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虐”游记(迷醉)

2021-05-06 15:27:46 | 作者:张建华 | 点击: | 手机版
户外“虐”游记(迷醉)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0373.html

  (题记:四月某日,泳友约游去户外一水库,非饮用水源地,另一路人马,因故未到,之后就余了我们俩人游了。)

  是日,下午,去山外山水库。

  “哇,这里怎么还会堵车?”小禾君气鼓鼓地说。

  “这车怎么开的?”稍与前车拉开了一点距离,一辆车超过我们,撇进了我们的道,她又补充了一句:“太霸道了。”我们的车在后面转出了道,到了直行道,“哎呀,前面要左转了。”这真是郁闷,还好距离红灯还远,还在虚线处,赶紧往左靠点,等下插队左转了。

  “上次就是走的这条道。”开着车,小禾君说道。

  “我可不认识,好像没印象。”我说。

  “反正你也是个路盲。”给抢白了,也应该,开车的确实辛苦,不能走神。

  车子折进一条道,前面我们俩都熟识了:

  “那房子。”那是上面有一把大茶壶造型的房子,当时还没建好。

  “那条路,当时我们来来回回走过好几趟,还买西瓜吃了。”小禾君道着。是的,那一次,在那儿一条小道上磨时光,周边多是茶树,当然也有各种庄稼,四季豆都搭着棚,这儿那儿间或立着一棵或几棵树,看到农妇的西瓜,直接买了,掰开了吃,我们是等着管理人员回家去——户外游个泳可真受罪。

  “今天不要人多啊。”

  “早上我听过气象预报,说是下午偶尔有小雨。”

  “最好下雨,游泳的人就喜欢下雨,人家回家去了,我们可以放开游。”

  “今天你想游几个来回?”

  “三个吧。”我脑子里都记得那湖,一个来回大约三百米。

  汽车一个直角转弯,爬坡,一路向上,就是目的地:山外山水库。

  哎,忧愁随之而来。

  “这里都停着车!”小禾君大声一句。停车的边上有一个建筑,在上行路的右边,很类似于一个拱门。

  “还有点路呢。”我安慰着她,其实我都无法相信自己这话。

  汽车继续向上爬坡中,已经能看到了路边都停着车。“这里都停着车,上面的停车场肯定都停满了,游不了,我们权当来旅游了。”小禾君说完话,看看我,车子继续慢慢地上行,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车后面。

  一门心思在担心能不能下水游泳,我们都忽略了这条上坡路,绿荫葱郁了。

  先去探探情况,向坝上走去。

  完了、完了,我们不用说话都明白了。

  堤坝上全是人。拍婚纱的一拔人,拍艺术照的一拔人,还有三三两两或走或驻足的。坝的那头,还有一顶帐篷,前面有几个人席地而坐。

  “那两个人是干什么的。”小禾君指着在浮桥上的坐着的俩人,“钓鱼的么?”

  “看不清楚。”我说。

  “走,咱们过去看看。”

  先到了帐篷前,看清楚席地而坐的是三男二女五个人,四人打着麻将,一个观众。

  “那是一对情侣,女的坐在男的腿上。”我看清楚了,女的还戴着一顶宽沿帽子呢。

  小禾君继续向前走,我们都上了木板浮桥。这对情侣也够浪漫的,面前象紫沙茶具的食盘里,是野炊的菜肴,有的还没吃完呢。

  下面,内侧的斜坡上,一个人背着割草机,自下而上在削割着,削割过的坡面已经是板寸头一样地平整了,未削割过的,草还长,高低不平。这个人,是赚工钱的,我们直接忽略了。

  心定不了,然而还得隐藏自己的烦心,必须保持耐心、静心,装作游客。我们或踱步、或坐石级,看手机,看着这个眼馋的水库,拍照片;看他们拍婚纱照,看三二人走,又看二三人来。哎,这滋味……

  我去试了下水,估计有20或21℃,我说比我那泳池里的还高呢。小禾君不屑地说:你那是自来水放放的,这里有太阳晒,当然是这儿高。在这个空档里,小禾君坐在近水的台阶上,慢慢地凑近水面录着像。果然,一会儿,朋友圈里有她发出的视频了。

  下过几棵雨,高兴了一下,然后又白高兴了,只是增加了游人的兴致。

  她什么时候回到了上面,突然跟我说:“刘哥说了,就是十分钟的事呀,下就是了。你怕不怕呀?”

