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帮我打架

2021-02-01 15:14:07 | 作者:于世涛 | 点击: | 手机版
二哥帮我打架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28279.html

  二哥比我大四岁,长的白白净净,性情温和,说话慢声细语,从不上树爬墙,也从不在外面打架,人送外号“二姑娘”。

  妈妈的性格比较急躁,总叨咕二哥没有男孩子的样,长大咋能顶起门户过日子。有一回,生产队的毛驴子在我家门口的葱地里打滚,妈妈叫二哥去把毛驴撵走。二哥拿着树条子往驴身上慢条斯理的打着,“你快走,你快走!”,可毛驴子就是不走,还在地里打滚,把我家的小葱都给滚折了。

  妈妈气的从二哥手里抢过树条子就往二哥身上抽,“你狠点打,就像我打你这么打。你不打疼了毛驴子能走吗?”

  二哥被妈妈打哭了,最终还是邻居白爷爷把毛驴赶走的。白爷爷还数落妈妈说,“你这是啥脾气,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

  可二哥为了保护我,还是和别人打架了。

  记得有一天下午,天空黄澄澄的就像是下土,估计就是现在所说的“沙尘暴”天气。二哥带着我到门前的壕沟里玩儿,大群和二群哥俩也在那里玩儿。我们是常在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就凑到一起玩起了过家家的儿童游戏。二群不知从哪儿捡来一块棕色玻璃碴,我拿起来对着天空看了一会儿,突然发现隔着这块棕色玻璃碴能看见天空中的太阳像一个红色的盘子,我惊讶的叫了起来。二哥和大群、二群也都过来试了试,都觉得挺好玩儿。

  我对这块玻璃碴爱不释手,可二群说是他捡的,非得要回去,而我又坚决不给。就这样,刚刚还玩得好好的小伙伴,转眼之间发生了“战争”。

  二群比我大一岁,体格又壮实,把我压在身下,要抢回玻璃碴。大群和二哥同岁,也上来帮忙按住我不让我反抗。我本来就身子弱,长的又小,被这小哥俩压在壕沟里一动不能动,有点窒息的感觉,我声嘶力竭地嚎啕大哭起来。

  也许是我的哭声激起了二哥的愤怒,他不知从哪儿来了勇气,冲上来就给大群一个“通天炮”,大群当时鼻子就出血了。二哥又一脚把二群踹倒,嘴里还叨咕着,“我让你欺负人!”然后把我从地上拽起来,爬上壕沟就往家跑......

  当天晚上,大群的妈妈领着鼻孔上堵着棉球的大群来找我妈妈,说我二哥把大群打坏了。妈妈当场把二哥骂了一顿,还给大群妈道了歉。

  大群妈走后,妈妈破天荒地表扬了二哥,说二哥像个男子汉,长大一定能有出息。而二哥则嘟囔着说,“我是看我小弟哭的太惨了,我再不帮忙他就吃大亏了。”

  大哥在旁边笑了,“看来真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啊!”

  多年以后妈妈对我说,“我不是在惯孩子,就你二哥那个弱性子,我就得鼓励他大胆做人。”

  哈哈,原来妈妈那时就懂得因材施教啊!

  原创作者:于世涛

Tags: 二哥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