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收的喜悦

2021-03-17 14:28:54 | 作者:心随缘 | 点击: | 手机版
丰收的喜悦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28637.html

  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我家的小麦长势喜人,每一块地都整整齐齐,绿油油一片,着实让人羡慕喜爱。玉米也已经一人多高了,个个精神抖擞,卯足了劲往上窜。棉花也个个像小树儿一样在风中摇曳着,一颗挨着一颗,快盖住整个地面了。

丰收的喜悦

  虽然种的几块小麦地离的有些远,但父亲每天总要尽量去每一块小麦地里看看长势如何,看看哪一块该浇水了,哪一块该施肥了,哪一块该除草了,哪一块该打药了,发现什么情况都及时采取措施,第一时间解决问题,确保小麦都能茁壮成长。父亲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呵护着每块小麦,小麦也很通人性,懂得感恩,没有辜负父亲对他们的付出和期望,努力地生长,拔节,抽穗,满仓,成熟。绿油油,麦浪翻滚,金灿灿,麦香醉人,从长势上就能看到丰收的希望。

  等到七月十五号,学校放假,我们回家,小麦已经开始开镰收割了。父母亲早已经在熟的最好的地里忙活开了。我们放下书包,提起镰刀,迅速加入到收割小麦的行列中。烈日炎炎,成熟的小麦早已经被烤得低下了头,田野里没有一丝儿风,把人热的受不了。一会儿就汗流夹背,衣服都湿透了,加上一个学期都没干过多少活,一趟麦子要休息好几次才能割出去。母亲割麦子的速度很快,割的也很干净。父亲虽然割的没有母亲快,但割的特别干净,麦茬子也很低,麦铺子也很整洁。我们割的慢还很脏,父母亲还要时不时帮捡拾我们收割过的地方。父亲会提醒我们一定要注意收割安全,别让镰刀伤了人,要尽量让每一颗小麦都归仓。

  一刀一刀,一把一把,那一块块小麦都补“放倒”,经过风吹日晒几个小时后,再捆成小捆,摆放在地里。等全部割完了,打场的地方也准备好了,就套上那头调皮的骡子,赶上车,早早起床去装车拉麦捆子。我在下面给挑麦捆子,父亲在车上装,麦捆子被一个挨一个的码起来,等装满了,用长绳子由后向前拉紧,防止麦捆子落了。这也是个技术活,装不好走到半路上,麦捆子就会散落了,耽误时间不说,麦头子和麦粒都会撒一地。父亲的装车技术很高,我们在拉麦捆子的过程中从来没有散落过,就是偶尔有歪斜的情况,父亲总能慢慢地把车赶到目的地。

  每天趁着露水未干就把远处各地里的麦捆子陆续拉到场上,摊好,晒会,启用打场的工序。还是那头调皮的骡子,又要拉起打场用的石滚子,开始打场。每天打场,扬场,收回干净的麦子。第二天再去拉麦捆子,再打场,扬场,储存,经过十天半个月的辛苦,全部的麦捆子都打完了,全部的小麦都收回家了。辛苦耕种,颗粒归仓。等全部收完后,小麦袋子在家里都堆成小山了,这是我们家第一次有这么多小麦,这么多粮食。丰收的喜悦笼罩在我们的头顶,尤其父亲更是感到骄傲和自豪。

  第一年包产到户,我们家的小麦就丰收了,平均亩产达到了650公斤,这在当时的老家也算是了不起的。这么多小麦全部放在家中肯定不行,父亲计划着留够吃,留下来年的种子,剩余的全部送到粮站,交够公粮之外的都卖了。记不清当时卖了多少小麦,也记清当时一公斤小麦多少钱,只记得卖完小麦后,父亲数钱时候的满脸的喜悦。

  那年秋天,县里组织了“种粮大户,“万元户”评选奖励活动,还召开了表彰大会。父亲作为“种粮大户”,“万元户”代表前往县上参加了表彰大会。胸戴红花,手捧奖状,那份荣誉,那份骄傲,让父亲一下子成了当地的“名人”。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丰收的喜悦舒展开父亲那饱经风霜的脸,丰收的喜悦伴随着父亲又开始在香烟的轻薄中思考来年的事情……

  图文:许建忠

Tags: 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