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中日月

2021-06-30 20:32:20 | 作者:向佩 | 点击: | 手机版
碗中日月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4861.html

  碗中日月

  那碗,是父亲用兰竹精心制作的礼物。不曾用来装任何具体的食物,却沉甸甸的要用我双手才能捧起。

  ——题记

  我的父亲我称他是民间艺术家一点也不为过,他真的有十八班武艺,让你样样称赞。虽然父亲的学历并不高,但是他读过的书和走过的路都藏在他那一表非凡的气质里,让人望而生畏,我时常对他敬而远之。

  父亲喜欢在业务时间里钻研书法,琢磨一些潇洒飘逸的草书体,大笔一挥,那些披了外衣的简单字在我眼里就像甲骨文一样陌生,他总是哼着小曲儿,怡然自得的挥舞着手臂,左看看右瞧瞧,觉得满意后才继续写下去。一年四季总有一些人来求得父亲的字,在我看来写得是极好的。有时候父亲会变着花样设计一些艺术品,用上等的兰竹,用红木,还有一些我不知名的木板。在上面镌刻一些诗词,最后涂上油漆,成品就做好了。

  我记得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去年疫情期间,湖北疫情严重,我们呆在家哪里都不能去,于是父亲就在家倒腾他的艺术品了,第一批是用兰竹底部的节做了一个大碗,半成品出来以后父亲精心打磨,然后在上面刻了几个大字“严管就是厚爱”,刻好以后用火烤,待竹子里的水份蒸发干以后刷本色油漆,再烤定型。有一天我们一大家人正围着吃饭,父亲郑重地将成品竹碗拿出来放到餐桌上,特意说“这是我送给女儿的礼物,以后她出去工作无论走到哪里看到竹碗的时候都能想起对他严厉的父亲。”当时母亲很不屑地说“人家才瞧不上你这个呢!”父亲长叹一口气说:“以后父亲不在身边,多看看这个竹碗,看似不大的容量却盛放了这二十几年来的点点滴滴啊。”我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从父亲手中接过竹碗,仔细大量手中的艺术品,捧在手上仿佛不是一件艺术品,而是父亲一直以来所有的期盼、思念以及美好的祝愿。

  去年夏天,我离开家来到了江苏泗洪上班,临走之前父亲一再嘱咐我将竹碗带着,也许这也是让我时刻记住父亲的最佳方式吧。二十几年来,我从未离开过父亲,那时候还不是很懂事,恰恰等到我明白一些事理的时候就长期的外出工作,联系我们关系的竹碗承载了父亲多年来的爱。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看到书桌前的竹碗,我便充满了斗志;每当遭遇磨难之时,想起竹碗,我便挺拔起来;每当工作学习想要偷懒之时,望着竹碗,我便悔恨随即精神起来。来自父亲手中的这个竹碗是我一辈子享用不完的精神食粮,是源源不断给予我力量的宝藏,是严厉的父亲用心的教导。碗中日月,无限真情。

  

Tags: 日月

  • 上一篇: 心怀感恩
  • 下一篇:莫畏尽头