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风

2021-04-21 17:36:59 | 作者:胡成斌 | 点击: | 手机版
家乡的风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0214.html

  家乡的风

  作者:胡成斌

  我的家乡地处秦巴山区,地大物薄,地理条件差。常年忙碌的我,忙里偷闲把卧室书桌上的书籍整理了一下,把书本上的灰尘拍打干净,晒晒太阳,家乡的阳光太过热情,我不得不逃离它热烈的拥抱,那使我浑身燥热。

  我家的二楼走廊道内,给我最大的体验就是听风。说不清好与不好。

  阳光直射过来,给我火辣辣的拥抱。天上看似阳光炙热,却有妖风呼号,我好像渐渐悟出了为什么叫骄阳如火,你往外面一站,再热烈的太阳经过风的洗礼,也会逐渐冷却。

  瘦子真的不适合春天翻山越岭,其他地方我不知道,但是山顶的风一定会让你怀疑你的体重。走在路上,风欲要把你往天上吹,人在风中摇摇晃晃。顺风而行时,风已经给你加快步。每当我坐在窗前,感觉到风鬼哭狼嚎地对着窗户抓狂,室内的一切丝毫未动,窗户是喧嚣与寂静的分界线,而我,仿佛是这喧嚣与寂静相碰撞的产物。

  仿佛把“下关听风”搬进了卧室,关上窗户,便把那种肌肤与自然的触感转移到了听觉感官。

  疲倦的时候,打开窗户,感受扑面而来的风把我整个人包裹,这样的状态不会持续太久,因为风和阳光一样,太过热烈。在家乡,不需要晒太阳,只需要吹足够的风,皮肤就可以呈现真正的中国黄;佐以阳光暴晒,分分钟让你变成黑煤球,还可能皮开肉绽。因此,来我的家乡,不管是不是晴天,防晒是必做的功夫。

  遇上微风的天气最棒,至今我仍然无法抗拒这样的天气,那就是傍晚日落时分,站在楼顶,目之所及皆是美景。

  晚霞映红了天边的云彩,山里的小鸟必定准时出现,不知疲倦地转圈圈,有时低低地掠过我的头顶。晚霞落幕,即将被完全吞噬的时刻,鸟儿才三五成群地栖息,偶尔有一两只舍不得离开,还要飞很久,直到再也看不见晚霞的余光,才扑腾着翅膀离开天空。山林里,树木上,总有鸟儿叽叽喳喳地欢唱着蹦过来蹦过去。

  此时,微风是缓和的,世界趋于平静,我心中的热烈也随着晚霞的落幕而减退。

  风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最美,我能看见她,在缓缓流动的云层上,在我轻轻飘起的发丝上,在慢慢摇摆的麦穗上,在气温逐渐冷却的空气里……

  直到红如火的晚霞彻底消失,远方亮起了点点灯火,我才打了个冷战,环抱双臂,退出小阳台。

  夜晚,风再次强势回归,扰了我的睡眠,我干脆睁着眼睛,在明亮的月光下,听风。房门在烈风的攻击下,猛烈地动荡,像是哭诉,又像是辩解,亦或是道歉。有那么两分钟,我起身坐在床上,直盯着窗外最明亮的地方,说不清在看什么。直到躺下来看着月亮,听着烈风无休止地呼号,不知何时悄悄地进入了梦乡。

  晨起时,周遭的一切都是安静的,我设想是昨夜的风为我奏了催眠曲,在我入梦后,功成身退。

  我常感觉风与自己浑然一体,否则,它怎会懂我的每一个心情

Tags: 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