我可以看遍世间所有的花,却不能再见少女似花的笑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