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钟情于错误……

2021-01-12 14:38:51 | 作者:梅雪吟香 | 点击: | 手机版
喜欢钟情于错误……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28163.html

  枯木桩子,熬着键盘蛊惑,眼见作息时间,哪守得住透支的下限?我睡的客厅多么深怕早上叽叽喳喳!

  你尽管侵蚀吧。我那抗阻的睡眠,误入信马由缰……

  “桓桓,别忘了把SU本带上……”

  什么SU?武汉历史甜点牛角酥?琪玛酥?书本、你就无法瞬间精准定位。

  孙子要上学,闹闹嚷嚷。夹杂抛一个有关辩证的问题。虽说、口音嘛,哪值得缠绕思绪?SU、就是书,书、也念SHU。标准与否,都指向‘书本’。但是,女婿过去对平翘舌、历来充耳不闻。可惜昨日,却就这件事抱怨了!“妈,以后桓桓的演讲课,你就别管。”

  为啥?“你的平翘舌不分,容易让桓桓改不了错误,弄得老师责怪!以后可能夹杂隐患。而且还有前、后鼻不分的问题……”

  其实、当姥姥的是武汉人嘛,你本来应该很有可能选择正确读音哪?武汉方言说的是XU本,也并非SU本呀!?然而我妻说的‘汉普’却非选择SU本不可。

  吃饭一词,同样令人费解。在武汉完全正常。可到了西安、宁夏,一天到晚、CI饭……CI呀、CI的!满世界都好像淘气包、《小兵张嘎》的酸枣刺戳破了“老罗叔”崭新自行车——“CI、CI、CI!”的!瞎漏气、跑气。多么不和谐呦。

  她自己的‘汉普’竟然都实行了双轨制!正说着“你CHI饭吧……”后面却接上了“你们都CI完饭!我再收摊。”瞧瞧,日常口语、都闹起了二元论!一番话之间,那舌头还讲究灵巧切换哪!

  既然你已自我证明、绝对娴熟、会讲‘CHI饭’,却为啥忍着别扭、也不乐意统一到翘舌音呢?!

  啊,您责怪我吗?芝麻绿豆!也大动笔墨、干戈?可是,透过了切入口以后呢?……老鼠拖木掀——大头在后。买菜,不算小事吧?这上头浪费,怎么样?我看事大。日积月累!……乘以千家万户!她怎么做?很逆反。

  我才是唯一“正确路线代表”!从她娘家,我就发现了几代人错误。她家的葱、大蒜苗(武汉话,蒜苗、跟蒜薹乱篡位。我只好词语啰嗦),传统上,总不乐意及时新鲜着吃。总爱保持贮存备用态。先得放枯萎了,或纠缠黄、黑色、黏腐烂了;再有一搭、没一搭地、吃几多算几多。长期观察,全都嗜好吃一半、丢一半;哪怕每每丢一大半、也毫不上心!仿佛惟如此,才符合富贵潇洒家风。

  于是,我一万个断不容忍!悄然就执行家风改革:窗台外、或案板上下,只要发现流放的葱、大蒜苗,我立马就动手掐去枯叶子、洗干净,再掐掉绿叶、和茎秆,分两部分:叶子,我‘逼’他们今天就和着饭菜,吃掉叶子。然后、茎秆放进冰箱。

  我才不管,岳母家、不是我的小家呢。凡属于真理,那么家里家外,都必须坚决实行!但我妻一贯反对。她为了制止我,就套塑料袋,塞某个角落,或冰箱的堆积物下面。我就开导她:菜蔬的叶子,往往含钙量远远大于茎秆!再说,新鲜着不吃、枯黄了才吃,岂非愚不可及?!但迄今仍达不成共识。

  再比如,餐桌上,要不要实行‘大道至简’微小制度?当代人,塑料袋扔都扔不完!何不用于接纳污染呢?您想,什么禽翅、爪、肉骨、鱼刺、太油腻的白膘、等等,随意丢一桌面,这像不像理性刚健人、锐意坚守坏习惯?

  为啥死硬拒绝小塑料袋蹲守于桌上,随时招徕、吞噬污染物的、高明人就手拈来的改革举措呢?

  然而,她偏偏不在意。她永远认定抹布一掠,万事大吉。殊不知,抹布的自净,务必投入水、肥皂、搓揉、时间,何苦脱裤子放屁?一个小塑袋,不就全免去了麻烦投入,并节约成本了吗?可恨的油污,那真叫折磨人的黏和腻!

  俺姥姥说过一句至理名言:“哎呦,WO油腻,WO真格!吃着香,染到哪里——真格比屎都脏!”

  再者说,我还认为你根本就不是每次都打肥皂、洗净抹布呀!

  这件事足足历练了11年。仍然只不过是我本人的优良传统!她仅仅有时候,接受一下我的袋子,收纳一些污染。家里常规的污染,总还是多靠我,使用他们用过的卫生纸,来仔细擦拭桌面油污……

Tags: 错误

  • 上一篇: 冬日烹茶
  • 下一篇:故土难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