  “又不是第一次。”我笑着说。她也笑了,心意想通,都记着上一次警察笔录。

  “是啊,又不是犯法,大不了,再录一次。”她果决地说。

  汽车里换好泳装,外面套上外套,快快地再上大坝,怕跟屁虫太招摇都不敢带。在大坝中间石级台阶上侧,两人一齐脱掉外套,惊得周围人一阵错愕。

  “快,快,快……”小禾君冲下了台阶,扑出去了,我也将泳镜浸了下水,冲……

  到了对面,停,脚踩着水,水还深呢,靠近侧下面有杂树枝、淤泥,是不能拢岸的;“水不冷吧?”“不冷。”“水清吧?”“清!”简单几句,回,立定水下的石级。“走!”俩人一摆头,又出发,这次小禾君调整为蛙了……稍停,回。小禾君先游了起来,我也赶紧跟上,唉,她怎么突然停了。

  “哪是什么,野鸭?”她手指着左前方。

  “是的,是的。”我推上了泳镜,看到了,小小的,比家养的鸭小多了,黄灰间杂的毛色。“我们游过去看看吧。”我说着,向野鸭的方向左前方游,这野鸭横在我前面游,我又转向前面,它一个潜水,失去了方向,等了会儿,才找到了它,早到了我的右后方。水里的精灵,咱玩不起。

  “算了,算了,我们自己游吧。”小禾君笑劝着,这时候她已从我的左侧变成了右侧了。

  游着游着,我抬头找方向时,一脸:

  恐怖!

  ——制服,警察。

  正站在堤坝上。

  老老实实地挨着训,答应着“是是是、对对对”。警察问了,你们俩什么关系——我心里默笑着,相伴个美女泳友不会闹绯闻吧——“呵,求援队,队友。”

  还好,警察说道,这个水库是阳光求援队的训练基地,你们既然是求援队的,要以身作则,带上跟屁虫……。“唉唉唉,跟屁虫在车上,我们马上去拿来。”“你们还要游啊,一定带上跟屁虫。”这位人民警察好啊,真是为人民的!可惜我这时是泳装,身上掏不出香烟来。我跟着警察下坡到车里去取跟屁虫,小禾君远远地一声:“我的放在后备厢里。”

  等我再回到坝上时,啊,傻眼了。那位在削割草的工友,站在刚才警察教育我们的地方,嘴巴里跑着调在喊话坐在水边台阶上的小禾君,不让游了。这位工友说的是本地话,素质可没警察高,我知道小禾君听不懂有些土语。我跟他解释了几句,但这人一点也不通融:这个水库是我们村的!

  怏怏地返程,红灯。

  “我们下过水了。”

  “我们游过了。”

  “我们游了两圈。”

  “我们游了六百米。”

  受伤的心灵需要相互安慰,这么说着,心有切切。

  “你说,我们游个泳容易么,还被土鳖欺侮!我发誓,我终身戒游!”疯婆儿吗?突然狠狠地来一声吼,双手上擎,一个曝裂的眼神。我真怕她踩刹车的脚也踮起来,真怕这声响震破这薄皮的车壳……

  “用本地话讲,你这叫做——狗跟茅坑罚愿。”放弃游泳?我呲笑着她。

  “说的太粗野了,这叫做狗改不了吃屎。”

  弱智如我,不懂这话就文雅了?

  “晚上去体育馆游!”她又吼出来了:“你去不去?”

  这才两分钟不到呀。

  我默默地想了想,过了一会儿,笑着道:“去。”

  “准备游多少?”

  “一千五百米。”

  “好!”她只说了一个字,这个爽朗啊,无言形容。

  车子平稳了。

Tags: 游记 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