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人情结

2021-06-10 16:22:58 | 作者:于世涛 | 点击: | 手机版
我的军人情结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2192.html

  我的军人情结

  文/于世涛

  我没当过兵,但我和军人有着深深的情结。

  父亲曾经是四野老兵。记得小的时候,每当“八一”这一天,爸爸总是从箱子底翻出洗得发白的旧军装穿在身上,胸前挂着许多军功章和解放纪念章。爸爸一边喝着烫酒,一边给我们讲述战火纷飞的年代,讲他牺牲的战友,讲他参加辽沈战役的经历。

  也许是父亲想念他牺牲的战友,也许是他想起了打四平时的惨烈,也许是他喝多了酒,讲到动情之处,他的眼窝就湿了。每当这时,妈妈也在旁边撩起衣襟擦拭眼角。

  爸爸就是用这种方式,从小就教育我们要热爱共产党,热爱新中国。告诉我们说,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大哥是1968年初参的军。入伍之后正赶上中苏关系紧张,苏联在我边境陈兵百万,不断进行军事挑衅,袭扰我边境军民,战争一触即发。大哥所在部队天天进行演习拉练,战友们背包里装着写好的“绝命书”,决心誓死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誓死捍卫祖国领土完整。

  大哥从入伍到新兵连结束,就给家里写了两封信。一封是介绍新兵连生活的,另一封是向父母报平安的,还随信寄来了大哥在松花江大桥头戎装持枪的照片。此后便音讯皆无。

  东北边境战事紧张,妈妈心里火烧如焚。天天站在家门口盼送信的邮递员,看有没有大哥的来信。

  过完大年之后,广播里传来我“珍宝岛自卫反击战”胜利的喜讯,妈妈高兴得热泪盈眶,嘴里不断地念叨着,这回该有你大哥的消息了。

  果然,没过几天,家里就收到了大哥的来信。

  从那时起,每当“八一”节来临,爸爸还是边喝酒边讲故事,妈妈则在旁边一张一张翻看大哥在部队寄来的照片和奖状。

  后来,二哥中学毕业也当了兵,还给我娶个穿军装的嫂子。

  我很遗憾自己无缘军营,但我儿子现在是海军某科研所现役军官,替我了却了些许遗憾。

  我的军人情结是我一生的梦!

Tags: 情结 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