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出命案现场

2021-01-06 14:06:37 | 作者:于世涛 | 点击: | 手机版
第一次出命案现场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28153.html

  1998年正月初三,我在警队值夜班,和我一起值班的那位警察半夜拉肚子发起了高烧,我就让他回家去吃药休息,反正已经后半夜了,估计也不会有啥大事了。

  那位仁兄走后,就剩下我和帮办李宝军(相当于现在的辅警)了,我俩插上房门上床倒头便睡。也不知睡了多久,值班电话急促的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急忙披上大衣趿拉着鞋去接电话,“您好,我是值班干警于xx,请问您有什么事?”电话那头传来语无伦次的声音:“快点吧警察同志,我们家楼上杀人了!”

  报案人在电话里磨叽了半天我才听明白,他们家邻居让人砍了好几刀,现在正在楼道转角处躺着,好像快没气了。地点在人民大街鑫浪康乐园洗浴中心楼上三楼。

  放下电话,墙上的时钟整好指向凌晨三点半。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嘱咐李帮办负责看家接电话,有事给我打呼机。然后,我拎着值班民警配发的五四式手枪,只身向案发现场奔去。

  那时我刚刚入警不足一年,既没有警服,也没有单独出现场的经验,更没有应该先向队领导汇报的概念,只是想先到现场了解一下情况,保护好第一现场,然后再向大队长汇报案情。对了,那时的警用保障也真够惨的,全警队仅有一辆“金杯”牌警用面包车,聘用的专职司机不参与值班执宿,夜间值班民警都是徒步或骑自行车出现场。

  我顶着凛冽的寒风,一溜小跑奔向案发地。大约也就十多分钟,我头上冒着热气,眉梢上挂满白霜,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报案人面前。

  报案人让我管他叫老宋。老宋一边领着我上楼,一边介绍说,楼上两口子已经离婚好几年了,男方王某净身出户,女方孙某带着孩子过日子。最近听说王某下岗丢了工作,生活没着落,又缠着孙某闹复婚,可孙某已经有了意中人,坚决不同意和王某复婚。今天后半夜老宋起来小解,隐隐约约听见门外传来微弱的呻吟声和求救声。老宋侧耳贴着门缝细听了一会儿,确定是楼上邻居孙某的前夫王某的声音,他仗着胆儿,打着手电筒到门外查看,发现王某躺在三、四楼之间的转角平台处的血泊中,已经奄奄一息。老宋急忙打电话报了警。

  在老宋的引导下,我俩来到现场,看见血泊中的王某的脖子还在往外渗血。说实话,当时我很害怕,因为我从小到大最害怕死人。但今天不同了,我作为警察出现场,必须确定当事人是死是活,确定有否抢救价值,然后好向大队长汇报。我弯下腰来,仗着胆用手指试了试王某的鼻息,感觉好像还有点气,我就对老宋说,把你家的电话借我用用,赶紧报“120”急救中心。同时,我也给大队长家里打了电话,简要汇报了案情。

  在等待“120”的间隙,老宋让我看了他家居室的格局。老宋说,楼上和他家正相对,格局完全一致,估计孙某还在,你应该上去搜查一下,没准还能抓住凶手。他一边说一边顺手抄起一把大号铁扳手,声称要陪我一起去捉抓凶手。

  老宋的举动,把我推上了前沿,虽然当时我也心有余悸,但一个普通百姓都能挺身而出,我作为一名警察无论如何也不能装熊!老宋打着手电,我俩绕过血泊来到楼上,看到木质房门虚掩着门缝,我把手枪打开保险,顶上子弹,示意老宋侧后一点,我大喊一声,“不许动,我是警察!”,声起脚落,“咚”的一声房门被我一脚踹开,我一手举着枪一手摸到门框旁拉线盒的电灯拉线,电灯亮了,屋里空无一人。我和老宋搜查了一圈,在厨房的灶台上发现一把不锈钢菜刀,刀柄上粘有血迹,估计这就是作案凶器,我连忙找一个塑料袋把菜刀装起来。

  这时,“120”急救车到了,大队长带着其他同志也相继赶到,大家一起把王某抬上急救车送往市中心医院抢救。

  后来,这个案子被移交到市局刑警支队,据说当天就破案了。因为王某被送往市中心医院抢救时苏醒过来说了一句话,“是孙某的奸夫害了我……”,然后,王某就永远的停止了呼吸。

  办案人员据此信息为案件突破口,取得本案关键证人孙某的证词,提取凶器(不锈钢菜刀)上的血样和死者王某的血型完全一致。在铁证面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缉拿归案。

  2021-1-6

  原创作者:于世涛

  微信网名:斯诺

  qq昵称:小男人

Tags: 现场 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